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3 又打起来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激动毛裤啊,也不是娶你,愿意不愿意不是你说的算的,好像就跟你妹妹多么听你话一样,这么多年了她啥时候听过你的啊,哥哥,你说这个心里面不别扭啊。”

“我”“我”夕阳被王越两句话说的就没脾气了,狠狠的看了王越一眼“行啊,咱们走着瞧”

王越笑了笑,哼唧起来了小曲儿“行了,我不逗你们了,这东西你们所有人都不喜欢,只有一个人能喜欢,那就是我户口东,我东哥。”

王越话音刚落,就听见一个急刹车“知啦~”的就是一声,王越顺手一副前面,然后就听见后面“咣”“哎呦”的一声惨叫,然后是夕阳愤怒的叫喊声音“干啥呢,你咋开车呢!”

王越也转头,看着夕郁“你干嘛呢你,吓死我了,好好的急刹车干啥?”

夕郁“啊”了一声,连忙转头,看着王越“没事,就是刚才那把有个大坑,我差点开车骑过去,那样的话就麻烦了。”

“大坑?”王越四处看了看“这特么正经马路上哪儿来的大坑。”

“就是井盖啊,这哪是正经马路啊,你们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来不及说话啊。”

“嘿嘿”王越突然之间笑了起来“反正我是没事”然后他挑衅的眼神看着后面“至于后面的那个有事没事我就不知道了。”

“行了你,别斗嘴了”夕郁又再次发动了车子,一边开车,一边开口“六儿,你和刘震东联系上了啊?说去找他就去找他。”

“没联系上啊,他也再澳洲啊,江德彪那会说的,这次去了正好给他个惊喜,刘晓不是也再澳洲吗,他们肯定在一起,到时候我去找他们就是了,好久没看见我东哥了,真有点想他呢”说到这,王越叹了口气“其实我这一辈子,朋友还真的没几个。”

“那怎么之前也没有听你说过啊,你要找刘震东不早说,我让我爸爸帮你安排安排人找找啊,还有,江德彪什么时候和你说刘震东去澳洲了。”

“好久了,怎么了,你为啥突然之间问这些。”王越转头盯着夕郁“你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东哥的事情了。”王越笑呵呵的,也没有想太多。

“没事,你兄弟吗,我当然关心点了,再说,怎么能是关心呢,我也就是随便问问啊,咱们去澳洲那么忙,然后我爸爸那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处理呢,你还有时间去找他啊”

“时间是自己抽出来的,再说,能有多忙啊,搞定夕忠贺,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分分钟?”夕郁撇了眼王越“就你,还分分钟,这次别找刘震东了好不好,咱们闲下来了,我陪你一起去找他行吗?”

“我好不容易出国一次,能有多忙啊,连见人一面的时间总不能都没有吧?”王越摇了摇头“不行不行,我都想死他了,而且我不见他一面,我心里面不踏实,这些年我们俩也没有断过啥联系,我必须得找他喝点”王越说的挺平静的“而且我总觉得不对劲儿,但是具体是哪儿不对劲,我也说不出来,或许是直觉吧。”

“你能有什么直觉啊,我和你说啊你就成天没事瞎想吧你,澳洲那么大,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找,不是我看不起你啊,你连句英文都不会说,你咋找啊。”

“实在不行问江德彪呗,而且找刘晓,我觉得你爹应该知道刘晓在哪儿,依照我对于你爹的了解,那是真的老狐狸,八成会知道刘晓的事情。”

“别说我爸爸”夕郁看了眼王越“老实的吧你,希望你能找到吧。”说完,夕郁从后视镜里面看了眼坐在后面的夕阳,夕阳的脸sè也很难看,奥迪轿车,奔着机场的方向就出发了。

l市,夜深人静了,王龙自己一个人站在伏龙的最顶层,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群“怎么你没和他们一起玩去?和大家玩会去吧。”

“我不想玩,也没有心思玩。”云豹站在一边“你妹妹真漂亮,比我想象的漂亮多了,龚正我让人从后门把他引进来的,他们包房里面没有外人,就是他们,大钟在那陪着呢,现在喝的都有点多了。”

“一直喝,当然会喝多了,晚上吃你们的接风酒席的时候,就没少喝,这家伙回来了又接着喝,不过也是好事,大家放松放松,开心开心”紧跟着,王龙转头看了眼云豹“这些rì子,咱们家这边怎么样,有没有发生什么大情况?”

“没啥情况,一切都挺正常的,徐砺剑天天组织人严打,天天满世界都是jǐng察,诸位老大也都老实多了,那些暗中的势力你走的这两天也没有什么动作,一切都挺平静的,和往常一样。”

“太平静了不是好事”王龙瞅着云豹“听他们说你最近的心情也是不好,每天晚上都喝酒,喝的不省人事,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白静那边的事情,你放一放吧。”

“放不放的能怎么样?”云豹笑了笑“都已经这样了,我就在想,会不会在看见白静的时候,她已经身为**了呢”

“不可能,她心里面肯定还是有你的,放心吧,那个人我们迟早会抓出来的。”话音刚落,一个人走了过来“龙哥,云豹。”凌洋笑了笑“怎么样,我弟弟还行吗”

“挺好的,把他留下吧”王龙冲着万闯飞伸出来了大拇指“他是我见过的开车开的最好的人,没有之一,要不是他,估计我们连命都没有了。”

“呵呵,那是他应该做的,谢谢龙哥”说完之后,凌洋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大摞照片“这是那天你们走的时候,碰见那辆沃尔之后,你们手机上面的拍摄的那几张图片,我刚才去找人处理了,然后全都放大了,各种规格的,什么样的都有,我弄了将近两百多张,都在这里”说完,凌洋拿出来了厚厚的一大摞照片,递给了王龙。

王龙从凌洋的手里面接过照片,点了点头“行了,我一会儿回去了自己好好看看,希望从里面能有些收获吧。”

凌洋点了点头“希望有吧,还有,刚才得知的消息,暴君和屠夫又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