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1 尸体的争吵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欢迎一下远道而来的客人啊,这有什么不妥的吗,行了,行了,你问那么多干啥,不信你去问你嫂子去,我总不能偷吧”王越一边说,一边就离开了房间,留下了在后面一脸诧异的夕郁,很快,夕郁也跑了出来,拉着王越到了隔壁的房间“这里是咱俩的房间,和我哥他们的挨着,咱们暂时就住在这里吧。”

“好啊,我哪儿都可以,那个啥,咱们要在这里呆多久,还有,让你爸帮我找找东哥,打听打听刘晓的事情”王越随口说道“他们肯定在一起呢。”

“行,我回去了和我爸说,现在先别提呢,先从家老实呆几天,好不好?”

王越点了点头“好。”然后色迷迷的看着夕郁,一下就站了起来,还没等夕郁说话呢,王越一下就抱住了夕郁,亲吻到了夕郁的嘴唇,直接就把夕郁压在了身下……

王越和夕郁两个人在床上一番**之后,也确实都有些累了,毕竟做了这么久的飞机,然后到现在一直没有休息过,两个人躺在被窝里面直接就全都睡着了。

两个人是被“嘣”的一声枪响的声音吵醒了,王越一下就坐直了身体,他四处看了看,摸着自己的胸口,发现夕郁也坐直了身体“什么声音。”

“嘣!”的又是一声枪响,王越一下就下地了,从一侧自己直接就把枪掏了出来,夕郁脸色也变了,紧跟着,就听见了一声“别真的打啊,媳妇,我错了!”这声音是嘶吼出来的。

“老娘今天杀了你个畜生!”接着又是一声叫吼,后面明显的是一个女人的叫喊声音。

王越一听“**,吓死了我,我还以为什么了呢,闹了半天是遭报应了”王越突然之间就平静了不少,他冲着一边的夕郁笑了笑“没事,没事,睡觉,接着睡觉。”

“是我嫂子和我哥,怎么回事,怎么还动开枪了呢?到底咋了?这是咋回事啊”

“没事没事,继续睡觉,睡觉”王越要搂着夕郁继续睡觉,紧跟着,外面又是夕阳叫吼的声音传了过来,而且非常讽刺的凄惨,王越连忙转身冲着墙边大吼了一声“瞎吼什么啊,不知道什么叫扰民吗,你立刻立马上马的给老子闭嘴,真他妈烦人”王越吼完之后,看着夕郁,冲着夕郁贱贱的笑了“你媳妇,你看我说的对吧,是不是够烦人的,瞎比喊什么,来,来,睡觉了”说完王越顺手又搂夕郁,夕郁一把就踢开了王越,然后随便套了一件衣服,下床就跑到了门口,一把把门拉开就冲了出去,接着,整个走廊都是夕阳凄惨的求饶声以及叫吼声。

王越哼唧着小曲儿,乐呵乐呵的,心里面突然之间感觉很是美好,然后,他看了眼刚才他激情的时候拖到地上被扭曲到一起的名贵西服,自己心里面“咯噔”就是一下,这个心疼,连忙下地,开始收拾西服,收拾的时候,他从兜里面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他琢磨了好一会儿,顺手一摸,是刚才的那个u盘,王越做到了床上,手上把玩着这个u盘,眯着眼,不知道再思考什么事情。

l市的郊区,在一片荒无人烟的庄稼地中间,有一个临时搭建的小木房子,这木房在庄稼成熟的时候,晚上会有人守在这里,也就是看着庄稼地的房子。

在房间的内部,站着六个男子,还有一个女人,一共七个人,房间不大,这些人在房间里面,显得非常非常的拥堵,在房间的门口,靠在一个把自己包裹在衣服当中的人,带着面具,看不清楚长相“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大家就顺其自然吧,从你们到我这里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们,你们即将面临的是非常非常残酷的训练,非常非常严格的训练,受不了的人就走,你们很好,你们坚持下来了,成为了我的骄傲,然后,带你们出来的时候,我就说过,你们要随时准备好失去身边朝夕相处的伙伴儿的思想准备,八万的死我也很难过,毕竟大家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但是死者已死,你们在这里过分的哀伤也无用,我现在也承担着非常非常大的压力,把自己裹在阴影处的男子眉头紧锁“我教官这么多年,千里挑一,倾尽我毕生的所有,培养出来了十三条血虎,这些日子,光被警察就干掉了六个,我已经损伤不起了,而且现在警方那边也急眼了,l市地方的**势力也已经聚集到了一起,根据可靠的情报,他们也已经把目光对准了陈志庆,警方正在疯狂的追查咱们,咱们现在不要露面,我叫来车子了,一会儿你们暂时离开,找地方休息片刻,暂时不要露面。”

“那八万怎么办?”彭刚抬头,盯着教官“我就想知道,八万怎么办?现在尸体还在警方手里,我想去把尸体带回来。”

“你疯了吗?你去警察局把八万的尸体带回来吗?”教官看着彭刚“八万的事情放一放,警方不会这么快就处理他的尸体的,而且他的身份已经被漂白了,不会有人发现他的背景,你们现在主要是管好你们自己。”教官一边说,一边转头,然后看见不远处两道手电光束打了过来,就在对面的马路上“去吧,和他们暂时离开,躲躲风头,暂时不要回op市了。”

“可是八万的尸体怎么办?上次七万九万你也是这么敷衍我们的,敷衍到现在,现在他们不一样全都在警方那里,我们都是过命的交情,我想去劫警方的停尸房。”

“咱们这里是你说的算,还是我说的算?”教官的声音变得有些沉闷“要不要以后事情听你的安排来?”他这话明显的语气不对,而且把矛头对准了彭刚。

一边的琳琳连忙走到了彭刚的边上,伸手一捂彭刚的嘴“刚哥,行了,你少说两句吧,别和教官顶了,他心里面肯定也不舒服,而且现在警察查的这么严,咱们的样貌已经全都公开化了,这次再潜伏回去也不会像之前那么容易了,先听教官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