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8 不踏实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行了,现在先别想那么多了”王巍拍了拍王龙的肩膀,然后把手里面的苹果递给王龙“来,吃一口苹果,苹果是保平安的,吃了这块苹果,我们俩谈谈,然后,我们接着聊,其实很多事情我不想说,我本来以为你自己能够想出来的,可是我发现,你不是想不出来,是你根本就不去想,我给你提个建议,以后不管遇见什么事情,经历了什么事情,回过头来,没事干的时候,就好好想想,想想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然后呢,有事没事就琢磨,你会从中间发现很多很多对你很有用的东西,不信你可以试试,人嘛,总是要成长的,要在摸索的过程中,不断的成长,你看,苹果削好了,病人嘛,就要乖乖听话,我好久没有给人削固苹果了,吃下去,给我面子,做人留一线,rì后好相见啊,谁知道以后的以后会是什么样,你说对不对啊?”

王龙看了眼王巍,思考了片刻,还是把王巍递过来的苹果给吃了下去,他一边吃,一边看着对面的王巍,突然之间,他觉得王巍如此的深不见底,让他有些不适应,他一直是知道王巍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然后,他没有想到王巍的心思居然如此的复杂,绝对不次于暴君,这王巍,这暴君,这陈志庆,这屠夫,一个一个的大佬,顿时之间,让王龙感觉到了一股子无形的压力,他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与这些人的差距,还真的不是一点半点。

王巍在一边倒是非常的镇定,他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王龙,好像就是在欣赏什么意义,然后不停的冲着王龙笑,把玩着自己手里面的孟加拉虎牙,看起来深不可测……

今天l市的天气格外的不错,一点都没有十二月的天气,尽管这样,王龙还是穿的挺厚的,又是毛衣,又是羽绒服,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抬头仰望天空,看着头顶刺眼的阳光,他眉头紧锁,紧跟着,边上的王慈轻轻的开口“哥,你看什么呢,大家都等着你呢,外面还是有些冷风的,你自己注意点,身体本来就不好,到时候更严重了。”王慈在边上叹了口气,一脸的关心“走吧,别看了,不是说他是一个叛徒吗”

“说是叛徒吧,他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王龙笑了笑,转头看着一边的大钟“是吧,白胖子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咱们的事情吧?”

大钟摇了摇头“还真没有,那个事情以后,我从马路上见过他几次,他也是和我正经说话打招呼的,还开口闭口钟哥钟哥的叫着,不过这暴君也真的够狠的,这白胖子都断气了,他也没有安排人找一下或者怎么样的,就打算把白胖子和别的人安葬在一起,还是我和云豹从尸体堆儿里面发现的奄奄一息的白胖子。”

王龙看着面前的一个墓碑,上面写着张浩然之墓,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他抬头,看着一边的大钟“那他说了什么话了吗?”

“也没咋说,不过好像是说了一句对不起什么的,那会太乱了,我们也没有当真,不过都那个时候了,也没有心思太过于注意了,毕竟咱们还有好多自己的兄弟受伤的,也被炸死了一个,而且,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一块大石头砸到了肚子上面,鲜血淋漓的,然后另外一条腿都看不见了,他应该处于爆炸的核心位置吧,反正那样子挺惨的,就是抓着我的手,好像是说了句对不起吧,我也没有听得太清楚。”

“那天晚上太血腥了,都是陈志庆干的,这个人比一般人心肠要狠辣的多,这点真不是开玩笑,知道吗,陈志庆最后连自己的人都一起炸了,cāo他妈的,太狠了,而且,若不是徐砺剑带着狙击手,陈志庆为了自保,把狙击手动用了,那他这一系列的计划最后就是他跑出来了。”

“然后我们一群人都跟着跑了出来了,然后,所有的人就变成了他的活靶子,他有两个狙击手,都被与jǐng方的对攻中做掉了,徐砺剑带来了三个人,死了一个剩下了两个,他的两个人,都被一窝端了,听说陈志庆的组织就两个训练的比较职业的狙击手,这一下都结束了。”

“徐砺剑的那三个狙击手,都是特种部队的姣姣者,是他特意动用关系借过来的,三个事先埋伏好的人对两个,然后还死掉了一个,可见陈志庆那边的两个人也绝对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sè,这个逍遥林展现出来的力量太庞大了,幸亏咱们发现的早,我觉得要是晚些rì子发现逍遥林这个组织的话,咱们所有人都得给陈志庆填坑,这个人个人力量绝对在咱们任何人之上,一个人抵挡整个l市的人,最后还能跑出去,若不是最后jǐng方帮忙,最后的胜负都是未知数。”

“我记着最开始往里面冲的时候张浩然还是很凶猛的”云豹再边上点着了一支烟“没少帮着我,一直冲在我前面,自己身上挨了好几下,面不改sè心不跳的,也是一个汉子,你说这时间过的就是快,我还记得刚认识他们的时候,现在他们就不在了,死的这么的突然,不是被人谋杀,也不是生老病死,是被人炸死的,呵呵”云豹有些无奈“有时候我觉得,那就是命,你说大厅里面那么多人,好几个炸弹一起爆炸,最后虽然挺多人受伤的,但是死的人不足六七分之一,他就给赶上了,而且,如果我想的不错,当时他脚下踩着的,应该就是陈志庆他们早就安排好的炸弹,他们的炸弹都是自制的,而且,陈志庆开始的目的,应该也是主要想把周围的墙壁都炸塌陷。”

王龙摇了摇头“反正现在是说什么都晚了,都已经这样了。”他看着面前的这个墓碑“其实说实话,我还真不怪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然后,这就是命,他命里该着了。”

“是你们把他埋葬在这里的吗?”王龙转头看着一边的云豹,然后“咳咳”的咳嗽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