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9 匿名检举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天空中下起来了蒙蒙细雨,十一月的天气,还能下雨,已经是极少见了,op市人民机场,王龙自己一个人站在接机口,在后面,是武洛万闯飞一行人,万闯飞这些rì子和武洛他们玩的关系挺好,也都熟悉了不少。

王慈的航班还延误了,中途王龙还接了龚正一个电话,龚正也就是问了问夕念的事情,王龙和龚正简单的说了说,放下电话,王龙又看了看表,有些诧异“这大钟是怎么搞的”说完,他转头看了眼在一边说笑的武洛一行人“武洛,大钟他们夫妻俩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钟哥和媛媛两个人出来的还早呢,俩人没开车,打车走的,大钟说买点东西,带着媛媛回家看看,然后说肯定会准时过来接机,谁知道咋现在还没来。”

“他为啥不开车回去啊?还打车回去,咋想的啊?”

“开始是要开车回去的,后来不是媛媛说打车,两个人不知道怎么想的,然后就打车回去了”

王龙思索了一下,也明白了大钟和媛媛的意思,他拿着自己的电话,给大钟打了个电话,只不过电话那边一直没人接,他有些诧异,有打了媛媛的电话,也没人接。”

这个时候,他眉头一皱“嘿,我说真是新鲜了,这人干嘛去了”王龙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因为他了解大钟,王慈的事情,大钟很放在心上,只会早到,肯定不会迟到的,现在人没影,电话也没人接,他摇了摇头,心里就是不踏实。

又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武洛走到了王龙的边上“龙哥,那边说王慈的航班晚点预计到达时间推后了五个多小时,估计到了得晚上了。”

“一下晚了五个多小时?”王龙一听“那有没有说具体什么时候能到?开玩笑呢?正常起飞中途要晚五个小时?”

“说是赶着军事演习,被禁空了,要等演习结束以后才能起飞。”

王龙一听,点了点头“那行,先这样,你们几个找个地方打会牌干个啥的,打听着点那航班动静,她从国外回来没有电话的,一会儿记得告诉我,不行,我得回去看看,找找大钟,我这心里面慌”说完,王龙转身就离开了。

二十多分钟以后王龙就开车回到了宾馆,他从宾馆里面一顿找,也没有大钟的消息,又给大钟打了个电话,还是没人接,他转身开车又回到了大钟原本的家庭中,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开,王龙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了,大钟别的亲戚在哪儿他也不知道,他漫无目的的开车就在大马路上面绕了起来,过了大概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王龙的车子停在路边,一脸的郁闷。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之间响了,他拿起来手机一看,是夕念的电话,有些惊愕“喂,念哥”王龙对夕念的称呼还是叫念哥的。

“龙哥”夕念从电话里面的声音不大“你是不是有个兄弟叫金秀钟?”

“对!”王龙心里面“咯噔”一声“怎么了?他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事没事,你别激动。”夕念有些无奈“你来jǐng局保他们吧,我不是故意的昂,而且事情也不能怪我,你自己问问他是怎么回事吧。”

王龙一听,二话没说,放下电话,开车就奔了jǐng察局,到了jǐng察局门口,夕念正叼着一支烟蹲在门口吸烟,一身jǐng服,看见了气喘吁吁的王龙,他站了起来“别急,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不用担心,没事,没事的。”

王龙也没说话,直接走到了夕念边上,还没说话呢,就看见夕念一半儿脸肿了起来,还挺明显,王龙摸了摸夕念的脸,夕念“啧”了一声“别碰,别碰,疼着呢。”

“咋回事啊,和谁打架了啊这是?”王龙也有点着急“大钟呢,他怎么会进了公安局?”

“这个事情啊,我不好说啥”夕念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肿着半边脸“反正你别怪我,龙哥,开始的时候我也是不知道,刚才我收拾他手机的时候,看见了好多未接来电,写的龙哥,我才留心了一下,一看还真是你的电话,这才给你打的电话,还好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龙哥啊,我和你说啊,这个事情真的不怪我,我晚上接着请你们吃饭,算是道歉了。”

王龙听着夕念这么说,拍了拍夕念的肩膀“行了,没事就好,那我去办手续,先领人”

“嗯,我这白天事情挺多的,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一定要一起吃饭,算我道歉了”说到这,夕念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我先去忙了,你进去办吧,我安排好了。”

王龙点了点头,连忙跑进了公安局,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在公安局门口,王龙坐在驾驶的位置,叼着烟,副驾驶坐着大钟,皮青脸肿的,脑袋上面还贴着创口贴,浑身上下埋埋汰汰的,衣服还被扯坏了,后面的李媛媛倒是没有啥事情,也是一脸的郁闷。

王龙点着烟,递给了一边的大钟一支,大钟一副苦瓜脸,闷闷不乐的接过烟,自己使劲抽了两口,接着“cāo他妈的”大骂了一句。

王龙转头“骂啥呢?骂啥呢,好好的骂啥呢你?”

“那个兔崽子”大钟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一个人打不过我,叫了一群jǐng察来,麻痹的,自己还他妈是jǐng察呢,cāo,看着年龄不大,他妈地位还不低,cāo。”

王龙瞅了眼大钟“夕念脸上是你打肿的吧。”

“是啊,妈的,老子打了他一顿,他屁都不敢说,灰溜溜的就走了,然后老子逛街逛到一半儿,他就带人回来了,cāo他妈的。”大钟大骂了起来“要不是他们人多,他行吗!”他还是一脸的愤愤不平“麻痹的,疼死我了”说完,大钟摸了摸自己的脸。

王龙转头,叼着烟,眯着眼“那为啥你俩就打起来了啊?”

“哪有那么多为啥,他欠打!”大钟很是生气“cāo他妈的,那衣服明明是我媳妇先看上的,他偏要买,说话态度还挺横,我就受不了这自我感觉良好的,麻痹的,再有机会还揍他。”大钟说到这,想了想“不对,是带着头套揍他!打完就跑!麻痹的,也不对,他只是一个jǐng察,怎么随手买的起几万块的貂皮大衣,cāo,匿名检举这个王八蛋。”大钟一脸的愤愤不平“不对,实名检举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