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9 就带一会儿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好啊,问题是现在天珠没在我身上。”王越搂住了残废“我说兄弟,你说那玩意我能随便带再身上吗?我放家里面了,我媳妇那里呢。”

“我操,你可跟嫂子打电话说好了啊,那天珠我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后悔死我了,我六哥,我告诉你昂,那天珠不是普通的天珠,百年难得一遇,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没当真,等着我把那个给你了,自己再找的时候,才发现,像那么有灵性的天珠,已经没有了,绝迹了,根找不到的了啊我六哥,我求求你了,你把天珠还给我吧。”残废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我带来的俄罗斯的妹子都给你,钱也都给你,把天珠还给我,好不好。”

“好的,咱们兄弟之间,这些都是小事情,一个天珠而已,比起来咱们兄弟的感情,差远了”王越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就感觉有几道炽热的目光在盯着他看,他先是抬头,看了眼一边的秦轩,然后转身,看着对面的陈小贤一行人,发现这些人的眼神都没有什么善意,都在盯着王越看,而且眼神之中充满了鄙视。

可是王越面不改色心不跳,他搂住了残废“残废啊,你看,这些都是有价的东西,那天珠是无价的对吧,你这次出去还捞到什么东西了,再给我看看”

“没了!”残废一脸的警戒,瞅着王越,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真没了,六哥,这么多钱和妞还不够吗?”

“钱财对我来说身外之物啦”残废是一个非常非常简单的人,开心就笑,不开心就折腾,从来不会隐瞒什么也不会掩饰什么,他这一捂自己的胸口,直接就等于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大家了,这里面有东西。

王越跟残废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他心里面自然是清楚的,他搂住了残废的脖颈“我说残废,你这样就没意思啊,大家都是兄弟,你看你,不诚实可不好,咱们兄弟之间要以诚相待,你看你现在和我说想要回来天珠,你说你都送出去的东西也好意思往回要,我都不说你什么了,你现在还藏着别的好东西不给我,合适吗?那钱算什么,就是数字啊,你不缺我也不差啊,咱们兄弟感情好,以诚相待,我知道你想要回去那个天珠,那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感情,我一定是要给你的啊,但是我问你有没有别的东西,你有说没有,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残废一听,大眼珠子转了转,使劲捂着自己的胸口,没说话,但是是一脸的不舍。

“我知道你每次出去都是肯定有收获的,你这厮这么多年了,只要跑出去,那就是找宝贝去了,回来一定会带着宝贝的,当兄弟的了解你,你说咱们是兄弟不?”

残废点了点头“那还用说,咱们绝对是兄弟。”

“是兄弟是不是应该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你看你要天珠我说什么了吗?”

残废盯着王越摇了摇头“你是没说什么,可是那来就是俺的。”

“是不是你拿天珠和我换的日女人,我自己都没有用就给你了,因为什么?因为咱们是兄弟,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兄弟的面子拉不下来,知道吗?”

“俺知道,可是”残废有些动摇了。

“咳咳,咳咳咳”边上的秦轩有些忍不住了,自己咳嗽了起来,紧跟着,一边的白云,陈小贤一行人都咳嗽了。

残废楞了一下,伸手一指“他们怎么了,六哥。”

“没事,都他妈得了肺结核了!”王越说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的,然后还不忘记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紧跟着,他把手就伸进了残废的胸口“你看看你,咱们都是兄弟,这点东西身外之物,你干啥啊你,还护的这么紧,我就是看看,我也不能要你的,是吧”王越一边说,一边就伸手从残废的胸口摸,残废就是抱着自己的胸口,肉嘟嘟的,这场面有些搞笑。

“喂喂,我干啥啊你,我就是看看,我也不能干啥,你看看你一脸苦逼啊的表情,跟我要抢你媳妇抢你儿子一样,你干啥啊你。”

“六哥,俺有媳妇,你要的话送给你了,好不好,你别摸了。”

“你又不够兄弟了,让我看看能咋的,我说你这个人啊,真没意思,你不够兄弟我肯定是够兄弟的,朋友妻不可欺,我可提前和你说好了,我怎么能打嫂子的主意,松开,松开”王越使劲一拽,紧跟着,一块翡翠就被王越从麻雀的胸口拽了出来,然后,还挂着一条红绳。

“喂喂,喂喂喂,你轻点,轻点,我六哥”残废这一脸的焦急啊“别弄坏了。”

王越看了眼这块翡翠,大拇指大小,一块观音,翠绿欲滴,浑然天成,浑体通透,灵气逼人,晶莹剔透,给人一种爱不释手的感觉,王越的眼睛盯在上面就拿不下去了,这感觉太好太好了,他下意识的开始拽。

“别啊,我六哥,这是保命的东西你知道不,这是我废了好大力气得来的”

“你看你,你这么抠干啥啊?”王越瞅着残废“咱们兄弟之间感情这么深,我就带带,看看感觉咋样,没事,你别激动,我不能要”

“不是,俺六哥,这块玉是上好的宝贝啊,绝对无价的啊,当初一个富商给我开价。”

“行了,行了,别说这些了,说钱不是远了吗。”王越顺手一下就把残废脖子上面的红绳拽断了,之后一下就把玉拿了下来。

“我操!”残废大骂了一句,整个人都非常激动。

“行了,你淡定点,天珠要不要了?”王越伸手一指残废“告诉我,要不要了?”

“俺要!”

“是不是兄弟?”王越瞅着残废“别说别的,就说是还是不是。”

“是,肯定是兄弟,但是这玉。”

“是兄弟就给我带几天,也不是不还你,你看看你,大老爷们别这么娘炮好不好,真墨迹”王越说完就把自己的白金项链拿了下来,然后直接就穿过了这块翡翠,之后挂在了自己的脖颈上,残废那边的红绳还在自己的脖子上面搭着,一脸心痛的表情,好像被人抢走了心爱的女人一样“我说六哥,那这翡翠,还有天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