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8 拉下水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乔谨和罗斌她们是坐在一辆车上面的,后面的车上面是王越,秦轩,陈小贤,白云,以及阿兵,几个人坐在车上“你们接下来怎么着?”王越点着一支烟,问了一句。

“回家,这么长时间我的消息我媳妇一点都不知道,回去以后她肯定要折腾了。”

“你还能回家?”王越笑了笑“许嘉乐这边的事情你怎么处理的?”

“我让她先回家,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然后我准备娶她,她离婚,我离婚,然后我们结婚。”

“你个贱人,又骗人家,操,太没有人性了,这许嘉乐也真是的,啥话都信。”

“我没骗她,我认真的。”秦轩靠在了座位上“陈小贤,你们和我一起回去,能让我活着从家出来就好了”秦轩说话相当的严肃。

王越一听“那个啥,师傅,前面看着哪儿有公交车了,有大路了,给我停下就行,这我就不参与了”然后王越冲着一边的秦轩陈小贤一伙人笑了“祝你们好运,我还有点事,到时候咱们漂流瓶联系啊。”王越很无耻的就笑了起来,引来周围人一顿鄙视的目光。

l市,伏龙,一转眼,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一个多月l市异常的平静,没有发生一点大事情,因为徐砺剑出院了,出院以后,疯狂的行为让人有些咋舌,一天就抓了十几个人,然后排查所有旅馆,宾馆,排查所有外来人口,这一下动作真不小,索性,l市一下也就安声了许多,那些暗中的势力,也是琢磨着不能再露面了,也都销声匿迹,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龚正升职了,l市刑侦大队的副队长,在公安局的地位,水涨船高,与徐砺剑之间的关系,也是越来越亲密,毕竟他救过徐砺剑的命,莫宏图也出院了,只是这一次他也老实了不少,不在像之前那么猖狂,要和丁暄鱼死网破,霍霍人了。

一切的一切好像都恢复了正常,伏龙对面的降龙,也变成了伏龙,只不过没有弄成ktv,被王龙他们弄成了餐饮,而且,生意非常火爆,几大势力也都老实了不少,也都信守承诺,没有在内斗,关志敏与梅志康两个人已经回去了,王龙开始想要去,但是被关志敏制止了,他说他要是实在处理不了了,再让王龙他们去,在暴力点,直接点,而且,这些日子的相处,红军,梅志康一行人,与王龙他们的关系明显的也都增进了不少,好像一切都是照着和谐的方向发展,这好像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暴君,你他妈给我解释解释!”莫宏图猛的一拍桌子“今天解释不清,他妈的所有同盟条约一概撕毁,老子豁出去再被暗杀一次了,也他妈和你不死不休!”

在水间逐月的一个豪华包房里面,王龙,暴君,莫宏图,落凤,屠夫,五个人坐在坐在里面。

“你激动什么?叫吼什么?”暴君的声音不大“我说了,人是我的人,但是现在人我也找不到了,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就他妈显你有个大嗓门呢?”

“你他妈这是谈话的态度吗?我草泥马!”莫宏图伸手一指暴君“你他妈什么态度”说完,他一下就站了起来,手上顺手就抄起来了一个啤酒瓶子。

“干啥啊,是打架来了还是干啥来了?”屠夫顺手抓住了莫宏图的手腕“能不能好好说?”

“我他妈怎么没好好说啊,你看看这暴君,他什么态度?”说完,莫宏图往边上“呸”的就是吐了一口“骂了隔壁的。”

“你还要我什么态度?”暴君撇了眼莫宏图“你要是非想拿这个事情来找我麻烦我也没啥好说的,别以为就你有几个鸟人有几把鸟枪,你吓唬的了谁啊?”

“好,这话是你说的。”莫宏图这一下脾气更大了,紧跟着,边上的屠夫又站了起来“行了,行了,莫老哥,别这样,咱们好好说”之后他看了眼一边的暴君“你也是,能不能好好说?”

暴君点了点头“我把我能说的都说了,没错,林堃死了,我深表遗憾,是我手下张洪瑞和齐国盛他们做的也没错,这个我也承认。”

暴君深呼吸了一口气“但是请再坐的诸位大佬行行好,我暴君做掉林堃总得有原因吧?就因为林堃现在和莫宏图关心走的近了,我就做掉他?而且我要是真的做掉谁,我用的着那么明显吗?张洪瑞和齐国盛是我的人不错,但是现在他们都不知道去哪儿了,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两个人被人收买了,然后故意做掉的林堃,他们这么做的目标就是想要搅和起来咱们,看着咱们这些日子太稳定了,太平静了,他们不舒服了,是个有脑子的人都清楚。”暴君抬头看了眼对面的莫宏图,也是一点好气儿都没给他“还就是有人愿意网上顶,上套子,记吃不记打的东西。”

“暴君,你够了。”王龙这个时候在边上开口“还有完吗?”

“崽子,你活拧巴了?”暴君对于王龙,更是不客气,他坐直了身体,看着王龙“你是不是觉得你今天坐在这个位置上了,然后就有发言权了?”

王龙眉头一皱“没有,我就是一个瘪三土流氓,但是我觉得你说话也别太过分,他不说了,你也就别说了,既然你那么牛逼,那这个事情我就不参与了,反正也没我啥事,你牛逼,我看你怎么处理”说完,王龙自己就站了起来,转身就要走。

“行了,行了,别吵了”屠夫又拉住了一边的王龙“你们这是干啥啊?”

“干啥?你还看不明白吗?”暴君双手一摊“这些日子这些人都养好了,然后也安声惯了,现在又想把矛头都对着老子来了,没关系,来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暴君今天就把话撩这了,我看看你们谁能把我拉下水,好吗?”

“好啊”王龙转头,冲着暴君也笑了“你有啥可猖狂的资啊,显你呢?”王龙声音不大“那你就看看我怎么把你拉下水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