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1 翻脸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哎呀,咱们这还算是心灵相通啊,我这还没有敲门呢,你都给我打开了,干啥呢这是,大老远我就听见她嚎叫了,发生啥了?不是我说你们啊,说话声音小点,这里是公共场,你们怎么可以那么的没素质,是不是?都给我注意点啊,别使劲吵吵了”说完之后,龚正看了眼王龙,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又把自己的大拇指伸了出来,那话的意思很明显,放心吧,一切有哥再。”

王龙楞了一下,声音很小“正哥,你搞的定吗?”

“废话什么?老子对付女人的时候你还撒尿和泥玩呢,跟你说,就没有老子搞不定的妞知道吗?”龚正的声音也是挺小的。

“可是她现在的情绪状态很不对劲,我都不敢说话。”

“行了你,你就是一个废物,看我的,多跟哥学着点”龚正拎着一兜子吃的“张爽,我来看看你,给你送吃的来了”龚正说完就推开了王龙,走到了床边,把东西放到了一边。

“好久不见啊,最近身体可好啊,没看出来啊,你越来越漂亮了”龚正笑呵呵的擦了擦自己的手“来,亲爱的老同学,我们拥抱一下,好久不见了。”

张爽抬头看了眼龚正“你给我滚。”

龚正一听,转头看着王龙“她让你滚呢”然后他又冲着张爽笑了笑“你干啥啊你,好好的让人家滚啥,没事,哥哥我来了,多少给哥哥个面子,是不是?”

“我让你滚呢。”张爽气喘吁吁的,表情很是凶狠“你他妈嘴禽兽。”

龚正楞了一下,被张爽这一说,一点不自然的表情都没有,只是“嘿嘿”的笑了笑,他看着张爽气喘吁吁的,直接跳转了话题“哎呀,怎么了,这么大火气,王龙这个王八蛋又惹你生气了是吗?你别生气了,气大伤身啊,咱们这么漂亮,生气就不漂亮了”

龚正在仔细一看张爽的手“咋手都红了呢,你看你看,哎呀,怎么指甲都劈了,这是咋了啊,怎么嘴角还有血迹呢,麻辣隔壁的,一定是王龙!”龚正大吼了一声,然后转头看着刚把大门关上的王龙“我问你,你又怎么欺负张爽了,他妈的,你还有没有人xìng,这么温柔善良美丽可爱的女孩子你都欺负?你他妈给我过来!这事没完,这么欺负我妹妹,,奥迪”

王龙说白了现在半边脸上都是血迹,身上到处都是被抓挠过的痕迹,胸口几个位置还隐隐作痛,只不过门口没有灯光,看的不清楚而已,王龙对待感情问题本来也有点木讷,一听龚正这么说,他也不知道龚正说的是正话还是反话,但是他就是在门口看着龚正。

“我问你话呢,你怎么着张爽了,麻痹的,你还是不是人?”龚正一边叫骂着一边撩着自己的袖口,他转头看着一脸我去的张爽“你别生气了,我今天必须帮你教育教育这个王八蛋”说完之后,龚正起身气势汹汹的奔着王龙就过去了“你个没有人xìng的王八蛋,你到底怎么着人家了又,你他妈还是不是人?cāo,你看看人家的手,看看人家的嘴角,cāo”

紧跟着,后面坐着的张爽大吼了起来,一边吼,眼泪开始一边往下流“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你别哭,你别哭,怎么好好的又哭起来了啊,我cāo,这都是什么事啊”龚正走到了王龙的面前,看着木讷的王龙“妈的,你他妈干啥了你”说完,他顺手一下就把走廊的灯光给打开了,已经到了晚上了,外面也是漆黑一片,王龙站在房间走廊里面是很不显眼的,龚正这一下把灯刚一打开,之后看了眼王龙。

“唉呀妈呀”龚正连忙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半脸鲜血浑身是抓挠伤痕的王龙,当时就愣住了,好一会儿,他才转头,看了眼那边的张爽,自己脸上的表情都变了“我说兄弟,你这是咋的了,我擦,谁他妈这么狠。”

说完,他又转头看了眼坐在床上痛哭流涕一脸委屈的张爽,声音多少都有些颤抖,自己额头汗水也往下流“我多少年前就和你说过,这世界上女人是最不能招惹的动物,你一直不听不听的,现在好了吧”龚正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王龙脸上身上的伤痕,越看他越害怕,越看他心里面越没底,没多少时间,就听见龚正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哎呀妈呀,这尼玛得多狠啊,这是多大的仇恨啊,明明是救命恩人,怎么弄的跟杀父杀母的仇人一样啊,哎呀我cāo”龚正赶忙从自己的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包纸巾“快点,快点擦擦,你这是成啥了?”他把纸巾递给了王龙,转头走到了张爽的边上,这一下他也不替张爽教育王龙了“我说爽姐啊,我弟弟做事情是有些不对,但是最起码他是救了你的命啊,你也不能就这么报答你的救命恩人吧,我擦,你以为他是一块布啊,怎么抓都没事的吗,你这样会把他抓死的你知道不知道啊?你让他出去怎么见人啊?你太过分了,知道不知道?知道不知道?”

“滚!”张爽冲着龚正就吼了起来,紧跟着一巴掌照着龚正就呼了上来,就听见“啪”的就是一声清脆的响声。

“你妈了个五花肉!”龚正捂着自己的脸一下就站直了身体“你这女人现在怎么学成这样了,不过你要为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好好想想啊,怀孕的话发怒不好!cāo!敢打老子?”龚正也有点急了“是不是好说歹说不行了?”

“滚,你他妈才怀孕了!”张爽冲着龚正大骂了一句“你他妈最不是人了,你他妈什么都知道,我问你的时候,你他妈也什么都不说,滚,你们都是一伙儿的,滚!滚!”

龚正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个时候也不能和张爽理论,因为他是绝对理论不出来任何结果的“我说爽姐啊,你说话要负责任,我也是从这里上班以后才看见他的,至于以前的事情我也没有问过,还有做人的时候要有分寸,差不多就行了,你要是在这样,我可翻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