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7 真特么孙子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回家?那你不换衣服了吗?六哥,就打算这么走了?”夕郁双手环抱在一起,阴阳怪气的瞅着王越。

“换什么换啊,我都不要了,真的,媳妇,我要是早知道这种地方这么肮脏,这么恶心,我打死都不会来的,我一直以为孙东还是一个正经的生意人呢,操,闹了半天也整这样的士气,实在是不可理喻,我简直觉得自己和这样的人作为朋友,就是耻辱。”

“耻辱?”孙东转头,指着自己“你说我是你的耻辱?”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你难道没有家庭吗?你知道什么叫做忠诚吗?”

孙东“我”“我”了两声之后,看着王越“对,耻辱,真特么的耻辱,和我这样的人做朋友,耻辱!”

“行了,不过我给你个机会,以后你自己注意点就行,媳妇,咱们走!”说完,王越转头看着孙东“让人把我衣服里面的东西送过去,我去我未来老丈人家了,我和你说清了啊,孙东,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再有下一次,下不为例。”紧跟着王越转头,冲着夕郁一脸的贱笑“媳妇,你说是不是,孙东这样的人太可恶了不过咱原谅他一次,原谅他一次啊,走”王越一边说,一边楼这夕郁,贱贱的就离开了,一边走一边还能听说“媳妇我就纳闷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呢?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你是不是当我是傻逼啊,王越,我是不是影响到你了。”

“媳妇我刚才都那么说话了,你还不相信我吗?”

“我后悔我进来的早了,晚点好了,抓你个正着,你这样的人,不把你抓到床上你都不会承认的。”

“不是,媳妇,那真的是意外”

“呵,我第一天认识你,是吗?”夕郁的声音不大“王越我现在就是懒得理你,懒得和你较真了,你知道不?”

“不是,媳妇,你这样,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哪儿的,然后还能精确到这个房间,咋的,从身上安装了gprs了啊?这么准的。”王越一边问,一边贱笑。

夕郁就在边上不理会他。

“喂喂,媳妇,你告诉我呗,你怎么发现的”

孙东看着王越和夕郁离开了,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你骂了隔壁的”他破口大骂了起来“你个没人性的王八蛋,操!还耻辱,麻痹的,我就想知道,到底是谁耻辱,是我耻辱,还是他耻辱”

“不用想,那自然是你耻辱,和这样的人做朋友肯定是耻辱”夕阳在边上接嘴“我觉得我认识这样的人就是耻辱”他虽然嘴上说着,但是眼睛里面却没有离开过这一整排的日本大妞子,夕阳的眼睛里面早都容不下任何除了妞子以外的东西了,他整个人脸上就写着三个大字“想cb。”

夕阳不是王越,孙东对夕阳也没有啥好感,他看了眼门口两眼放光发直的夕阳,对夕阳也没好气“看什么看,掏钱,你以为给你白看的?行了,行了,我要带他们走了,你别看了,你也走吧”

“我走?”夕阳一听,指着自己“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啊?你让我走”

“我管你是谁呢,白让你看的啊?要么掏钱,一万澳b,这你随便挑,拿钱来。“

“钱?”夕阳一听钱这个字,两眼放光,冲着孙东笑了“我知道你和我妹夫关系好,但是人给我用就行了,不用给钱了,不过你要是真想给,少给点也行,我也不太好太过于驳人家的面子,你说是不是?”

“我说你没事吧你?你喝多了啊?”孙东瞅着夕阳“我让你给我钱,你听见了吗?”

夕阳一听,瞅着孙东“你敢和我提钱是不是?”他走到了孙东的面前“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和我提钱,我是他大舅哥你知道吗?”

“我管你是谁呢,钱你必须得给,不给钱,什么都免谈,我带人走。”

“你这就是明摆着不给六六大舅哥面子了,是吧?”

孙东刚想说话呢,他收到了一条信息,是他楼下的一个服务员给他发来的,他看了眼信息,然后眉头一皱,心里面暗自骂了一句“真特么损,太特么孙子了”

然后他使劲摇了摇头“行了,行了,你既然是王越的大舅哥,那都是你的了,你是皇帝,我出去了,不打扰你。”

“这特么还差不多!”夕阳还是一脸的牛逼,他看着孙东“我告诉你啊,以后注意点,我来了就和王越来了是一个服务态度,你这店我记下来了,以后我会常来光顾你的生意的,你那个啥,去找人给我备点茶过来”

孙东点了点头“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这还差不多。”夕阳突然之间就笑了,然后迫不及待的就跑到了一个大妞子边上,一把就抱起来了一个“哈哈哈”两眼放光,冲着那边的大妞子“么”的就是一口。

孙东看了眼夕阳,然后吩咐了几句,转身走到了门口,把大门一关,然后转头笑了笑“太特么孙子了,太特么孙子了”孙东一边说,一边拍了拍边上的一个服务员“那个啥,给夕阳送点酒水饮料过去,里面给他放点那个大力丸,要么这么多人,他招呼不过来,还有,把王越的衣服和东西都收拾起来,找个懂得人,过来检查检查,看看有没有问题。”

“啊,东哥,我知道了,我会检查的,但是里面的这个又是什么套路啊?”门口的一个男子有些诧异“里面的人?”

“让你去做你就去做,哪儿那么多废话,去吧去吧,快点”孙东说完之后,转头看了眼门口,接着嘴角微微上扬,就笑了,又说了一句“真特么孙子!孙子!”说完孙东就走了。

边上的服务员也不知道孙东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孙东是说给谁听得,他迷迷瞪瞪的转头就往出跑,大力丸。大力丸。这是他们这边的**,酒店里面就有提供,给里面的男人喝了,还得是偷摸的,他又迷茫了。

然后,他连忙把自己的电话拿了起来,孙东交代的事情还是要办的,还有王越的那身衣服,连着里面手机什么的,也要彻底的检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