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8 包不包括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紧跟着,徐砺剑的一个手下跑了过来“徐队,对方的人跑了,我们已经安排人去追了,还有,这次出来闹事的总共有三拨人,分散了咱们很大的注意力,然后,现在就抓住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马仔,现在,周局长要见你。”

徐砺剑一个字都不说,转身就往出走,后面的手下连忙跟了上去“周局长要立刻马上见你,徐队,这次的事情闹的太大了,后果太严重了,徐队,徐队,那边都是记者,咱们兄弟们拦着呢,接下来。

“你他妈能不能闭嘴!“徐砺剑突然之间就暴怒的大吼了一声,边上跟着的手下当即就愣住了,他站在原地,看着徐砺剑,脸上的表情也是非常的复杂。

“闭嘴,ok?“徐砺剑伸手一指”那边的记者让他们给我滚蛋,我不管怎么做,让他们给我滚远点,如果他们不滚的话,那你就给我滚,滚的远远的,ok?“

这个人表情有些难为情,点了点头,然后又看了眼徐砺剑,连忙就走开了。

徐砺剑刚想继续走,又过来了另一个人“徐队,周局长打电话,说要“

“你他妈个i我闭嘴,知道吗?”徐砺剑直接就打断了这个人的话“最好马上,立刻给我闭嘴!”他非常讽刺的愤怒,一边走,一边就把自己的手套,jǐng服都脱了,扔到了地上,他一脸的气氛,十分的郁闷,走到了他的jǐng车边上,接着他抬拳一拳头就砸碎了自己的jǐng车,周围到处都是媒体,都是记者,他疯了一样大吼了一声“都他妈给我滚蛋”紧跟着徐砺剑一下就上了他的jǐng车,自己开着jǐng车疯狂的就冲了出去……

夜幕降临,l市,水间逐月里面的一个贵宾vip包房内部,今天这里面格外的热闹,各方大佬全都站在这里,丁暄,陆洵,莫宏图,落凤,屠夫,四方大佬坐在座位上,大家彼此之间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莫宏图盯着丁暄的眼神,倒是一点善意都没有。

丁暄倒是挺无所谓的,和陆洵两个人在一边喝茶,陆洵与落凤两个人也时不时的眼神会交汇到一起,落凤的表情有些难看,毕竟孙涛的死还是很大的刺激到了她的。

至于陆洵,表情平静,说说笑笑的,好像下午发生的事情就和他完全没有关系一样,然后,就跟他下午没有再那里一样。

边上的屠夫倒是一脸的淡定,也把目光对准了丁暄,显然,他和丁暄之间的事情,还没有什么结果,谁都知道暴君主动招惹屠夫,然后和屠夫两个人现在很不对付,然后另外一边的莫宏图,也帮着屠夫,和暴君总是发生矛盾,索xìng,矛盾还没有被扩大化。

至于典狱长,已经很久没有踪影了,谁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也没有人去问暴君,因为谁都清楚,问的话暴君也不会说实话的,索xìng这样,大家不如不问了。

但是这一群人坐在这里,无聊的也总是要给自己找个话题,大家说说笑笑,随便聊聊,也是必要的,那最主要的话题,还是彭刚他们与jǐng察今天再家乐福的那场惊世恶战,这已经再l市流传开了,说什么的都有,瞎传一切,但是真正知情的,却很低调,什么都不说,好比那边正在品茶玩手机的陆洵。

“你们今天听说家乐福的那场枪战了吗?听说惊天地泣鬼神啊,曹她爹的,听说徐砺剑动用了所有的jǐng察,还有特jǐng,最后都没有抓到一个活口,让那伙人全都给跑了,这简直不可思议啊,都被堵在家乐福了,还能跑,太牛逼了吧,我觉得这就是换成暴君,暴君也跑不了啊”

“我是奉公守法的小老百姓,我为什么要跑啊?”暴君这个时候笑了起来。

边上的屠夫撇了眼暴君“你要是小老百姓的话,那我们都是了,大家都一样啊,呵呵”

莫宏图也笑了“这l市真是藏龙卧虎啊,真有意思啊也是,你说这是谁家的人,这么牛逼,听说里面死伤无数,然后那伙人最后还都跑了,就一个再逃跑过程中被咱们的徐sir给三枪打了下来摔死了,你们都听说了没有啊?”

“听说了啊,下午的我的人有在那边的,说就跟演电影一样,咣咣咣的,这伙人的胆子也是真的够大的,他们要是不这么闹,现在能全城封锁全城严打吗?”

“再怎么严打也没用,抓不到你还是抓不到的,都是走个形式。”屠夫看了眼边上的莫宏图,最后把目光转向了丁暄“暴君,你半天了,发表发表意见啊你也,你说是不是你的人啊,就是你那个什么隐藏着的那个舵主。就是上次你安排的,截杀我们莫老哥的那个舵主。”

这屠夫挑拨的意思很是明显,一边的莫宏图现在也学jiān了“那应该不是吧,要是那伙人真的是暴君的人的话,我觉得这两次你和暴君人的交手,如果暴君要是有那群人的话,你的那个屠夫团估计早就被团灭了,不会像现在一样了,还有不少活口。”

屠夫笑呵呵的“莫老哥这么说我就明白了,这么一看,还真的不像是暴君的人,是吧,暴君?”

暴君两手一摊“你们两个用不着有一句没一句的,本来咱们也不是朋友,今天坐在这里是为了什么,为的就是王龙说他找到暗中捣乱的人了,所以大家才来的,之前大家都有过协议的,要先对付那暗中捣乱的人,否则的话我还真的不回来的,然后你们两个,本来就是想着一起对付我,那就别老自己老从中间使坏,就不怕我把你俩挑唆了啊”暴君笑了起来“说正经事,正经事,不提往事啊“

“呵,你还真坦然,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我为什么要不好意思?“暴君反唇相讥”难道不应该先对付那暗中捣乱的人吗?“

“对付那暗中捣乱的人,我觉得呢,你这话说的还真没错。”莫宏图笑呵呵的看着暴君“那暴君你告诉我,暗中捣乱的人里面,包括不包括你啊?”

“就是啊,这个问题我也很费解”屠夫跟着开口“你这算不算就是暗中捣乱的。”屠夫把玩着自己手里面的筷子,一脸敌意的瞅着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