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0 冲出逍遥林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落凤眉头紧锁,瞅着陈志庆“你为什么要杀孙涛,他跟了我这么多年,你说杀就杀了,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冲着我来,干嘛冲着我手下的人来。”

“落凤,你在做什么,我和你说话你听见没有,别和他说别的没用的了,把他骗出来一步”落凤耳机里面徐砺剑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快点!”他明显的有些生气,也有些焦急了。

“谁叫孙涛”陈志庆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我知道你有个情夫叫陆洵,我们要杀的人也是陆洵。“”呵呵,不仅仅是陆洵吧,还有我吧。”落凤指着自己“没错,陈志庆,我是欠你的,我落凤这辈子都欠你的,你想要我的命你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点,犯不着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你说呢?”

“你犯得上这么激动吗?”陈志庆瞅着落凤“我陈志庆是什么样的人,你和我一起了八年,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以前是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而且我也以为你一直都是那样的人,直到现在,我觉得我不确定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了,时间会改变一个人的一切,对吗?”

“是啊,改变了你的一切了吧?从那笑地方和我陈志庆委屈了八年,也终于不想委屈了吧,跑这享受荣华富贵了啊,还落凤,呵呵,可以啊,你朝思暮想的那个男人挺有能力嘛,就是他的一个兄弟,都可以把你扶到这么高的位置上面来,好,好,真心不错。”陈志庆冲着落凤伸出来了大拇指“那你怎么现在还没有和你的那个心上人在一起呢?让我想想,是人家不要你啊,还是人家看不上你啊,还是人家现在已经结婚了,或者说,又有什么新的情况发生了?”

“陈志庆,你够了,我问你的是为什么杀害孙涛,你别从这里跟我装傻,我知道你什么都清楚,也什么都明白,你犯不着跟我装。”

“呦呵,还这么大火气呢?”陈志庆饶有兴趣的冲着落凤笑了起来,这笑容让落凤很不舒服。

紧跟着,落凤的耳机里面又传来了徐砺剑愤怒的声音“落凤,我警告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件事情你承担不起,你乖乖的,立刻按照我说的做,把他往出走一步,要么你自己往边上躲闪,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你现在挡着我们狙击手的射程呢,落凤!我和你说话呢!你给我起来!”徐砺剑在另外一边也已经急眼了。

陈志庆依旧浑然不知,他冲着落凤笑了起来“你看你,张口孙涛,闭口孙涛的,这感情一定挺深的吧?是不是姐弟恋呢?怎么着,这个孙涛道行也挺深,连自己的老板都搞定了啊?怪不得下面好多人都不服他呢,这个出卖自己上位,我一直以为只有影视圈的潜规则里面才有呢,闹了半天你这里也有啊,厉害,厉害”陈志庆使劲的拍手“小希啊,我一直没发现,我一直以为是你只是跟那个陆洵有一腿,现在看来,我看错了,我小看你了啊,几年不见,不仅小希变成了落凤,一个良家妇女变成了**大姐,一个老实本分的有夫之妇,也变成了人尽可夫的****了啊?哈哈哈”

“陈志庆,你他妈放屁,少他妈比瞎说,我告诉你,你注意你的说话方式。”落凤一下就火了。

她的耳机里面徐砺剑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落凤,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再不起来的话,我要命令手下射击了,到时候你怪不得别人,我提醒好你,命是你自己i的,你自己看着办!注意大局!我没吓唬i!”陈志庆的声音几乎都要吼出来了,听得出来,他非常的愤怒。

另外一边的车里面,韩磊看着陈志庆“怎么了?落凤不听你的了?”

“操***这个**”徐砺剑大骂了一声“让兄弟们准备动手,*****,这个女人,耽误事情的女人!”

“让狙击手射杀他”韩磊在边上的表情也变了“敬酒不吃吃罚酒,射杀她!”

“不行,她挡的太严了,只有一枪的机会,如果第一枪打不掉陈志庆,那他一定会躲起来的,第二枪就不好打了。”

“没有别的角度吗?”韩磊看了眼徐砺剑。

徐砺剑手上拿着对讲机,摇了摇头“只有三个角度,一个是石狮子,已经被挡住了,另外一边是他的那个手下,也挡住了,再有就是落凤了,咱们总不能去让陈志庆的那个手下给咱们闪开射击的角度,所以只有让这个女人闪开了,谁知道,这个女人居然还不闪开,操***,关键时刻掉链子,当初和我说的清楚,与陈志庆不死不休,现在这算个什么事,操!”徐砺剑大吼了一声“气死我了!不行,实在不行就强行下手!”

“操,那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意思!”韩磊在边上也急眼了,然后直接就又拿出来了一把枪,往枪里就开始塞子弹。

“鬼才知道!”徐砺剑大吼了一声,然后拿起来了对讲机“落凤,你既然不躲开,那就别怪我了,你自找的。”

再回到逍遥林的门口,陈志庆与落凤两个人对视,落凤显然已经听见了徐砺剑的话,可是她的表情已经很是平静,她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有些愤怒的瞅着陈志庆“你怎么不说话了?说话啊!”

“呵呵”陈志庆的表突然之间变得很哀伤“我还是喜欢看你这个样子,你知道的,你发怒的时候,还是这么可爱。”

落凤楞了一下,听着陈志庆的话,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男子,那个再自己身边陪伴照顾了自己八年电脑案子,她顿时之间各种虐心的往事浮上心头,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对不起陈志庆,甚至已经有些无法面对他了,她一咬自己的嘴唇,看着对面的陈志庆,不知道为什么,对于陈志庆的愧疚之心,又增加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来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当初那八年,陈志庆对待那两个孩子,也是做到了一个男人所能做到的一切,落凤的表情很是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