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6 与陆洵的交易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其实王龙是很想睡觉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没有了困意,他自己转身下了楼,看着楼下草地上么踢球的孩子,很想上去试一试,他破天荒的自己也上了楼下前面的草地上,哄着这一群孩子,玩了好一会儿的足球,王龙好久没有运动了,运动了这一会儿之后,也是大汗淋漓,他笑了笑,丝毫没有困意,自己走到了马路边上的早点摊,坐在早点摊上面,他正吃饭呢,然后一个身影坐在了他的边上。

王龙抬头看了眼对面的人,一点惊愕的表情都没有,只是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面前“老板娘,再给我来五个包子,这个人结账”说完,王龙指了指面前刚坐下来的人。

陆洵到也不客气“我结账”他笑呵呵的,今天穿了一身白sè的运动装,看起来挺jīng神的,气sè很好,一点受伤的样子都没有,王龙有些惊愕,一边吃东西,就一边开始上下打量陆洵。

可能是给陆洵看的都有些不舒服了“我说你干啥啊你,老这么看啥,好看是怎么滴?”

“不是,不是说你昨天差点死掉吗?怎么今天还有心思从这里来晨练啊,都说你受伤了,你这受伤受在哪儿了啊,妈的,我怎么一点都没发现啊。”

“非得我死了才叫受伤是不是?”陆洵把自己胸前的衣服拉开,就看见他的胸口包扎着许多绷带,然后把自己的袖子撩开,在小臂处也有不少绷带缠绕着,而且,小臂处的绷带上,还有血迹已经渗透了绷带“咋的,你还这么爷们了,不疼啊。”

“疼啊,怎么会不疼,我差点命都没了”说完陆洵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就差一点,脑袋就被人家一枪打开花了。”陆洵笑呵呵的,一点也没有后怕的表情“干他娘的,不过说白了,许泽斌以及他手下那群东北汉子真爷们,很少看见这么爷们的人了,要不是他们,我死定了啊,那群人下手那么狠,配合装备都那么jīng良,其实许泽斌手下那群人如果当初在赤火被那个残废做掉的时候也有现在这股子拼劲儿,那次闹不好辉旭也不好那么容易的震慑住我们,不过也没准啊,搞不好大屠杀了也说不好,我觉得他们是吸取那次的教训了,这样也不是什么好事,以后莫宏图那伙人就更难对付了,这莫宏图也快出院了,徐砺剑也快出院了,l市马上要更乱了,这尼玛一天天的,一点安生都没有啊,cāo。”

王龙笑了笑,不知道为啥,听着陆洵说话,他就是想笑“这么看来,不是你们两方内斗了,是被第三方偷袭了啊?”

“那是自然了,两方内斗的话怎么可能从那里内斗”陆洵摇了摇头“昨天晚上那伙人的身份应该和偷袭莫宏图的那伙人不是一伙人,如果都是一伙人的话,那估计莫宏图就没有活路了”说到这,陆洵摇了摇头“cāo他妈的,乱死了,这群狗rì的地下党,就不信他们一点马脚都不漏了,怎么着,昨天和落凤一起抓住的那两个活口,透漏了什么没有。”

“那有啥透漏的,要是透漏了,你不是也就知道了吗,还有,最近暴君怎么老实了,啥事都让你出面了?”

“是分开出面好不好,今天我们两个早晨一起起来晨练的,我的目标是你们几个,他的目标是莫宏图他们几个。”

“别老目标目标的,弄的我觉得好像你要对我图谋不轨一样,你的jīng神气sè真好,差点命都没了,今天还有心思出来晨练,厉害啊”王龙冲着陆洵伸出来了大拇指。

“别转移话题,人是龚正自己接走的,而且,我朋友没有接近活口,已经被龚正把内部的人都把稳了,还把他隔离出来了,两个人的朋友感情也淡了,我倒是一直没有看出来,这龚正还真的有两下子,可以啊。”

王龙一听,显然,龚正的这些所作所为他都不清楚,不过他到没有表现出来“那你也不看看是谁兄弟,没有两下子可以吗?”

“我觉得你这事情做的不对”陆洵开口道“你告诉龚正我朋友想要和他争了,然后龚正现在开始疏远我朋友了,疏远归疏远,面子上面的事情还要做,这样他很累的。”

王龙自然不会和陆洵说龚正的事情不是他说的,肯定是龚正自己发现的,而且,龚正本来就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从小受龚明堂的影响,自身本事肯定是有的“说一说这个不碍事吧,反正他们都是各凭本事啊。”

“不对啊,这个龚正的后台有点硬啊”陆洵冲着王龙笑了“而且现在徐砺剑的心思也在龚正身上,这是龚正自己争取的,毕竟他救了徐砺剑吗,但是抛开这些不说,龚正的后台,也确实有点硬啊,龙哥,你们这龚正,是把后台推到哪儿去了,还不是他父亲啊,怎么着?龙哥你现在的路子,也是越来越野了啊。”

陆洵这一番话说实话是把王龙说蒙了,对于王龙来说,龚正那边除了艾薇就没有别的后台了啊,如果有,那也是龚正自己的了,要是龚正有的话他肯定也会告诉王龙啊,王龙想归想,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怎么着,你的意思是说,你们要输了?”

“差不多吧,我们这边希望不大了,估计那个位置是龚正的了”陆洵眯着眼,盯着王龙“我现在很好奇,你居然还有我不知道的后手,而且背景不简单啊,龙哥,你混的越来越深了啊。”

“呵呵,害怕了吧,害怕就来和我混呗。”王龙笑呵呵的,尽管他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让陆洵这样的人,对他误会的越深越好“和我混,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陆洵摇了摇头“我觉得,龚正这个事情,以前还是双方分量持平的,但是突然之间,就完全倒向了龚正这边,不应该啊,我觉得我们的关系也够硬了啊,我朋友他亲叔叔”陆洵顿了一下“可是直通最顶端的大领导啊,不应该从这么一个小县城都调不上去啊?”

王龙知道陆洵是想套他的话,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自然什么都不会说“陆洵,你知道吗,和狐狸打交道打多了,然后就不会容易被兔子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