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5 绝对的力量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敢在公安局的大厅里面这么跑的人,他是头一个了,小民jǐng一愣,伸手一指“站住!”紧跟着,一群jǐng察冲着王龙就扑上去了。

王龙咬着牙猛的就冲到了门口,接着过来一个jǐng察一把就拽住了王龙,紧跟着王龙转身猛的一把推开了这个jǐng察,之后往前又跑了两步,过来两个jǐng察,王龙上去一拳就抡倒了一个,紧跟着一把搂住了一个人的脖颈,冲着这个人的肚子上“咣”的就是一拳,这个时候,后面一下就上来了两个jǐng察,手上拿着jǐng棍冲着王龙的脑袋上“咣,咣”的连续两下。

王龙被打的往前一探腰,紧跟着,一个jǐng察冲上来“咣”的又是一棍子,把王龙直接砸倒到了地上,紧跟着,一群jǐng察冲着王龙就过来了。

王龙的鲜血已经从额头留到了脸上,他趴在地上的时候看见了一双油光蹭亮的皮鞋,他顺手就抓住了皮鞋,然后,听见了一声“干什么呢都!”

紧跟着,一群jǐng察都站住了“龚局,抓罪犯呢。”

王龙这个时候抬头,鲜血流过了他的眼睛,看着有些恐怖,他看见了龚明堂,接着,他笑了笑,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两只手,紧紧的抱住了龚明堂的腿。

龚明堂看了眼地上的王龙,眉头一皱,但是毕竟是几十岁的老江湖了,社会阅历那是何等的丰富,然后又是op市的公安局局长,他自然清楚王龙和龚正的关系,然后,在l市,王龙对于龚正的帮助,龚明堂是一清二楚的,他肯定是关心自己的儿子的,他虽然不表现出来,但是实际上,他一直在派人观察着龚正,至于王龙,也再他的观察,王龙他们做的很多事情,他都是心知肚明的,他只是不说,但是王龙对于龚正的行为,他是看在眼里的,他这种老狐狸,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会说,办事情,也会滴水不漏。

一看王龙满脸鲜血,他非常的平静“干什么呢?还有没有王法了,知道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谁允许你们乱用私刑的?传出去像什么?”龚明堂大吼了起来,紧跟着转头“夕念,守好门口,看好了,别把事情传出去。”之后龚明堂伸手一指“快点,把人抬走,包扎一下,送到我办公室,这是怎么回事!一会儿来一个相关负责人,过来和我汇报一下!快点!都看什么看呢!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等着事情传出去记者来呢?”龚明堂猛的一跺脚“快点”

龚明堂是真的有气势啊,这话一说完,周围的民jǐng都动了,谁都不敢说话了,也没有人解释,很快,王龙就被人抬走了,抬走的时候,王龙的嘴角微微上扬,额头的鲜血顺着眼眶流到了自己的嘴里,他自己舔了舔,感觉很香。

其实他是不知道龚明堂知道他和龚正的事情,他只是知道龚明堂知道他,知道他和龚正是把兄弟,而且这个时候,他看见了龚明堂,也就只能把所有宝都压在龚明堂的身上了,如果龚正知道了这个事情,一定会管,但是龚明堂会不会,他不确定,但是他只能拼了,如果就这么让人家给关起来,然后把一切事情都定罪,所有的批文都下来的时候,他就没有任何机会了,最主要的,他禁不起查,一查,必死无疑,谁都救不了他,他知道肖庆的手腕,他突然之间,有些忌惮,尽管到现在,他还不明白,到底是谁要办他,这么大的能力。

这龚明堂毕竟还是再局里面很有地位的,他这一说话,剩下的人也都老实了,都按照龚明堂说的去办了,王龙被抬着进了一个小房间,然后就有一个女jǐng过来给他收拾伤口,一边收拾,王龙心里面一边就有点后怕,这是碰见龚明堂了,若是没有碰见龚明堂,那他这说被办了,那就是彻底被办了,估计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顿时之际产生了一种茫然无力感,起初的时候,他是真的觉得他自己现在有些势力了,然后也有一点点的满足感了,但是经过这一次事情以后,他心里那一点点满足感都没有了,他顿时之间明白了一条道理,自己混的在牛逼,也没有办法和zhèngfǔ机构抗衡,人家说办他,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不用理由,不用借口,能办的他一点脾气都没有,而且,办他一次,他这一辈子,也就彻底结束了,他王龙rì后就算是混的再大,也终究惹不起这些zhèngfǔ机构,除非是不想要命了,豁出去了,那也必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成天躲躲藏藏,暗无天rì的生活,也不是他想要的,如果这个时候王越在的话,他会深有感触的,逃亡生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他顿时之间也明白了,打通上层的关系有多么的重要,然后,给自己也要一个非常合适的定位,这也就是王巍和屠夫他们当初为什么混的这么大了,混的那么厉害了,在烽火连城门口,依旧被龚明堂一个人带回了jǐng局,混的再大,在牛逼,一样惹不起上面的人物。

王龙心中的后怕感越来越强,如果这次不是遇见了龚明堂,龚明堂出手,估计大钟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定罪了,如果被定罪了就绝对没有翻罪的机会了,他这些年做过的事情太多了,禁不住查的,死路一条,而且不仅自己会死,一定还会连累大批的人,他们是一个集合,要不办就是不办,要是办了,那一定就是一锅端了,起因在那里,就因为自己甩了肖夏雯一个跟头,他到底也没有想明白,这肖夏雯现在到底变成什么样了,就这点事情,就要把王龙办了,同时王龙心里面也清楚,不能从op市长待了,太危险了,从这里,肖庆动一动手指头,都可能毁了他的一辈子,整个简单的包扎伤口的过程持续了也就不过半个多小时,这半个多小时,王龙的脑海里面就没听着,一直就是他从酒店被三个jǐng察秘密抓捕到到了jǐng局,口供都不给他录,看守所那边都联系上了,就要直接把他办了,还要查他的老底,他眯着眼,尽量平静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