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7 快递回来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越沉默了,他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无奈的笑了“我还是觉得,我这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有肉吃,有肉摸,就好了,现在江德彪也上位了,我也没有什么心事了,他开心,你开心,我轩哥开心,我旭哥和飞哥也金盆洗手了,我觉得我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可以牵挂的事情了,然后再去户口东喝一顿,和他聊聊,我觉得这样就挺好了,我想回去,安稳的过日子,然后,我还有儿子,而且不止一个”说到这的时候,王越无奈的笑了。

“你这大海无量,有儿子不正常啊,别遍地子孙就好了。”

“你还拿我开涮是不是?”王越一脸的无奈,然后,声音也变得有些正经,他拍了拍一边麻雀的肩膀“哥哥,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差不多就好了,凡事有度,或许你哪天想开了,出家当个和尚也是没准的,对不对?不要等到没有办法回头的时候,再想着回头。”

“好了你,我不用你的忠告,但是你记好我的话,你王越这性格,一辈子你也安稳不了,不信你就看着好了,然后。”麻雀拍了拍王越的肩膀“你若是以后有难处了,来找我,我可以帮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

“我还能接着给你惹麻烦?我都惹了一辈子了?行了,你管好你自己吧,我不会再去惹事了,我王越这一辈子在乎的人少,但是都是用命在乎的,你们都没事,我就没事,我就能过安稳的日子,你们谁出点啥事,那我王越就过不了安稳日子,所以你们想我安慰,你们自己安稳好你们自己就好了。”

麻雀笑了“你少跟我贫,我问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吸纳这群藏人来我的殇胜吗?”

“这边的藏人奔来就多啊,而且藏人民风彪悍。”

“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麻雀笑了笑“我可以让桑吉去杀人,杀人完了以后他不会被处死,会被遣送回西藏这边处置,然后到了西藏就到了我的地头,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王越楞了一下,瞅着麻雀“你想的真够远的”

“哈哈哈,所以我说,我觉得我现在才是一个开始,人这一辈子总有一点追求的好,如果没有追求了,和泥鳅还有什么分别呢?不在乎年纪的大小,我觉得我很年轻,我还很想做出来一些事情,那就够了,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你想活的像一只猪一样任人宰割,或者像狗一样,无忧无虑,还是想活的像个大熊猫一样被人捧起观赏喜爱,还是想活的像一只狮子一样,雄霸森林,还是相像一只老虎一样,万寿之王,全都看你自己个人了。”

“我觉得我像一头狼就挺好。”王越声音不大“一只狼可以带那么多狼,像皇帝一样,晚上想睡哪个母狼,就睡哪个母狼,遇见狼群,那狮子老虎啥都不好使啊,对不对?”说到这,王越想到了带着他天珠离开的头狼。

“哈哈哈哈,哈哈哈”麻雀当时就笑了起来,很是开心“麻痹的,江山易改性难移啊!”

王越也笑了起来,从边上举起来杯子“哥哥,我祝你宏图大展!奠定殇胜辉煌王朝!”

“来,兄弟!”麻雀也非常的开心,两个人把杯子举起来,一饮而尽。

“今天晚上不醉不归,就咱们兄弟俩,好好喝,好好唠。”

“那是必须的,明天我就打算走了,和罗斌他们一起走,回家看看媳妇,然后哄哄媳妇,还要去找我东哥喝一顿,好久没看见他了,心里面不放心。”

“再呆几天啊,我他妈刚回来你就走,操。”

“下次,下次,机会多得是,来,哥哥,喝!不说别的了,大殇胜,麻雀府!洪福齐天!”

“哈哈”麻雀很开心的笑了,和王越又是一碰杯,两个人一饮而尽。

之后麻雀一把就把王越搂在了怀里“知道不,事在人为,哥哥不会让人看扁的,丁家威是个好教官,我相信他练出来的兵,桑吉是个有能力的人,我相信他教出来的民”

“残废是个好宝贝,我相信寻宝机找出来的宝贝!”王越连忙把自己脖颈处的翡翠拿了出来。

紧跟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麻雀和王越两个人都笑了起来,提起来残废,那就是众人捧腹大笑的题材。

正在房间里面翻云覆雨的残废突然之间“阿嚏”的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挺着自己的枪,站了起来,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麻痹的,谁骂我呢。”

“**me”紧跟着一个洋妞也站了起来,一下就跳到了残废的身上,冲着残废的嘴唇就亲吻了上去,然后又一个女人,直接就扑到了残废,几个裸的身体又滚到了一起。

第二天中午,王越一行人都睡醒了,连着罗斌还有几个江德彪的兵,全都聚集在了一起,大家在残废一行人的带领下,走了一个小时,才走到了殇胜最外面的大门,大门打开之后,王越他们来不用麻雀他们送了,但是他们依旧坚持要送,麻雀一行人愣是把王越他们送出了群山,群山外面还停着几辆军用悍马车,很大气,应该是罗斌他们开来的,还有几个兵。

站在这群山最外面,王越活动了活动自己的筋骨“麻痹的,累死了,操。”

麻雀笑了,他是亲自送王越出来的,要知道,殇胜麻雀是出了名的高傲,能让他徒步从里面送到外面的人,这王越,是第一个,而且送别王越他们的时候,连着丁家威和残废桑吉也都来了,一行人在外面还是说说笑笑的。

麻雀走到了王越的面前,看着一边的王越“记好了,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殇胜永远都是你的后台,你王越,永远都是我麻雀的弟弟。”

王越笑了笑,张开双臂,两个汉子紧紧的拥抱到了一起。

十几分钟以后,几辆军用的悍马车飞驰而去,离开了西藏,一路向北。

走之前,残废还挥舞着手臂冲着王越大吼“六哥,想着俺的天珠。”

“放心吧,兄弟,我从来不骗人的,回家就给你快递过来。”

“好类,六哥,一路顺风!”残废虎头虎头的笑着和王越打招呼,然后边上的人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