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0 说没声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是真的啊?我刚才说的那么清楚你没听见吗?怎么你现在年纪没多大,脑子开始不好使了呢?我说那么大声你都没听见?”

“那不是脑子的问题,脑子只能占其中一部分。”夕阳在边上连忙开口“是聋,耳聋!”

“你能不能闭嘴,怎么哪里都有你,我和他说话有你什么事,你老添乱干啥?”

夕阳被夕郁两句话给说蒙了,然后他看着夕郁,大吼了一声“夕郁!你说谁呢?”

“说我呢,你信吗?”王越转头冲着夕阳就开口“我发现你脑子是真的有问题吗?哥们你是不是有严重的受虐心理啊?这种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你非要再问一句,然后,她说,我说你呢,然后你听着开心是吗?我真不知道你咋想的。”王越突然之间就笑了起来“到时候你也不敢和她急眼,不对,不是不敢,是急眼了也没用,人家压根不鸟你啊,你真是胖子请来的逗比,是吗?你说你咋一天天的就不长记xìng,爱骂受刺激就没够呢?阳哥,真的,认识你,我突然之间就想起来了一句话,这句话特别特别的试用你,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你想知道吗?真的,正经的,你想知道不?”

夕阳瞅着王越,眉头一皱“你想说啥?”

“我觉得你脑子是真的有问题。”夕郁转头看着夕阳“你觉得狗嘴里面能吐出来象牙吗?”

“我不问了。”夕阳看着王越“你住嘴,你不用说了。”

“别,我这句话没有任何侮辱的成分,我必须要说,而且刚才你也同意了让我说了。”

“我刚才同意让你说那是刚才,我现在不同意让你说了,你知道吗?”

“但是不同意的话我没听见,或者说已经晚了,我肯定要说,一定要说,而且阳哥你听好了,我是真心话,绝对没有侮辱你的成分,那就是彪悍的人生,永远不需要解释!”

夕阳眉头一皱,这话没反应过来,边上的夕郁冲着王越就踢了一脚“滚远点,别从这油嘴滑舌的,王越,我还告诉你了,我就和我哥走了,至于你呢,你爱干嘛干嘛去,想活就活想死就死,我不在这和你耗费时间了,你去买**,买了你下一个老丈人家里面,看看你的哪个老丈人能接受一个上门送鸡蛋的女婿。”

“对,听过我妹妹这样一说,我觉得,还真的不需要解释,所有都是多余的。”夕阳yīn阳怪气的,一脸鄙视的瞅着王越“就算说嘛,多大点事,还犯得上解释。”

王越撇了一眼一脸洋洋得意的夕阳,然后想了想,还是没有和他一般见识,他倒是转头看着已经生气前兆的夕郁“你干啥啊你,你看你,我是那种意思吗。”

“你是那种意思我不管,但是我觉得你不想去澳洲,不过你要是不想去的话我们也没有人逼着你去,爱去不去的,是不是,哥。”

“是是是,必须是,肯定是!”夕阳指着夕郁“是的不能再是了,妹妹,我们走。”

“对,走。”夕郁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没有理会王越,还是自己真的转身就要走。

王越连忙伸手拉夕郁“别,别走,你看你,干啥啊,说急眼就急眼的。”

“你不说不愿意去吗?我这个人不喜欢强人所难,用不着整的那么一脸不情愿的劲儿。”

“我没有不情愿,我发誓我很情愿去澳洲,我也很想去澳洲,我还得找我哥呢,正好咱们可以一起去,到时候先去见见啊未来的老丈人,然后去找户口东,好久没见他了、”

“呵,后面的那句才是主要的吧,去找刘震东才是主要的吧。”夕郁盯着王越“那你还是别去了,或者说,你要是真的想去的话,你自己去,别和我们一起去,去了以后你自己去找刘震东,我也看出来了,你也就是想找找他了,并不是想去见我爸爸。”

“没有,没有,我怎么也得去啊,为了你,我是什么都得去做!”王越赶紧笑了笑“你别生气,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了解我的,乖哦。”王越一脸贱贱的表情,看着一边的夕郁,然后自己又把手上的盒子连忙装到了一边他的小包里面,整的还挺神秘,他伸了个懒腰“放下了,该放下的都放下了,去见见未来的岳父,然后,我们结婚!我们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婚礼,我要给你买最最漂亮的婚纱,看着你穿上婚纱的样子,一定非常非常的美,以后我们白头到老,厮守终身,我会给你一个你意想不到的求婚现场,你知道我的,我王越当初可是人送外号绝世好男人,大名幽默小名浪漫,你定会喜欢的,媳妇,你不知道,就你这容貌身材,我已经在我的脑海里面为你编制好了一整套婚纱,啊,我的女人”王越的声音也贱,表情更贱。

一边的夕阳撇了撇嘴,笑了“你能不能在贱点啊,傻逼,到时候我可看着啊,要是我不满意,你别想娶我妹妹我告诉好了你。”

“放心吧,大舅哥,那是必须必的!”王越乐呵的“一定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毕生难忘的婚礼,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婚礼。”

“我已经有了毕生难忘的婚礼了,不好意思,我觉得这辈子不会再有婚礼比上次更让我难忘了,不仅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再有了,所以,我今生也不会再参加任何婚礼了”夕郁看了眼王越“我一辈子只有一次婚礼,你已经让给你兄弟了,而且现在夕念都这么大了,结婚不结婚的也就是一个证的事情,也没啥区别了,我都已经没有了那份想要和你举办婚礼的心思了,那是我曾经的梦想,但是梦想已经破灭了。”

夕郁这话一说完,王越当即就感觉一盆冷水泼了上来,毕竟她说话的态度,要多冷有多冷,而且,王越是真的满腔热血,他被夕郁这几句话,说的突然之间语噎了,不知道该说啥了。

王越的脸sè有些难看,因为他非常非常的了解夕郁,他知道她没有开玩笑,场面顿时之间有些尴尬,能把王越说的没声的,也就是夕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