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9 赎人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不是,这些不是主要的,我是想知道,关蕊到底怎么了,然后,老关家为什么抓着这个事情不放,都让罗斌扛着,我自己心里面也有些感觉对不起他的。”

“六哥,关蕊到底怎么了,你不是得问问你自己啊,你到底把人家姑娘怎么着了?老关家为啥抓着这个事情不放我也不知道,想必是你怎么着人家姑娘了,而且他们老关家人说话都说一半儿,然后剩下一半儿让人自己猜的,我可猜不出来,麻烦的要死。”说到这,江德彪又冲着王越笑了“六哥,你告诉我呗,你到底把人家关蕊怎么着了?”

“你闭嘴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我就是说,罗斌也是跟了这么多年的人了,而且说实话我挺喜欢这个兵的,我不想他因为我的原因,帮我抗了黑锅了,然后影响他自己的前程了,他当兵的,也有他自己在乎的,他想要的”

“放心吧”江德彪冲着王越伸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我觉得你用不了多久就会再回来找我了,到时候我帮你把关蕊联系出来,你们坐在一起谈一谈,把事情都说清了就好了,罗斌这里先扛着,你什么时候处理完你那边的事情了,什么时候再过来,我到时候会找罗斌去谈话的,让他把心放到肚子里面,他的职位肯定比这些先上去的人都高,原因就是他和我六哥关心好,我这么和你保证了,没问题了吧?”

王越“嗯”了一声,看了眼江德彪“你要是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那个啥,既然这样了,也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大家把话都说开了,我想知道也都知道了,这就算了,我先回家了,我要回去找夕郁聊聊。”

“聊去吧。”江德彪笑了笑“我就知道你要坐不稳了,我安排人去送你。”

“等等,还有,我让你帮我查的那个林然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

江德彪眉头一皱“这个事情我真的一直再安排人查,但是一直没有啥结果,不是没结果的问题,是连一点点的思路都没有,线索也没有,我觉得这个事情,你最好先放一放,反正我就是认准一句话,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真相总有大白的那一天”

王越叹了口起“那好吧,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想到林然,王越内心还是一阵的压抑,他摇了摇头“罗斌的事情你要给我想好了,不要因为我影响到了人家的前程,一定啊,我说。”

“放心吧,六哥,我办事你放心就好!”江德彪冲着王越伸出来了“ok”的手势,整个人看起来喝的也都有点多了,因为他自己也把杯子拿了起来,一口又干了小半杯“六哥,不得不说,这酒还真心不错啊,而且我觉得我和谁喝酒,都没有和你喝酒带劲”江德彪站了起来,一身军装,堂堂上将,看着面前一脸痞子样的王越“六哥,对不起”他说话的时候语气非常的真诚,说完,他冲着王越就把手伸了出来。

王越笑了,和江德彪的手紧紧的握到了一起,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王越顺手也把一边的杯子拿了起来,一口气就把杯子里面的酒也给干了………

十几分钟以后,一辆军牌的奥迪轿车行驶出了江德彪的部队,江德彪自己站在窗户边上,看着下面行驶离开的车辆,思考了好一会儿,然后,他叹了口气,没在说话,转身又回到了座位上,自己看着面前的白酒,自己又喝了起来………

l市,伏龙,夜里凌晨两点,王龙自己在这里也没少喝酒,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丝醉意,他这些年也都已经习惯了夜场的生活,正当他听着满场嗨到爆的歌曲享受音乐带来的震撼,云豹走到了王龙的边上“龙哥,屠夫那边的人来了。”

“来了多少个?怎么来了这么久”王龙转头看了眼云豹“兄弟们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就来了三个人,有咱们今天追的那个人,打扮还没有变,还是那身打扮,尽管没见过样貌,但是身材体型什么的基上都一致,凌洋也看过了,应该不离十,凌洋已经出去和他们交涉了,要把人带走。”

“没有看过脸,身材体型差不多的人太多了,屠夫这种老狐狸,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范,屠夫打电话的时候安排人听着呢吗?他有说什么没有?”

“就说了一句话,说王龙他们要的人带过来,换他们自己,然后别的没说,口气语气也挺正确的,他们身上没有别的通讯设备,这么半天,包房里面也一直有人看着呢。”

“让大家小心点,看形势动手,我动就都动,我不动就都别动,今天晚上别让屠夫和褚越两个人出了那个包房的门,否则后患无穷,凌洋那边把人接到了,咱们确认好了,然后屠夫这边就可以下手了,送他们归西。”

“知道了,都安排好了”云豹点了点头“走吧,等着你呢。”

王龙“嗯”了一声,把自己面前的洋酒一口气喝完,和云豹两个人奔着包房那边就过去了,大概几分钟以后,王龙与云豹两个人回到了包房,站在包房里面,屠夫和褚越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另外一边是五六个伏龙的狂徒,大钟也坐在一边,在大钟的边上还有两个人,三个人在打扑克,王龙他们进来以后,大钟他们一行人也都站了起来,站在大厅里面,云豹和大钟两个人跟在了他的身后,与对面的屠夫相对视。

屠夫这个时候笑了笑,看着王龙,又瞅了眼大钟,自己喝着面前的酒“我还觉得好多年前,刚见到你们两个孩子时候的样子,那会你们还在烽火连城时候的样子,如果我记得没错,那一次你们差点死掉。”屠夫笑呵呵的,把杯子放下“真是风水轮流转,没想到今天让你们两个人给我屠夫出了难题了,好,真好。”

“怎么着,你要的人,我的人给你送来了吗?”屠夫笑呵呵的看着王龙“我们可以走了吗?”

王龙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这个时候,包房的门打开了,凌洋走到了王龙的边上“外面两个人压着那个人,然后枪口就在他的头顶顶着,说看见屠夫才放人,看不见屠夫的话,大家同归于尽,不肯把人交给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