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4 既往不咎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紧跟着王越一摸自己的眼眶子肿了起来“骂了隔壁,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王越叫骂着冲夕阳就又扑了上去,两个人就在客厅的地上“咣,咣,咣”的你一拳我一下的真刀真枪的干了起来,这是真的打架了,俩人一个比一个疯狂,夕郁就在一边站着,双手环抱在一起,手上还拿着一个手机,在录视频……

半个小时以后,王越家的大厅,夕阳和王越两个人一人坐在了沙发的一边,两个人都是鼻青脸肿的,一个一个的熊猫眼,夕郁把一个笔记本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面,听着里面叫吼的声音,两个人影从里面疯狂的撕咬对打。

“看看,看看,这又抓又咬又挠的,你们俩看着这像什么?”夕郁伸手指了指“怎么形容呢?”

她思考了片刻“对,对,狗咬狗的感觉。”

“你说你亲哥哥是狗?”“你说你亲老公是狗?”两个人异口同声。

紧跟着,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凶狠的表情对瞅了一眼“那你是什么?”两个人又是下意识的异口同声。

“好,我就是让你们看看,现在看完了,你们可以继续了,你们俩晚上自己煮面吃吧”说完,夕郁站了起来,她转身就进了房间,把门一关把王越和夕阳两个人仍在了外面的客厅。

这一下俩人也都老实了,王越看着夕阳,夕阳看着王越,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何苦呢?”两个人又是异口同声,然后一脸的惺惺相惜“这下好了,晚上出去喝点吧,算是庆祝,我请你,当我感谢你了”

“得了,我请你吧也没几个钱”王越的声音也很郁闷“咱们兄弟俩有啥谢不谢的。”

“何苦呢?”两个人都摸着自己的脸,一脸的郁闷。

俩人又看了看“走吧”紧跟着,王越和夕阳,两个刚才还跟仇人见面一样的人,这一下,也都老实了不少,俩人互相搂着肩膀,一脸的无奈,转身就下楼了。

几分钟以后,两个人再楼下的一个小吃铺,就是小平房,里面自己人家开的饭店,俩人坐在座位上,随便点了几个小菜,然后要了两瓶白牛,说实话,王越和夕阳两个人斗了这么多年,打归打,闹归闹,但是说感情,其实这哥俩还真挺深厚了,毕竟认识了几十年,从当初都是孩子的时候,现在也到了有白头发的年纪了。

“你这次出去和我爹聊的怎么样?”夕阳看了眼一边的王越“别不承认。”

王越深呼吸了一口气“没聊的咋样,你爹啥情况你自己不知道,那老成jīng的人物,我肯定是说不过他的,而且不仅说不过,惹我也惹不起”

“现在抱着江德彪这么一座大树,还有你惹不起的人呢?”夕阳看了眼王越“别看我妹妹这样,其实她心里面这些rì子一直在盼望你回来,她一直也在想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其实她也挺不容易的的,这些年,一直夹在咱们中间,说难听点,你毁了我妹妹的一辈子。”

王越点了点头,自己喝了口闷酒“我心里面什么都清楚,我这次回来,就是想好好和她一直安稳的过下去的”说完,王越自己从兜里面把翡翠拿了出来“其实我每次都想着她的,你看,这也是我带给她的礼物。”

“给我看看”夕阳从王越的手里面接了过去,看了看“这真是好东西,你怎么找到的。”

“跋山涉水的,别提了”王越又把翡翠拿了回来“看来所有事情你都知道了。”

“知道了呗,我爹给我打电话了,告诉我小心点,我还不明白吗?不过再怎么说那也是我父亲,而且,说难听点,你被追杀了这么多年,躲了这么多年,我妹妹也被你毁了一辈子,大家算是扯平了,是不是?然后,那个林然的事情,与我爸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林然是追杀你的另一拨人做的,绝对不是部队我父亲他们的人,更何况,后期的时候,我父亲已经cāo控不了你们之间的仇恨了。”

王越一听夕阳说这些,深呼吸了一口气“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我什么都懂,我以后肯定不会去瞎浪了,我都多大了,夕郁那边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一会儿回去安抚安抚她就算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挑个rì子,我和她一起去趟澳洲,看看老夕,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岳父,你说对吧,我这样做,她不会为难了吧。”

夕阳一听,点了点头“行了,你要是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别的我也就不说了,你这么大人了,也什么都明白,总之呢,我妹妹不容易,以后希望你们俩能好好的,这么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有句古话,好事多磨,你们俩也真的够可怜的了。你说是吧。”说完,夕阳把杯子举了起来,冲着王越“来,祝你们幸福,少喝点,回去哄哄她,这么多天,她一直没有怎么好好的休息过。”

“知道了,放心吧。”王越冲着夕阳也笑了,这俩刚才苦大仇深的冤家,这一刻严肃起来,却又像是一对儿亲兄弟一样,就是俩人的样貌都有点惨烈,鼻青脸肿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俩人在外面和谁打架了一样。

晚上九点多,王越有些微醉,然后慢慢回到了家里面,和夕阳两个人称兄道弟的,夕郁一直就在房间里面,王越洗了一个澡,转身就进了房间,他到房间的时候夕郁正靠在床边看电影,抬头瞅了眼王越,没有理会他。

“行了,别生气了,事情都过去了”王越上了床,钻进了被窝“好媳妇,别生气了”她搂了夕郁一把,夕郁挣扎了一下,推开了王越,紧跟着王越又楼了夕郁一把“行了,跟你说点正经的,这翡翠给你”说完,王越又拿出来了一块翡翠“从今天开始我哪儿都不会去了,咱们俩找个合适的时间去领结婚证吧,然后你要是还想办婚礼,咱们俩就办个婚礼,你要是不想办婚礼了,咱俩就去趟澳洲,然后找你老子喝顿酒,我作为未来女婿的,给他道个歉,然后赔礼,怎么以后也是一家人了,是不是?大家也都扯平了好了,往事既往不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