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0 不敢下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不可以,这必须要病人的家长来,小妹妹,你不可以的,请你理解。”

“我们没有家长,就我们几个人”王慈指了指周围的人“这是真的,请您理解一下。”

大夫一听王慈这么说,眉头一皱,一脸的难为情,龚正这个时候猛的一抬头,咬着自己的嘴唇,表情很是严肃,字里行间都透漏着愤怒“你这就是再耽误时间,耽误我兄弟的姓命,要是他因为这点时间出事了,我要你陪葬。”

“你!”大夫刚要说话,王慈从边上拽了龚正一把“大夫,我觉得也是,应该先手术。”

大夫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满身是血一脸凶神恶煞的龚正,他指了指手术通知单“这里有协议,这个手术很危险,如果你们坚持要做,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你们自己拿捏吧,或者不做手术,那子弹就会一直在身体里面,也坚持不了多久。”

一听百分之二十,所有的人都蒙了“什么?”“百分之二十?”“开玩笑呢?”“那不是送死?”

“手术距离心脏的位置太近了,我们也不敢随意下手,所以这才是纠结的地方,是手术都有风险,只不过这次的手术风险太大了,所以才要你们签字的,不是我们不着急做,但是我们是做医生的,有些事情也要必须和你们说清了,我们也害怕病人家属闹,尤其是这样的情况,伤者的背景不简单”大夫看了眼对面的大钟一行人,意思很明显,你们就是混社会的,一个一个都是黑社会分子,要是出点啥事,我们医院也怕你们折腾。

大夫指了指表单“我该说的都说清了,既然没有别人来签字,那就你们签字,我们作为医生会尽着我们的一切最大力量去做,但是最后的结果不能保证,手术有风险,签字需谨慎,我能说的就是这些了,你们自己考虑,时间紧急,你们要快点。”

周围的人都沉默了,王慈也愣住了,看着面前的手术通知单,她这一下也慌了,他更不敢签字了,周围鸦雀无声,紧跟着,就看见龚正突然之间就动了,他一个手就拽住了大夫的脖颈,他疯了一样猛的往前大跨了两步,然后另一只手上的枪就拿了出来,死死的顶住了大夫的太阳穴“你再告诉我一次,百分之多少的成功率。”

“龚正!”后面的大钟和云豹两个人一看龚正这样有些丧失理智了,也都急了,刚往前跨了一步,龚正猛然之间转头,枪口对准了后面的人“我和你们说,现在谁都别惹我,谁惹我,我就和谁同归于尽!”龚正的表情很是凶狠“都他妈别往前走了,退回去!”龚正大吼着,冲着后面的人,疯狂的叫喊,大钟一行人都不敢在往前走了,谁都怕把他惹急眼了,现在的龚正本来也就处于了一股子疯狂的状态,他这种状态,做出来什么事情都是可能的,大钟眉头紧锁,云豹和凌洋在边上拉了大钟一把,这个时候了,谁都不敢去刺激龚正。

龚正看着大钟他们几个往后退,然后把枪口又对准了大夫的太阳穴,而且使劲往上顶“我问你,你好好想想,在给我重复一句,到底是多少的陈功率。”

“百分之,百分之二十五”大夫也慌了,满头大汗,一脸的恐惧。

“放你妈屁!”龚正大骂了起来“我他妈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问你,百分之多少?”紧跟着,这个时候听见了跑步的声音,好几个警察过来了,都是龚正的同事“龚正,龚正。”

“都他妈滚蛋!”龚正转头冲着后面的人大骂了起来“谁他妈过来我他妈弄死谁”紧跟着龚正转身枪口死死顶着那个大夫“我他妈再问你一次,百分之多少。”

大夫非常的慌乱,束手无策“你说,你说百分之多少,你定。”

“百分之一百!最少是百分之一百,否则的话老子打死你,你信不信?”龚正疯狂的叫喊着。

大夫一听龚正这么说,突然之间就把眼睛闭上了“来吧,你弄死我吧,这种手术不敢做,横竖都是死,最多半分之二十五,生死有命了,我会尽力的,但是这种手术本来就是非常非常的危险,我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也不敢随便承诺。”

“草泥马的。”龚正这个时候一下就把手举了起来,然后照着大夫的脸上就要打,大钟看准了时机,这个时候往前大跨了一步,一把就拽住了龚正的手腕,然后一用力,一下吧就把龚正拽到了他的身后,然后他按着疯狂的龚正“你给我安静点,听见了吗?”

“放屁,百分之二十五,那是要王龙的命呢,不行,我艹他妈!”龚正大骂了起来。

“闭嘴!”大钟突然之间怒了“咱俩谁说的算,你说的算还是我说的算,谁他妈是老大?”

龚正楞了一下,不仅龚正楞了,周围的所有人都楞了,因为大钟平时一副嬉笑憨憨的样子,谁都没有见到过他今天这样的暴躁,顿时之间,所有人都安静了,就连龚正也平静了。

紧跟着大钟松开了龚正的手“我是老大,我是你们的哥哥,我说的算,给我安静点”紧跟着大钟走到了大夫的面前“行了,我签署,不好意思,我兄弟情绪有点激动,麻烦你了”说完大钟拿起来笔就签署了协议“你救过来我兄弟了,我给你一百万现金,可以更多。”大钟很麻利的就把字给签了,然后看着对面的大夫“我说道做到,我说给你就一定会给你,前提是你一定要尽力的去做,我弟弟的命就交给你了,现在这种时候也不能继续拖下去了,拜托”大钟的声音很是诚恳,对面的大夫明显的看见大钟这样的表情,舒服了不少。

“我也想把人救活,但是子弹离心脏的位置确实是太近了,我实在不敢下手,所以。”

“别所以了,不敢下手就别下手,我来。”这个时候,一个半头白发的中年男子进来了,他走到了面前大夫的边上“你进来给我打下手,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