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5 你不信我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龙听着瑶瑶的话,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们的,黑虎暂时不会离开烽火连城,我们近期也没有办法把他捞出来,你安心的做你的事情,只要你踏实的为我伏龙做事情,你走的时候我还会给你一笔钱,让你的孩子以后衣食无忧,我王龙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你放心好了,至于蒋超那边,也是一样的,你让他安心,我是什么人,你们都清楚”

瑶瑶听着王龙说这些,脸色明显的缓解了不少,她笑了笑,摸着自己的小腹“行,龙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我和我老公,真心的祝福你,宏图大展。”说完,瑶瑶又端起来了一杯酒,要敬王龙。

王龙自己拿起来酒杯,一饮而尽,紧跟着,瑶瑶要喝的时候,王龙拽住了瑶瑶的手腕,他拿起来了瑶瑶的杯子“我说过了,少喝酒,安心点,不用多想。”说完,王龙把瑶瑶的酒也喝了,然后看着瑶瑶的肚子“我说孩子,你在里面好好的,以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大学,为社会做贡献,做一个让父母骄傲的人哦”王龙笑呵呵的。

瑶瑶突然之间有些感动“龙哥,谢谢你,让我安心,以前的事情请原谅,我现在什么别的想法都没有,我只是想把我的宝宝生下来,让他一辈子过衣食无忧的生活,我相信你,相信我最亲最亲的姐妹”说完,瑶瑶很规矩的冲着王龙鞠了一个躬,之后他转身,冲着一边的蒋超就走了过去,蒋超就站在边上,也看着王龙这边,手上拿着一杯酒。

瑶瑶走到了蒋超边上,把头埋进了蒋超的胸口,王龙自己把酒也端了起来,和蒋超示意了一下,两个人一饮而尽,蒋超笑了笑,双手合十,对王龙感谢的手势。

王龙也笑了,冲着蒋超伸出来了大拇指,接着,酒吧里面的活动开始了,满场的人都站了起来,整个酒吧都沸腾了……

深夜,在江德彪的部队里面,江德彪的办公室内部,两个人影坐在一张桌子面前,桌子上面没有什么山珍海味,只是有一盘花生米,没有所谓的茅台五粮液,就是有一瓶金六福,还是三星的,还有一点毛豆,两个小凳子,两个人一人一个二两的杯子,一边喝酒,一边唠嗑。

“你怎么不和罗斌一起回来,和他一起回来多好啊,让他直接把你带回来了,干嘛还非要自己偷摸的回来,跟做贼一样。”

“别让他看见我啊,我现在不想面对关蕊那个泼妇”王越瞅着江德彪“关蕊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江德彪一听,笑了“我说我六哥,我亲六哥,关蕊怎么了,你应该问你自己吧,你问我干啥,我怎么可能知道,你把人家怎么了?自从和你出国以后,回来了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她们家的人也都神神秘秘的,我还想问你呢,你咋了,你是真的都不放过啊?”

“放屁,我怎么不放过了。”王越瞅着江德彪“那样的泼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你了解的,你特么怎么也不相信我?”

“那你告诉我,六哥,她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这样了?罗斌是把能说的,他知道的,都告诉我了,我从这里面听见的除了你俩有点过节,别的啥也没听出来,你解释解释呗”

“解释毛线,关我什么事。”王越跟着就骂街了“操,你这意思是关蕊要是自杀了,也是我造成的呗,是不是?”

“嘿,你还真说对了,他刚回来了没多久,还真的就自杀过一次,但是貌似是自杀未遂。”

“江德彪你和我逗闷子呢,是不是?”王越一听江德彪说这些,脸色也变了“她?自杀?”

“嗯,你还不信?其实这样的女孩子小心眼着呢,屁大点事的小事也容易看不开,然后,要是真的看不开了,那就自杀了,这也是正常的,不过我知道这些一定和我六哥是没关系的。”

“你少来。”王越脸色有些凝重,看着对面似笑非笑的江德彪“操,你少这个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德彪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一点也没有一个将军的样子,使劲拍着王越的肩膀“六哥啊六哥,我认识你几十年,我敢打赌,你要是没对人家姑娘做点啥,我特么江德彪就不得好死。”

“操,哥们,你这么狠,发这么狠的誓,你就不怕应验啊?你这是多狠啊?”

“那我怕什么。”江德彪特别的平静“因为我了解你,而且不是一般的了解。”

“所以就利用我咯”王越冲着江德彪笑了起来,但是王越这话一说完,江德彪脸上的表情也变了一下,紧跟着,笑呵呵的“六哥,你说什么呢什么利用不利用的。”

王越的脸色变了,也没有刚才那种嬉笑的玩世不恭的态度了“江德彪,你说咱们兄弟认识多少年了?从你18,19的时候就认识了吧?”

“二十多年了吧,六哥,没事,咱们兄弟之间有啥都能说,你说吧。”

“对,你了解我,我是一个藏不住事情的人。”王越抬头,看了眼江德彪“你告诉我,当初为什么安排关蕊和我们一起去澳洲?”

江德彪一听“你们不是需要一个翻译吗,是你和我要的人啊,那你和罗斌你们两个人都是属于盲范畴的,找一个有化的人好给你们引路啊,省的你们两个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咋了,你好好的问这些干啥?关蕊是我们这里的no1,都是御用的外宾接待,各种礼仪什么的都很懂,而且也去过澳洲几次,我安排她去错了吗?这样的人不是一般的人我还不给他用呢,这跟利用怎么挂的上钩了。”

“你允诺给了关蕊什么?”王越的声音不大,冲着江德彪笑了“什么呢?”

“没有什么啊,她是义务的,人家什么都不缺,我能给什么,还不都是人家自己愿意”

“真的是这样的,是吧?”王越笑呵呵的看着江德彪“你确定吗?”

江德彪和王越四目相对“很确定,六哥,你不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