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4 要日本的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莫宏图缓缓的起身,给女子盖好了被子,然后出了房间,看见了大夫“大夫,她接下来?”“最好让她从医院再住院观察两天,她的情绪很不稳定,这样不好,刚才睁开眼的时候还叫吼出来了什么不要杀我,我还有孩子,什么的。”说到这,大夫看了眼莫宏图“给你句忠告,你做的事情,最好不要把你的老婆孩子搅和在里面,后患无穷的。”

莫宏图点了点头,对大夫也挺客气,说了好多客套话,好一会儿,看着大夫离开了,莫宏图走到了门口,看着门口的人“追上了吗?”

“没追上,人跑的很快,而且,他们还有别的人放风的,我们刚绕到后面,他就从窗户里面跳出来跑了,大哥,嫂子怎么样?”

莫宏图没说话,眉头紧锁,表情很是愤怒,他咬着自己的嘴唇,拳头攥的死死的,一言不发……

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宽阔的马路上,王越,夕阳,夕郁,三个人坐在一辆路虎车内部,司机居然是夕忠贺,他非常非常的开心,自己的宝贝儿子和女儿来看他了,他必须必的亲自来接机啊,而且明显的jīng神气sè非常好“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哈哈,哈哈哈哈”他和夕阳夕郁聊得热火朝天,直接就把一边的王越冷却掉了,王越到也会自娱自乐,只是在这里,他突然之间就想到了关蕊,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怎么了。

一直到了夕忠贺家里面,王越就跟一个半透明的空气一样,直接被所有人都无视了,夕郁是好多年没有看见夕忠贺了,所以是属于不是故意xìng质的忘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老公,夕阳是故意的忽略了王越,这一路夕阳都想看看王越给刘震东准备的盒子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然后王越到底没让夕阳这个没有任何节cāo的人看,至于夕忠贺,不知道这个老狐狸,是跟夕郁一个情况,还是和夕阳一个情况,反正他们忽略六哥的行为,让王越很不爽,而且到了夕忠贺家以后夕郁和夕阳搂着夕忠贺就跑走了,这一跑不要紧,把王越还自己仍在了大厅里面,这偌大的大厅两个鬼影都没有。

王越已经有些生气了,他现在这也是琢磨过来了,这是夕忠贺和夕阳两个人故意的,夕郁肯定不是故意的,是很多年没有看见自己的父母了,所以一时兴起,就把我们六个忽略的。

六哥坐在沙发上越想越郁闷,越想越憋屈,紧跟着,眉头一皱,看了看自己手上拎的东西,莫非夕忠贺是觉得这点礼物不够意思吗?他思索了片刻,看着自己手上拎着的两箱茶鸡蛋,难道是自己的礼物不够贵重吗,麻痹的,cāo,他坐在这里思考了很久,觉得,夕忠贺还是看不上王越手上拎着的柴鸡蛋,但是想到了自己手上的柴鸡蛋,他突然之间觉得,夕郁应该也是故意的无视他了,因为当初在夕郁反复折腾要求的情况下,我六哥勉为其难的从机场的免税店买了两盒子国产的柴鸡蛋,这才算是给未来岳父的见面礼,然后,因为柴鸡蛋的事情在机场和夕阳打了一架,幸亏安保人员来了,否则的话估计还得引发点血案,至于另外一边的夕郁,好像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直接无视了王越。

王越看着自己手里面的柴鸡蛋“麻痹的,这也不是捡来的,cāo,晾着老子。”说完,王越自己就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转身就往出走,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之间觉得有些不推进,他没有回头,就是原地往回退,退啊退啊退,推到了柴鸡蛋的边上,他把两盒子柴鸡蛋也拿了起来,紧跟着转身就走,几分钟以后,我们六哥就拎着他那两盒子漂洋过海的宝贵的柴鸡蛋,悄无声息的就消失在了夕忠贺的家里面。

开啥玩笑,我六哥干嘛吃,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也有去处,半个多小时以后,我六哥已经到了一个酒店门口,他走进酒店,用自己小学三年级的英文水平,连着丰富的语言表情动作,好不容易开了一个房间,他前脚进房间的时候,后面就听见了“哈哈”大笑的声音,王越一转头,看见孙东进来了“什么时候来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啊。”

“我这不是给你个惊喜吗。”说完之后,王越转身把自己拎着的两盒子柴鸡蛋递给了孙东“你看,每次都是空手来,我都不好意思了,这次给你准备了点礼物,给你,拿着,别客气。”

孙东依旧是大光头,油光满面,看起来最近又胖了不少,戴着一副大墨镜,看着王越手上的鸡蛋,顿时之间就蒙了,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这,这,这是?”

“妈的,你不能过的这么忘本吧?澳洲没有鸡,没有鸡蛋吗?这你都不知道?这是柴鸡蛋,地方的特sè,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六哥,你给我整两盒子鸡蛋来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看不懂了。”

“咋了,外国的鸡下的蛋你吃的习惯啊你,这两盒子你愿意找两只鸡孵了就孵了然后养小鸡,愿意自己吃了就吃了,也没啥,没事,咱们兄弟之间不用客气”说完,王越连忙扭动了扭动自己的身体“我的东哥啊,我觉得,你上次带来的妹子,那是真的不错啊。”

孙东开始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一手拎着一盒子鸡蛋发蒙呢,也不知道这王越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听见王越这句话,他“哈哈”的笑了起来,摸了摸自己有光增亮的脑袋“六哥你要是和我这么说,我就懂了”孙东的语调yīn阳怪气的“想要哪里的哦,哪里的都有哦。”

“真的哪里的都有哦?”王越一脸**的表情“那你是了解我的哦,我要rì本的,rì本的哦”紧跟着,王越从原地转了起来,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要多贱有多贱“啊啊啊,我要为民除害~”他还哼唧起来了小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