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3 真的够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暴君眉头紧锁,转头,看着房间里面的人,这个时候,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尤其是屠夫,目光不善,盯着暴君的表情很凶狠,另外一边的王龙和莫宏图两个人都有些犹豫,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想什么,但是房间里面的气氛明显的就变了,落凤的话还是刺激到了诸位大佬的心里面,以后对付落凤,显然比以后对付暴君,更加的容易的多,也是诸位都想看见的,暴君显然也比落凤难对付多了,落凤这话说的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这自然不是她的想法,王龙甚至都有些心动了,若不是他下午看见了王巍,与王巍的那番交谈,估计王龙肯定也就落进了落凤的这个圈套了。

最先沉不住气的还是屠夫,屠夫瞅着对面的暴君“暴君,我觉得咱俩之间有些事情,要聊聊”

暴君转头,瞅了眼屠夫“怎么着,你决定配合落凤的行为了,是吗?”

屠夫想了想“我觉得她说的没错,以后要对付的人,如果你们两个当中挑一个,我肯定是挑选她,但是现在我和你说,咱俩之间还有一个缓和的余地,我想你是知道的。”

暴君笑了笑,转头看着莫宏图和王龙“那你们两个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和屠夫想法一样”

“我觉得做人得有点节cāo,今天来不是来找你暴君算账的,不过咱俩的帐rì后总要有个了解”王龙最先开口说话“你总是挖坑给别人跳,但是你自己挖的坑多了,有时候不注意,自己也会踩上去的,你记住了我的话,谁都有被算计的时候,在厉害的人也会有被人算计的那一天,不信你记好了我的话,咱们走着瞧”

“呵呵,有原则啊,王龙,我欣赏你,不过你记住了我的话,能算计我暴君的人,是谁也好,但是绝对不是你。”暴君冲着王龙伸出来了大拇指,笑呵呵的,然后转头看着另外一边的莫宏图“那你呢,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也要和屠夫落凤一起啊?”

莫宏图表情很纠结,思考了好一会,他把目光转向了落凤“我承认你的说辞很有说服力,但是你落凤做事情太过分了知道吗?”

王龙和莫宏图两个人的反应让一边的屠夫明显的有些不可理解,他转头,看着两个人“你们两个可想好了?说句心里话,我觉得暴君对于大家来说,才是真正的祸害。”

“想什么想啊。”这个时候,暴君,王龙,莫宏图三个人的手机同时都响了起来,三个人都把手机拿了出来,看了眼手机,暴君笑呵呵的把手机放了起来,看着一边的屠夫“他们谁比你傻多少啊,你个没原则的,你活该你!”

这个时候,暴君站了起来,看了眼门口角落的陆洵,然后又把目光转向了落凤“落凤,看在你是辉旭的妹妹的份上,大家给辉旭个面子,你今天老实点,事后给你条活路。”

落凤抬头看着暴君“在我家门口,你还敢威胁我,暴君,你吃了豹子胆了”紧跟着,落凤把目光转向了屠夫“屠夫,我不会让你后悔的,你记住我的话,我们今天就联合起来,我倒要看看,他们谁能把我落凤怎么滴了”

“呵呵,自大的女人真讨厌,谁给你的那么多优越感?”丁暄瞅着对面的落凤“还有,我不是吃了豹子胆了”暴君的声音不大“我暴君从小天生的就是豹子胆。”接着,他转头,看着一边的屠夫,手上的雪茄也快抽完了“你知道这个女人打的什么主意吗?”

屠夫眉头紧锁,没有说话,他也已经看出来了事情的不对劲。

这个时候,屠夫冲着陆洵点了点头,陆洵走到了门口,靠在门后一边,把自己手上的枪就拿了出来,然后莫宏图和王龙两个人都站了起来,一人手上拿了一把手枪,就在房间两个不起眼的角落,藏匿了起来,枪口就对准了门口,屠夫站在原地,一言不发,暴君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坐在了落凤的边上,和落凤并排而坐,看着门口,然后,一只手搂住了落凤的腰,另一只手,摸了摸落凤的脸颊“嗯,保养的不错,挺好”他脸上挂着很自信的笑容。

典狱长这个时候拍了拍屠夫的肩膀“找地方,藏好了,有客人。”说完之后,典狱长直接就到了另外一侧,是一个沙发的角落,他的枪口却对准了落凤,落凤转头看了眼典狱长,然后脸sè当时就变了,整个人都有点慌。

盯着没有看屠夫“还有另外一侧,是你们俩的地方,去守好了,有客人,别的事情先放放。”

屠夫和褚越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谁也不是傻子,整个房间的人都这样了,这俩人二话不说,从兜里面把枪掏了出来,躲到了另外一侧的墙边。

这一下,一进大门的地方,就是丁暄和落凤,丁暄搂住了落凤,典狱长的枪口对准了落凤,然后剩下的人四个角落,也全都埋伏好了,房间里面,鸦雀无声。

落凤眉头紧锁,看着边上的暴君,声音不大“暴君,你们一个一个的够狠的,我今天算是长了见识开阔眼界了,好,好好,你们够狠。”

“我觉得真正够狠的人是你吧,落凤,这种事情换成别人,我们早就把她一起做掉了,你就祈祷去吧,今天你要想活命的话,你最好老实点,配合点,否则的话,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落凤你也算有人xìng,把陆洵叫过来的用意就是这个吧,想离间我们兄弟,对吗?”

落凤转头,瞅着丁暄,没有说话,只是表情很压抑,丁暄在边上笑了笑“其实你这样做挺好的,你这样利用他,正好让他死心,别以为我是开玩笑的,再他来之前,我真的和有过打赌,是他自己不相信,不相信你会这样做,所以我们俩就赌了,你真的够舍得的,这么多年的感情了,你够狠,不是一般的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