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9 签字手术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我觉得我是光明正大的吧,算不上暗中的吧?”暴君笑呵呵的,一点不好意思也没有,我觉得暗中捣乱的,应该是那个给咱们送电脑,给咱们看视频,从我暴君身边安钉子,八个人杀进落凤,全身而退的那伙人吧?你们说对吗?”

“你脸皮还真厚。”一边的莫宏图开始拍手“对对,你不是暗着的,你是明着的。”

“也不是明着的,要不是那个人给了咱们笔记本电脑,咱们也不能知道,你们说对不对?”

“对,对,最高的还是暴君,暴君真的会合理的利用机会啊,厉害厉害。”

“你们俩别他妈从这给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实在不行你们俩就绑到一起,然后一起上”暴君直接就把双腿翘到了桌子上面,然后靠着后面的凳子,叼着烟,大口大口的吸烟。

“呵呵,暴君,做人别太狂,知道吗?”屠夫往前一探身子“我现在和你,还是真的不死不休了。我就实话告诉你吧”

“我不仅仅现在,而且早都是了,是不是,暴君?”

“他也是害怕的,他要是真的不害怕的话,他这次来就不会带着这么多人来了,你看看这门口啊,楼下啊,数不清的人,全都是他暴君的人,暴君,你怎么不把奉龙搬过来啊,哈哈哈”屠夫和莫宏图两个人直接就嘲笑起来了暴君。

“呵呵,我胆子一直很小的,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暴君坐直了身体“咱们渴着劲儿的打,我觉得那八个人,别说去落凤了,去你的上善若水,或者去你的莫宏图家里面,想收拾你们也是有机会的,你们说呢?”

“嗯,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去你奉龙的话,就没机会了。”

“不不不,大家的机会是一样的,还有,我今天是来开会的,不是来和你们两个斗嘴的,没意思,而且我这个人不喜欢打嘴架,有本事来干死我。”暴君指了指自己“来试试,别他妈一天天的跟个娘们一样,有一句没一句的,我不吃你们这一套,知道吗?”

莫宏图和屠夫两个人统一的一拍桌子,一下就站了起来,这俩人刚一站起来,对面的暴君也站了起来,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把枪,他拿着枪往桌子上面一拍“来,看看今天谁能吓唬了谁”接着暴君笑了起来,一脸的无所谓。

“真不知道你们今天是干嘛来了”陆洵这个时候站了起来“接着互相掐吧,掐死一个算一个。,最后让人家统一的收场,包了饺子最好”

陆洵话音刚落,就在这个时候,包房的门开了,云豹自己一个人进了房间,他拎着一个兜子“不好意思,诸位大哥,我来晚了,龙哥晚上临时有事情来不了了,反正事情不大,我就把东西给大家带来了”说完,云豹从兜里面拿出来了四个文件袋,他把四个文件袋放到了一边,分别用转桌转给了暴君屠夫,落凤以及莫宏图。

“我长话短说”云豹深呼吸了一口气“暗中捣乱的人叫陈志庆,也就是逍遥林的老板,这些日子闹事的人都是他,从暴君那里安钉子,杀莫宏图手下的是他,堵截王龙的人也是他,然后去落凤那里杀了经理孙涛的人也是他安排的,今天下午的事情,也是他的人弄出来的,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我就把该说的和大家都说了,我就是一个传话的,地位也不高,诸位大哥你们接下来怎么办,你们自己拿主意,我们伏龙是全力配合大家的,听说诸位当初有过协议,现在呢,事情也就是这么个事情,我告辞了”说完,云豹双手抱拳,对在场的这些人,也都是很尊敬,转身就离开了。

房间里面的人把目光都看向了桌子上面的四个文件袋,紧跟着一人拿起来了一个文件袋,所有人顺手都把房间里面的文件袋给打开了,房间里面很安静……

二十多分钟以后,在l市第一人民医院,高护病房门口,云豹和龚正两人靠在一边,俩人都叼着烟,但是没有点着,毕竟都知道这里不允许抽烟“那份资料你给了他们了吗。“

“给了,都给了。”云豹叹了口气,看着病床上面的王龙“大夫说他怎么样了?”

龚正看了眼云豹,没有说话,场景回跳,几个小时以前,依旧是在这个病房门口,一个大夫手上拿着一份责任书“病人马上要进行手术,如果再不进行手术,轻者会失去意识,变成植物人,重者会失血过多不治而亡,必须马上进行手术。”

“那还等什么,赶紧做手术啊,我兄弟的命,快点!”龚正很是激动的吼了起来,这个时候,云豹和大钟凌洋一行人也都跑了过来,连着小王慈也来了,所有的人都面色慌张,走到了龚正的边上,看着满身是血的龚正“正哥。”

“你先去包扎一下,我们需要病人的家属签字。”

“我就是家属,我签字!”龚正一把就拿起来了笔“这是我弟弟,我亲弟弟,哪儿,哪儿,我签”龚正整个人都异常的惊慌,写字的手都有些颤抖。

“等等”大夫看了眼龚正“我个人建议你也受了不轻的伤势,应该先去看看自己。”

“别废话!”龚正大声的吼了起来“告诉我,告诉我从哪儿签!”

“正哥”大钟在边上一拉龚正“你跟大夫吼个什么劲儿,你冷静点。”

“放屁!我他妈没办法冷静!”龚正情绪非常的激动,一把就甩开了大钟的胳膊,然后冲着大夫刚要喊,一边的王慈抓住了龚正的手腕“哥,您别激动。”紧跟着,王慈看了眼大夫“对不起,大夫,我哥哥情绪有点激动,请您理解一下,还有,麻烦您赶紧动手术,现在谁都知道时间就是金钱,耽误不得。”

大夫扶了扶自己的眼镜,看了眼龚正,然后没有理会龚正,瞅着王慈“你是病人什么人?”

“我是他的亲妹妹,这个字我可以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