1707 我该怎么办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否则的话我早就让我的人去截杀陆洵了,报仇雪恨了,可是赶巧了,我也是有思想的人,我也是又仇恨的人,没忍住,一听陆洵再你这里呆了几天了,然后我就受不了了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我是不应该这样的,所以我也为我的鲁莽行为付出了代价,我没有完成上面交代给我的任务,呵呵,然后你知道不知道你们伤害了我逍遥林多少兄弟,我这些兄弟的仇恨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了,这就是我今天再次出现的理由,也就是我为什么要来找你的原因,我逍遥林那么多兄弟不能白死,不能白伤,我要为我的行为付出代价,我要承受,要面对,要承担。”

“你怎么不想想你霍霍l市这些大佬的时候呢,你为什么不想这些,你怎么不想想你暗杀别人的时候呢?”

“那个莫宏图是暴君暗杀的,我杀宋勇怎么了?谋杀徐砺剑又怎么了,我就追杀过王龙两次,第一次还没有成功,和另外一伙人碰见了,第二次是因为他的保时捷追上了我们的沃尔沃,还害死了我们好几个兄弟,后来我们截杀陆洵和王龙,是因为两个人都知道我们的底细了,王龙已经查到我们的老巢了,我们要灭口啊,这很简单的道理,我做错了吗?”

“是,是,你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错过。”

“不对,要说我这一辈子真的没有错过也不对,我最大的错误就是当初救了你,然后还对你产生了感情,然后还爱你爱的要死要活,这就是最不可原谅的错误!”

陈志庆这话一说完,落凤顿时之间语噎了,就这样,沉默了许久。

“行了,你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就说吧,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今天来是找你合作的,你要和我合作。”

“和你合作?”落凤的声音有些疑惑“你是在开玩笑吗?你让我和你合作?你杀了我那么多兄弟,害死了我那么多兄弟,然后现在让我和你合作?你是l市的公敌,满世界的jǐng察都在找你,满世界的大哥们也都在找你,你让我和你合作?你不如直接杀了我来的痛快,知道不?陈志庆,你痛快的,别指望我会和你合作,真的,你想都别想。”

“你用不着表现的这么绝情,如果你真的那么绝情的话,当初就不会救我了,让我往前跨那一步,然后被徐砺剑的狙击手shè杀,那就ok了。”

“我现在也后悔我当初怎么就救了你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当初是怎么想的,我脑子秀逗了。“随便你怎么说吧,是秀逗了也好,怎么样了也好,小希,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现在的处境非常非常的危险,你想生存下去,除了与我合作之外,你没有别的办法。”

“呵呵,你这是在危言耸听吗?你真当我是傻子吗,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我说我不会伤害你,你信吗?”陈志庆的声音突然之间又变得有些温柔“不论你怎么伤害我,怎么对不起我,我都不会伤害你,你信吗?”

小希沉默了几秒“我不信,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你不信就不信吧,你到底也是那次救了我,但是我告诉你,你的事情所有的大佬都已经知道了,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包括徐砺剑也是一样的,他们一定会联合起来对付你,一定会联合起来找你的麻烦,然后吃掉你,至于怎么瓜分你的地盘,估计他们也都想好了。”

“凭什么?他们凭什么这样做?”

“凭什么?呵呵,太有意思了,小希,我真的想知道你是怎么从l市混了这么多年了,你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在他们心中都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是吗?你有没有脑子?凭什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听好了,因为你救了我,你是不是真的那么的天真?你知道吗?若不是一是有一个已经过气的辉旭,二是现在的l市特别乱,然后我们还从中间裹乱,让这些人不敢搞什么大的动作,不敢太过分的内斗,否则的话你早都被他们吃掉了,你真以为他们不敢碰你?”

“哼,谁也别想平白无故的吃掉我,我的地盘也不是谁都能拿的起来的。”

“你连一个王龙你都斗不过,你还怎么和别人拼?你以为你可以和那些人抗衡是吗?你记住了,你手下的人,如果真的面对了那些人的联盟,真正能站在你身后的人,能有十个八个的就算你落凤厉害,本来那些人的心思也都没在你身上,你的那些手下就是图个安稳,赚点钱花,等你真正要去拼命的是,你一个人都用不上知道吗?你落凤是很强盛,然后人多势重,但是我问你,你真正能拿出来的人有几个?有一个吗?那个孙涛也是个不成器的玩意,你和那些大佬怎么拼?说的再难听点,你就是一个纸老虎,谁都可以轻易的捅破你,社会是残酷的,现在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而且你救了我也犯了他们的大忌了,他们再我逍遥林损失了那么多人,现在找不到我,一定会拿你来做补偿的,现在已经没有辉旭来站出来为你撑腰了,而且就算他站出来了,也不一定会管用了,我呢,不想和你说太多,就是你记好我陈志庆的话,半个月之内,他们若是不来找你,想收你的落凤,我陈志庆就把自己的脑袋送给你,他们要是不来合伙吞并你,我就把我的脑袋送给你,他们要是能让你这个事情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过去,我陈志庆就把自己的脑袋摘下来,给你当球踢,你知道吗?”陈志庆的声音突然之间变得凶狠“妇人之见!”

周围又安静了,落凤一个字都不说了,她肯定也在琢磨陈志庆说的这番话,好一会儿,就听见落凤长出了一口气“那我,那我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