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4 你能耐我何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落凤听着丁暄的话,然后把头转向了那边的陆洵,他看见了陆洵也在盯着她看,好一会儿,她的眼神突然之间有些愧疚“我开始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认为是陆洵告诉我说的那些话,与他无关。”

“大家认识了你这么多你了,你这么多年在l市怎么过的?说难听点,一个黄贼赌贼之流的人物,你都拿他们没办法,谁想收拾你谁就能收拾了你,为什么大家没有动你,是因为那个时候有辉旭,所有人都是看在辉旭的面子上,所以不去动你,不动是不动,但是不代表人家不敢动知道吗?后来辉旭金盆洗手,为什么会有好多好多的人投奔你,人家投奔你的原因也不是你落凤多有本事,当然,不排除极少数,大多数的原因都是辉旭授意的,就像上善若水给了屠夫和褚越,也没有给褚越留下钱一样,这都是辉旭授意的,辉旭什么都看出来了,看透了,也很了解你,他知道你只是一个不会动大脑的女人,然后也不好什么都直接给你说,所以他让他手下的许多人都投奔到了你这里,无非就是为了混口饭吃,然后保你没事,你知道为什么你的落凤能坚持这么久还一点事情都没有吗?知道我们为什么不对你下手吗?”暴君笑了笑“说难听点,对付你,这里面随便一个人都富富有余,只不过大家都忌惮的是辉旭而已,辉旭虽然是金盆洗手了,但是他把他的人给了你这么多,辉旭毕竟的势力从那摆着呢,不到迫不得已,谁都不愿意去打他的脸,除了那个不知道死的鬼儿。”说到这,暴君转头看了眼后面的王龙,王龙眉头紧锁,盯着暴君,显然,暴君说的话他也都听见了。

“那会你和王龙发生矛盾的时候你知道有多少会看戏吗,辉旭走了,给了你那么多人,那就是再和诸位大佬表态,你是他辉旭的妹妹,谁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想把事情做绝了,你落凤的所有事情,点点滴滴,辉旭肯定的都清楚,谁也怕这金盆洗手的人哪天再出来大杀四方,说白了这也是保不准的事情,所以能给的面子大家都给了,索xìng你这个女人也没有什么扩张的心思,也就是老实本分,没有人去惹你,你也不会去惹别,看着你和王龙发生矛盾,多少大佬在那等着看戏呢,只是你们的矛盾没有激化,说难听点,王龙对付你都富裕,你说你有什么资本从这个社会上和大家斗?今天算是你自作孽,再加上现在l市的局势,太乱了,都知道你不会去惹别人,所以大家都是自顾自的斗,谁的危险xìng最大,就先对付谁,所以我暴君就成了众矢之至,谁都想先做掉我暴君,可惜我这个人就是命硬,这么长时间了,这么多事,我还就是活下来了,这肯定让很多人心里不舒服,但是没办法,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我暴君为什么丑人多,为什么他们都把矛头对准我,因为我的牙狠,我咬谁谁都疼,咬谁都能把谁咬死,所以他们都对准我,我的利益与他们的利益反冲,但是你不一样啊,你就是一只没有爪子和牙的老虎,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暴君笑了笑“这意思就是说,你只有一个吓唬人的身子,却没有任何攻击人的手段,然后,就只会被人利用,就好比今天的陆洵一样,不过你刚才的那一句话肯定是真的,那就是你没有想那么多,因为你这脑子你也想不到那么多,你活该被人利用,你自己肯定说不出来那些话,陆洵和你在一起,然后你说出来了,那不就是要把所有人的目光往陆洵身上引吗,若不是我们事先得到了消息,这次我和陆洵之间定然会有些隔阂,不能说被你挑唆了吧,但是隔阂肯定会有的,还好,老天有眼,这次没顺了你的心意,然后呢,你落凤也真的够狠的,真的,要么说你这个女人就该干嘛干嘛去最好,非跑这里来混社会,你混的明白吗?”

落凤转头,瞅着丁暄,一脸的愤怒“丁暄,你注意你的语气,你不一定就会赢。”

丁暄笑了笑,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然后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看了好一会儿“那伙人怎么还不来啊?那行,咱们声音小点,给你个小插曲”说完,丁暄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个超级小的录音笔,往愣了一下,丁暄手上的录音笔,他也有一只一模一样的,看来王巍果然是和他们所有人都联系了,和他们所有人都说了,突然之间,王龙感觉到一阵恐惧的,恐惧的不是即将到来的危险,也不是再坐的诸位大佬,而是那个再l市呆了这么久,不动声响,一直在幕后注视着一切的那个中年男子,那个笑呵呵的,手上经常把玩着孟加拉虎牙的那个中年男子,那个深不可测的王巍。

他眉头紧锁,这个时候,录音笔的声音也传了出来,这里面是两个人的对话,其中一方,明显的就是落凤,她很是惊愕的声音“你怎么进来的?”

“我想怎么进来就怎么进来,你这里不是对外营业的吗,我想进来还不容易吗?”

“来人!”落凤突然之间大吼了起来“黎野!黎野!”落凤的声音从录音笔里面很大,听得出来,她的声音有些惊恐。

这个时候,就听见了房间开门的声音,紧跟着,周围很是安静,好一会儿,落凤跟着开口“你们别伤害他们,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陈志庆,你的胆子真大,真大!”

“为什么这么说呢?”陈志庆“呵呵”的又笑了起来“你这样说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现在整个l市的黑白两道的人都在找你,你做出来那么大的事情,现在居然还敢露面,你就不怕自己没命吗?”

“有什么可怕的?我的命运一直掌握在我自己的手里面,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这个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别拿那些人来吓唬我,吓唬不到我的,我现在就是来了,他们能奈我何,你能奈我何啊?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