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2 都是棋子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呵呵,我还以为你要告诉大家就是暴君做的呢。”屠夫看着陆洵“我现在就好奇,你到底是谁的人,是暴君的人,还是落凤的人。”

“这些与你们无关,也不用你们cāo心。”陆洵深呼吸了一口气“你们聊你们的,我不参与”说完,他自己找了一个房间的角落,紧跟着就坐了下来。

落凤点了点头,看着陆洵坐到了一边,把目光看向了对面的屠夫“屠夫听说你前些rì子和暴君都不死不休了,你们是因为什么不死不休的啊,我很好奇,听说还发生了两次大规模的火拼,到底是因为啥事啊,和大家说说呗,不过看来这事情也不大,要不然的话,现在也不能坐在这里,跟亲哥俩一样。“

“行了吧,还用不用再说点了?”暴君冲着落凤笑了起来“你看,你把能说的也都说了,能挑拨的也都挑拨了,是,我暴君和莫宏图有仇,我想过杀他,我和屠夫有仇,我们之间也有我们之间的恩怨,还是我主动挑起的,然后,我和王龙也有过节,对,奉龙是我利用他,然后利用完了他一脚给他踹开,自己占为己有的,我暴君就是一个yīn险狡猾的卑鄙小人,你想要说的就是这些,对吧?行,我承认了,然后你想让他们现在都起来,和你一起奋力对抗我,是吗?”暴君笑了笑,转头看着莫宏图一行人“我们落凤的意思就是这样,不知道诸位大哥意下如何呢?你们要是现在都拍桌子迎合了落凤,那落凤肯定二话不说,招呼着人就得对付我了,然后本来是都来找落凤的,这一下,就变成了我暴君的批斗大会了,你们正好都找我,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是不是?还有,诸位大哥别都不知声啊,怎么着,都被她说心动了。”

落凤点了点头,玩笑一样的口气,却说着很认真的话“嗯,我看着也行,不如今天我们把矛头转一转,对准了暴君好了,我把他分成八块,然后大家分一下,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呵呵,真有意思啊。”王龙看着对面的落凤,然后笑呵呵的又转头,把目光瞅向了暴君“我说暴君,你这家里面现在也不干净了啊,真的。”

暴君叹了口气“这个多正常啊,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吗,我理解,很是理解。”暴君这话一说完,放里面的诸位大佬的目光就全都集中在了那边陆洵的身上,谁都不是傻子,王龙这话的意思太明显不过了,对于落凤,这里所有人都是很了解的,就刚才落凤和丁暄说的那一批话,自然不是落凤这个女人能想出来的,再她的身后,一定会有人教她说这一番话,因为很明显,再坐的这一群人,最大的矛盾问题人物,那就是丁暄,就得拿着丁暄做文章,丁暄yīn过再做的所有人,落凤这个话题转移的好,让房价里面的气氛明显的尴尬了。

“我觉得我落凤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们比谁都清楚,陈志庆的事情我做的不对,没关系啊,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啊,落凤我都可以不要了,你们分就是了,但是你们要记住,我落凤对你们来说就是一个女人,你们都看不起我,这我心里面也清楚,但是丁暄不一样,我觉得你们今天和丁暄一起把落凤推下去,让我落凤以后从l市消失,那丁暄以后必然在l市会把你们一个一个的都推下去,真的,不信你们看着,反正我觉得今天是一个好机会,而且不是一般的好机会,诸位,这个值得好好思考一下,他自己送上来了,我觉得在你们的心思里面,如果可以选择的话,rì后对付我,肯定要比rì后对付丁暄好吧”

房间里面的气氛顿时之间就变了,最先转头的就是屠夫了,屠夫看着丁暄“暄哥,你家里面还是真的不干净啊。”

“行了,不用你们说了,这落凤背后还有人,你们自己不清楚吗?这自然不会是陆洵教她的,我刚才是故意逗你们的,我丁暄自己的兄弟,我自己心里面有分寸”说到这,丁暄转头看了眼坐在角落脸sè很难看的陆洵“你在她心里面终究没有什么地位,死心了吗?我之前就与你打赌了,我说过,落凤来到这里一定会拿我做文章来挑拨大家的关系,然后,一定会利用你,这才是她把你叫过来的原因,不是想要和你说什么,是想要利用你,来拆我的台,来化解她的危机,这是她唯一的筹码了,她这是在挣扎。”

落凤笑呵呵的看着暴君“谁都知道你和陆洵是一伙儿的,你现在这么演戏有什么用?难道你害怕了吗?是不是害怕大家今天真的都转头过来对付你?”

“开什么玩笑”暴君两手一摊“王龙,我问你,你会来对付我吗?”

王龙一听,笑呵呵的,他心里面清楚这话一定不会是陆洵说的,因为陆洵一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丁暄与陆洵不是演戏,陆洵虽然喜欢落凤,但是他做事情有分寸,他不会帮丁暄伤害落凤,也同样的不会让帮落凤伤害丁暄,而且,他清楚,落凤身边还有一个叫黎野的人,这个黎野,是一个藏在暗中的人,他突然之间想起来了唐焱,他住院那么久,唐焱就去过一次,是在他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去的,从那以后,王龙就再也没有见过唐焱。

“暴君,我觉得你说这些话没用,你是不是先处理好你自己家的事情”说完,王龙指了指陆洵“我洵哥都英雄难过美人关了,你这还乐呵乐呵的,别开口闭口你自己的兄弟,当初做掉莫老哥兄弟的人,也是你的兄弟,只不过是陈志庆的棋子而已,对吗?棋子啊棋子,大家都是各种各样的棋子,是吗?呵呵呵,有意思,我就是觉得,人这一辈子谁都有当棋子的时候,我就是很好奇,还有多少人能把你们这群老狐狸也能当棋子,呵呵,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