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6 攀上肖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大概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一脸鼻青脸肿的王龙,双手被拷着,就带进了龚明堂的办公室,龚明堂的办公室里面只有一个人,看起来和王龙他们差不多大,龚明堂却没有在,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对面的男子个子不高,和王龙差不多,也就是一米七多的身高,穿着一身jing服,长的挺jing神的,他靠在办公桌边上,看见进来的人“行了,给他解开手铐吧。”

“夕队,这可是很危险的事情,这个人是一个暴力分子,而且。”

“行了,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夕念和门口的两个人说了几句话,接着王龙手上的手铐就被打开了,他活动了活动自己的手腕,看了眼门口的镜子,镜子里面的自己还是鼻青脸肿的,样貌有些狼狈,jing神状态看起来也不是很好,一点也不像是伏龙的大掌柜王龙,他眯着眼,无奈的笑了,无论你在外面的多么的风光,多么的有本事,到了这里面,一样得像一个孙子一样,老老实实的,谁都一样。

王龙这一功夫的走神,那个年轻的身影走到了王越的对面,他看着王龙,王龙也把目光转向了面前的这个男子,这两个人是肯定不认识的,也是头一次见面。

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夕念笑了笑“你就是王龙吗?”

王龙“嗯”了一声,对夕念也很有礼貌“请问您是?龚叔去哪儿了?”王龙又看了看周围,办公室里面却是是一个人都没有。

“你的事情我来处理就行了,不用龚局来处理了,我知道你的关系在哪儿,龚正给我打电话了,放心吧”夕念拍了拍王龙的肩膀“之前是误会,我开始的时候也不知道你和龚正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好了,误会解除了,你受了点皮肉之苦,那就受点吧,大老爷们,也没啥,都是自家兄弟,之前我也没有想太多,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我和龚正也是兄弟,我们大学四年一直在一起的,我叫夕念,晚上请你们吃个饭,道个歉,成吗?”

夕念笑呵呵的,给王龙一种很清爽的感觉,王龙一听夕念,心里面也确实听龚正提起来过,他本身也不是矫情的人,被打一顿对他来说就是小儿科,而且他知道他也确实是惹不起夕念,夕念能和他这么说话,那都是看在龚正的面子上面,他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他冲着夕念笑了笑,摇头“道歉就不用了,晚上吃饭我做东,我没事,死不了就行了,那我就谢谢你了,这次的事情,还得麻烦夕队帮个忙,我可不想这么年轻就被办了”王龙倒也不客气,双手合十,表情也是非常非常的真诚“十分感谢,大老爷们不矫情,希望能帮我。”

夕念一听王龙这么说,顿时之间对王龙也有些好感,至少这个爷们不矫情,没有那么多的说道,要是换成他被人弄过来一顿暴打,他肯定不会像王龙这么平静,他简单的思索了片刻“放心吧,该处理的事情我就都会去处理了,这马上也该下班了,也别说谁请谁了,随便找个地方吃顿饭就好了,我带着你去。”

“还是我带你去吧,都是自家兄弟,我带你去个小地方,别见外,但是很好吃,我很多年没有去吃过了,来到这里,还一直想去尝一尝呢,大盘鸡。”

夕念“哈哈”的笑了笑,他也明白王龙是什么意思“小地方好,小地方好,那就走,别客气。”

“谢谢了,夕队”王龙又冲着夕念伸出来了大拇指。

夕念摇了摇头,很快,夕念带着王龙两个人就出了jing局,龚明堂一直就没有露面,从外面上了jing车,王龙给夕念指路,十几分钟不到,两个人就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门脸,小门脸是平房,但是生意火爆,车子停在一边,两个人到了里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王龙随便点了点吃的,紧跟着两个人就坐了下来,老板上了两个小凉菜,又上了一份大盘鸡,还有一瓶白牛,王龙看了眼夕念,就给夕念倒了一杯,倒完之后,王龙自己把杯子举了起来“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说完,一下就喝了一大口。

夕念也有些欣赏的看了眼王龙,冲着王龙笑了笑“什么叫救命,做也是我自己做的,我只是自己擦屁股而已,你别往心里去才是”说完,夕念也一点不做作,喝了一大口。

紧跟着,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就唠了起来,俩人下酒的速度也都挺快,一瓶酒没有半个小时俩人就搞定了,紧跟着,王龙又要了一瓶,夕念也没有退缩,俩人又喝了起来,本来就是同龄人,而且隔着龚正那边的关系,两个人聊天说话之间也确实没有什么代沟,而且越聊越投机,本来也都是一个xing格的人,否则的话也不可能都和龚正做兄弟,大家的人品也都没问题,喝酒,聊天,两个人对彼此之间的感觉都不错。

酒过中旬,夕念有些微醉了,笑呵呵的“你说你,这个时候了,你去得罪谁好,得罪张胜淇,你知道张胜淇家里面是什么关系吗?”

“张胜淇?”王龙一听“我不是因为把肖夏雯甩出去了,得罪的是肖庆吗?”

“不是啊,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的人是张胜淇”夕念看着王龙“我说,你听,听过忘了就好”

“我明白你什么意思。”王龙的声音不大“我就是听听就算了,我也不能真的怎么样,这样的人我是惹不起的,我明白。”

“呵呵,只是暂时的嘛”夕念摇了摇头“我也不喜欢张胜淇那个人,太装了,自以为是,他家里面都是做官的,他自己走的也是仕途,现在和那个肖庆最疼爱的侄女儿走到一起,那都是他们家里面的安排,算是强强联合吧,我们打过交道,他现在虽然没有啥官位,就是一个小市zhèngfu的小公务员,但是迟早要上去的,毕竟他家里面有那层关系,而且关系还很硬,他这一辈子注定很平坦的,我现在在公安局也是刚来没多久,和他结交,也是龚叔的意思,毕竟他以后上去了,我们关系到位,对我帮助也大,这里面的关系太虚假,但是没办法,这就是官场么,呵呵。”夕念笑了起来“要么谁敢娶肖庆的侄女儿啊,都是为了攀上肖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