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5 丁暄的提醒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暴君“呵呵”的笑了起来“知道吧,你这个方式不对,我告诉你应该怎么做。”暴君从一边把餐巾纸拿了出来,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你应该在一边看好了情况,养精蓄锐,我们两边这么斗,肯定是伤神费力的,不管谁最后赢了,到一定会付出惨重代价,我们现在这么拼,如果我占到优势了,那你就偷袭我,对吧,一下弄死我报仇,如果我没占到优势,他们占到优势了,那你就暗地里帮忙,随便使使坏,他们自然会和我鱼死网破的,尤其是莫宏图,那样的话你还不用担心我最后没路走了,拉着你一起进棺材。”丁暄站了起来,把自己的外套一穿“总之呢,我丁暄和他们这次既然没谈拢,这帮人既然就这么什么都不管了,我也就什么都豁得出去了,对于我丁暄来说,不管你们怎么认为,但是在我这里,这件事情的结果只有两个。”丁暄伸出来两个手指“第一个,他们都死了,都被我弄死了,第二个,我丁暄和他们一起死了,你看吧,不会有第三个结果了。”

丁暄“哈哈”的笑了笑,然后瞅了眼王龙“我去埋单了,等着有机会继续请你们。”

“谢谢啊!”王龙笑呵呵的开口“暄哥,我要是你的话,一会儿回家这大晚上的我自己一个人肯定得多叫几个兄弟来陪着,然后小心谨慎着,你说呢,现在这世道。”

“我觉得你自己才应该小心谨慎。”丁暄的声音不大“你得罪的人比我得罪的严重多了,你现在心态不好,你好好想想,那是一伙儿敢劫警车的人,身上装备那么精良,配合的那么巧妙,让徐砺剑都没有什么办法,你之前抓了他们的两个人,把他们一顿折磨,还把人家送过去给你顶罪去了,你说人家能善罢甘休吗,找你王龙,其实也是挺容易的事情吧。”

丁暄这话一说完,王龙心里面当即就“咯噔”一声,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把头转向了门口,看着丁暄,心里面一种怪怪的感觉。

“别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丁暄站在门口,头都没有回“从社会上玩,最基本的事情,那就是不能放松警惕,尤其是现在这种乱成一锅粥的局面,你更不能放松警惕了,明白吗?”丁暄拍了拍自己的衣领,从兜里面把烟拿了出来,叼着烟,他转身就出去了。

房间里面就剩下了王龙云豹和大钟三个人,大钟在边上捂着自己的肚子“妈的,他从这吓唬谁呢他,龙哥,你这也不行啊,你吓唬他没吓唬住,还被他把气势压过去了。”

王龙抬头,深呼吸了一口气,没有理会大钟“云豹,叫凌洋他们来点人,过来接咱们。”

云豹思索了片刻“不至于吧,他这一句话,你还真的叫人过来”说到这,云豹站了起来,走到了房间外面的窗户边上,就从窗户里面往下面看,他看见暴君一个人上了一辆奥迪a6l轿车,然后他伸手一指“暴君自己走了,咱们真的要叫人吗?”

“叫什么叫啊,龙哥,咱们兄弟怕过什么啊,让暴君这样一句话,咱们就叫几车人来接,**,那有点太丢面子了,总不能以后咱们啥时候出门都带几车人吧。”

王龙起身,看着云豹“按我说的来,打电话叫凌洋他们过来接,然后,咱们往回开,走正路,大家双方面汇合一下,听我的”之后王龙又看了眼边上的大钟“哥哥,今天听我的,面子确实很重要,但是我觉得,暴君刚才不是吓唬我,我有种直觉,他是故意在提醒我。”

“开啥玩笑,咱们是敌人,也不是朋友啊,他凭什么提醒咱们,而且,狗子是他害死的,操他个爹的,老子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大钟有些愤怒“当初害咱们害的还不够惨?”

“换个方面想,那是让我成长,否则的话我觉得我也不会有现在”王龙特别的平静“云豹,听我的,打电话,叫人来。”说完王龙长出了一口气,转头看着一边的大钟“我现在对于暴君这个人,越来越疑惑了,真的。”

“我也是”云豹摇了摇头“别的我就不说了,但是有一点,我记着当初暴君和秦奉在一起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是秦奉拿主意的,现在我就看这暴君的心机,如果他当初都是听秦奉的,按照秦奉的思维方式行事,那秦奉一定是一个更通天的人,这两个人在一起,怎么还会被人打败呢?我觉得不可思议。”

“以前的事情咱毕竟没有经历过,那就是丁暄他说什么是什么,他嘴里面说出来的,哪有几句能相信的?”王龙抽了口烟“总之,对于暴君这个人,我越来越疑惑了,云豹,这样,你接着让凌洋安排几个机灵的人,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就去给我查暴君的底子,查暴君,查秦奉,不管用什么手段,不管查多久,去给我办,找能办事的,信任可靠的。”

“行了,我知道了。”云豹拿着电话“那咱们走吧,我让凌洋他们过来。”

“走,我来开车”王龙兄弟一行三人,出了包房,这个时候水间逐月的生意还真是不错,王龙一边往出走,一边就不停的打量着四周围,一切的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的平常。

几分钟以后,兄弟三个人就开车上路了,小城市这个时候马路上还是有不少车辆,王龙一边慢慢的开车,一边就从座位下面把枪拿了出来,等红绿灯的时候,王龙看着周围,然后自己鼓捣手枪“把家伙准备一下。”

王龙的声音不大“咱们一会儿得过三个大十字路口,两个小十字路口,你们俩注意点。”

大钟也不再说王龙什么了,他只是和云豹两个人在一边开始鼓捣枪,王龙开着车“我觉得一个团伙最不容易改变的那就是习惯和手段了,他们劫囚的时候,咱们都是在现场。”王龙声音不大“我觉得丁暄今天晚上是真的在提醒咱们”他说了一句很不着当时情况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