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 齐聚落凤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龙带着围脖,穿着很厚的衣服,他看着面前的白乐乐,又看了眼张浩然的墓碑,他叹了口气,接着自己转身就要走,就在王龙刚刚转过身子的时候,后面的白乐乐开口了“龙哥。”

这一声龙哥说实话,叫的王龙还是有些回忆的,几年前,毕竟也是跟着王龙他们一起出生入死的,而且白乐乐也确实救过王龙一次。

王龙站在了原地,没有转头,声音也不大“有什么事情,你说吧,咱们多少认识一场,兄弟一次,我能做到的,多少也会帮助你的,这点你尽管放心。”

白乐乐沉默了,他依旧带着大墨镜“我还真的有的事情想求你,我知道你心肠好,对待自己的兄弟向来是什么都能做,当然,我不是你的兄弟,只是一个叛徒。”

“叛徒的种类分很多,你在我眼里面不是叛徒,你不用这么过分的自责,虽然算不上兄弟,但是”王龙顿了一下“至少曾经是兄弟,你说吧。”

“黑胖子走了,这一下以后的黑白双煞不存在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但是从黑胖子这次的事情我看出来了,如果我白乐乐哪天真的死在路边上了,或许暴君的人也不会管我,暴君顶多会把我埋了就不错了,那群人,信不住,而且这些年了,我们没有啥真心的朋友,暴君表面上给我们的权利不小,其实只是待遇而已,然后,没有哪个人是真正一直在我们手下的,我就是想求求你,至少曾经是兄弟,以后我要死了,你帮个忙,白胖子边上的墓地我已经一起买下来了,想想办法,把我安在他边上,白胖子是我这一辈子,活了这么多年,唯一唯一的一个真心对我的人了,也是我白乐乐唯一的兄弟了,我怕他一个人孤单,他xìng格孤僻,你知道的,不喜欢与人交流,要是哪天我也不在了,麻烦您发发善心,帮我们个忙,让我们兄弟俩能团聚,你看可以吗,龙哥,我就想死后也有个伴儿”

“你别把自己想的太过悲哀了,走这条路的都是这样,搞不好,我还会死你前面。”

“我只是希望你能答应我,成吗,龙哥,就算我不要脸,再说一句,至少曾经是兄弟。”

王龙眯着眼,听着白乐乐的话,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如果我有那个条件,我一定会帮你的。”

“那我就真心的谢谢你了,龙哥,我会报答你的,真的”说完,白乐乐笑了笑“感谢你,龙哥,若是再有来世,我还想跟着你们继续一起闯,最后就是像翔哥一样被人打死,家里面也是衣食无忧的,也绝对不会再去为了眼前的利益去做一个叛徒。”

王龙站在原地,听着白乐乐的话,他知道白乐乐句句真心,句句发自肺腑,但是他依旧没有接嘴,他只是摇了摇头,慢慢的冲着一边的车子就走了过去。

他上车的时候,看见白乐乐跪在了墓碑前面,身体有些抽泣,他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手机,看了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短信,王龙盯着短信看了许久,接着,脸上的表情就变了,不过他很快的就恢复了正常,他转头,又把目光看向了那边的白乐乐,他突然之间,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坐在驾驶位置的王慈,发动了帕纳梅拉,保时捷轿跑,很快就离开了墓园,后面的车子也全都跟了上去,只留下了白乐乐一个人,孤独的跪在那里……

夜幕渐渐降临,l市落凤洗浴中心门口,陆洵的行驶过来了好几辆豪车,一些在l市举足轻重的大佬,全都下车了,看了眼生意惨淡的落凤洗浴中心,一行人先后全都进入了落凤。

几分钟以后,依旧是落凤那个招待贵宾的vip包房内部,王龙,大钟,暴君,典狱长,连着莫宏图,屠夫,褚越,一行人都坐在这里。

很快,房间外面,贵妇人落凤出现了,站在他边上的,是陆洵。

落凤看着这一屋子的老大,笑了笑,他坐在了中间,自己亲自动身开始沏茶,一边给诸位老大沏茶,一边特别平静的开口“诸位大哥今天怎么这么闲,都有时间来我这里捧场了?”

落凤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就全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落凤淡定自如,笑呵呵的“诸位大哥怎么都不说话了?”落凤一边说话一边开始给大家就把茶都倒满了,只不过倒好的茶水里面,却没有人伸手去端。

倒是屠夫微微一笑,顺手一把就端起来了一个杯子,自己一口气就喝完了,然后看了眼对面的落凤“嗯,嗯,别的不说,这茶真的是好茶。”

“那必须是好茶啊,我珍藏了许多年的,今天要不是诸位大哥来这里,我肯定舍不得的。”

边上的陆洵笑了笑,自己也拿起来了一个杯子,抿了一口茶,点了点头“嗯,着实不错。”

落凤端坐在一张椅子上面,自己也拿起来了一个茶杯,她也不说话了,自己开始慢慢的品茶,房间里面很安静,过了好一会儿,落凤特别平静的开口“是不是我要是不说话的话,大家就得这样从房间里面一直坐下去?坐到天亮吗?”说到这落凤抬头,看着在场的诸位大佬“要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还是给大家一人准备一张床的好,喜欢的话可以上上面的包房,这里面有些拥堵吧,再说,你们来这里,就没有推选出来一个带头的吗?”

“行了,别的也就别说了”暴君这个时候开口了,他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支雪茄,自己点着,看着对面的落凤“落凤,我问你,逍遥林的事情怎么算,那笔帐怎么算?”

“我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逍遥林的什么事,什么帐?”

“你最后时候背叛我们,故意放走陈志庆,让徐砺剑的狙击手没有办法shè杀陈志庆,害的让我们前功尽弃,你说什么事,你难道不承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