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7 用意是什么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江德彪看着王越“关蕊为什么自杀我不知道,我们两个之间没有任何协议,我是想着一切顺其自然的发展的,至于关蕊的家族为什么帮助我,真的是因为我叔叔,我叔叔和关蕊的父亲,是拜把子的兄弟,这也是我上位以后才知道的,我就在想,这些老江湖到底都有多么的能忍,关系近到这种地步,都是拜把子的兄弟了,然后这么多年,我居然一点都不知情,而且从来没有和他们家有过什么深刻的往来,我江德彪,做了的事情就是做了,你今天既然做到这里来和我把什么都摊开了说了,我也就真的没有什么必要隐瞒你了,你说我说的对吧?”

王越点了点头“你知道我不喜欢她那个类型的,而且,你知道,我有媳妇的,我和夕郁这么多年,这么长时间的感情了,你了解了。”

“我就是因为了解,我才觉得,你和夕郁早晚还是会分开的,所以我想给你多留个备胎,关蕊这个丫头虽然倔了点,对外人脾气差了点,但是对自己家人很关心照顾的,而且再家里面是一个乖乖女,孝顺听话懂事。”

“你逗我玩呢?她是乖乖女?你说出去有人会信吗?”

“信不信是你的事情,或许以后你有机会能了解到的,关蕊这个丫头真心不错的,只不过不了解她的人才觉得她傲慢”

“你他妈怎么也不想我点好。”王越瞅着江德彪“我和你嫂子感情这么多年了,你觉得可能说分手就分手吗?而且我们经历了这么多,好不容易走到现在了,你觉得我们会分开吗?”

“这个问题我就不回答了,如果哪天你跑回来问我的时候,我再一起回答了”

“你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王越盯着江德彪“你们俩还有联系?”

“我怎么可能和她有联系,我是感觉。”江德彪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六哥,总之,我不会害你,也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因为乔谨许嘉乐的事情,我是不好意思和你说,所以走错了路,想办法让你知道的那些信息,然后你还是去做了,你都明白,你还去做,我江德彪欠你的,我什么都不说了,关蕊的事情,是我想你们俩能有个好结果,我觉得你能搞定她,但是绝对没有利用你的意思,她们老关家最后的倒台,是因为我叔叔和关蕊父亲的,我刚才也说过了,与你们俩无关,而且,在那之后,我是真的没有见过关蕊,关蕊家里面已经封锁了关于关蕊的一切消息,就算是关蕊自杀的事情,我也是道听途说的,老关家的势力确实大,他们想隐瞒点什么,我不是不能知道,是我们两家的关系,我要是想知道,就要自己去问,我去问的话他们会告诉我,但是人家明摆着的隐瞒,肯定是不想别人知道,我肯定要懂这点人情事理,所以我不会去问关蕊到底怎么了,这是最起码的道理,也是对人家家庭的尊重,现在我们刚上位,许多事情还要靠着老一辈的帮忙,关蕊的事情我没有利用你。”

“那夕郁的事情,你为什么这么断定我们两个会分手,原因在哪里?”

“我是猜的。”江德彪瞅着王越“六哥,你看,你再好好想想我刚才说的我们家和关蕊家的情况,然后你把那个情况拿到咱们俩现在的情况上面来分析一下,好吗?”

王越听完了江德彪的话,思索了片刻,然后抬头,瞅着江德彪“我不难为你了,我一会儿连夜回去,我要去找夕郁问问,问她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对的,你去问她”江德彪笑了,有些无奈“其实很多事情,我也是很无奈的,而且是真心无奈,六哥,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怪我。”

“你这么大个将军,还有人可以威胁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你是要推脱责任吗?”

“当然有人可以威胁我。”江德彪看了眼王越“对我来说重要的人都可以威胁我,好比用你来威胁我,我肯定会受到要挟的,所以呢,六哥,你可小心点,不要被歹人抓起来啊,到时候拿你来威胁我,那可就麻烦咯。”

王越听着江德彪玩笑的语气,想着江德彪说的这些话,他陷入了沉默。

“六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对关蕊做了什么?告诉我行不行?我是真的好奇”江德彪一边说,一边就把自己的脸贴到了前面“真的,真的,特别好奇。”

王越笑了笑,冲着江德彪就是一耳勺“你想知道啊?没门。”

“你肯定是把人家上了。”江德彪靠在了一边“但是按照罗斌的说法,她肯定不会自愿和你上的,但是根据我对你这么多年的了解,你也绝对不是会她的人,强奸的事情你是肯定不会做的,但是这里面到底又发生了什么,能让关蕊消失了这么久,我就纳闷了,六哥,你就行行好,你就告诉我呗”

“我不知道啊”王越两手一摊“既然你把这一切都告诉我了,那就算了,我也就不和你计较了,反正你现在也已经上位了,以后估计也没啥用得到的我的地方了,但是我心里面还是有个事,我想提前问你。”

江德彪点了点头“行,你说吧,只要你问,只要我知道,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让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不会再隐瞒你什么了,除了刚才你和嫂子之间的事情。”

听到和嫂子之间的事情,王越眉头又是一皱,不过他这次到没有继续问江德彪这些了“我问你,你和麻雀是多会开始合作的,多会开始帮他造麻雀府的。”

“这个事情你不知道吗?”江德彪一听,有些诧异“他没有和你说?”

“我是直到这次的事情发生了以后,我才知道的殇胜麻雀府的存在,而且那么大规模浩大的建筑,那么大的工程,居然十几年了,我都不知道。”

“我以为他会告诉你的。”江德彪思考了片刻“而且,我一直以为你知道。”

“他也是这么和我说的,他以为你会告诉我,以为我一直知道。”

“那就是赶到一起了”江德彪笑了笑,有些无奈“六哥,这点事情不会也生气吧。”

“不会的,你现在是不是还在给麻雀府提供武器,以及各种先进的技术支持?”

“是的,我一直在帮着麻雀武装他的私人力量,然后在帮他建造加固殇胜麻雀府”

“你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