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6 顶风作案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出家人是金钱为粪土啊,为粪土”顾先东自己哼唧着,也没有理会王龙,拿着他的木杆,上面挂着他算命的破布,也没有和王龙再说话,自己顺着路边就往前走,一边走,还一边吼“上知天文,下晓地理,通晓古今,算命咯!”“上知天文,下晓地理,通晓古今,算命咯!”

王龙和凌洋两个人看着顾先东离开的背影,都陷入了疑惑。

半个多小时以后,伏龙,最顶层的大厅里面,王龙,凌洋,白静,云豹,连着大钟李媛媛都坐在沙发上,大钟猛的一拍桌子“我cāo,不是吧,真的假的?”

“你坐下,安静点”王龙说了大钟一句,然后把目光转向了白静“你和云豹好好想想,这个人到底是谁,还有,他为什么不想要你们结婚?”

云豹摇了摇头“估计是我认识的人不太可能,那就剩下你了。”说完云豹也转头。

白静听着云豹说这些,脸sè当即就变了,只不过是稍纵即逝,王龙深呼吸了一口气,看了眼白静“白静,你能不能想到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怎么会知道。”白静无奈的笑了“我的圈子总共就这么小,我怎么会知道是谁,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不应该啊,到底是谁呢?”

王龙看了眼白静,紧跟着,然后,又把目光转到了云豹的身上“你看,现在既然是这样,事情我也给你们搞清楚了,那你们俩该结婚,是不是一切照旧啊”

“我无所谓啊,看她了。”云豹笑了笑,顺手搂住了白静,然后冲着王龙伸出来了大拇指,他很是开心的样子“龙哥,说真的,有些时候不佩服你就是不行,你说你想到的这些,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我cāo他爹的,气死我了。”

“那你呢?”王龙看着白静,也问了一句。

“那就结婚吧,不过我还想去找那个老头,我想问问他,到底为什么骗我。”

“你随意了”王龙冲着白静笑了,伸手一指“云豹,那你陪着白静去吧。”

云豹“嗯”了一声,转身一搂白静,两个人起身,缓缓的离开了,看着这两个人离开,王龙顺手拿起了一支烟,递给了边上的大钟一支,自己也叼起来一支,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cāo他妈的,这趟水越来越混了,真几把有意思啊。”

“啥意思?”大钟从边上问了一句“什么有意思没意思的?”

王龙眯着眼,摇了摇头,也没有给大钟解释,因为他知道,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大钟也懒得问,自己从边上拿起来了一个苹果,使劲吃了一口,还挺香,乐呵乐呵的开始把玩自己的手机,他现在是标准的幸福小青年,吃饱了喝足了什么都不想的典范。

“王龙。”一个声音打断了王龙的沉思,云格格拎着一个五个袋子,走到了王龙边上“这是准备好的,这两个是玉器,这两个是字画,还有一个是古董,我找过专业的权威机构鉴定过的,都是真品,下面都有鉴定证书,每一样估价都在七位数。”

王龙点了点头“行了,我知道了,辛苦你了,中午你们自己吃点吧,我就不回来了,我有我的事情要去做。”

“行,你自己注意点”云格格看了眼王龙“别太累了,身体最重要,你看看你这些rì子忙的灰头土脸的,你悠着点。”说到这,云格格又看了眼大钟“你也cāo心点,别天天就知道媛媛,媛媛的,你也该帮帮你弟弟就帮帮你弟弟。”

“行啊,王龙,你说吧,让我干啥,你开口”大钟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然后紧跟着“我cāo,坏了,我的钱包丢在楼下了”说完,他转身就往出跑“等等啊,我先去拿钱包。”

王龙无奈的笑了,抬头看着一边的云格格“你敢用他吗?”

云格格看着着急往下跑的大钟,无奈的也笑了“你这几个兄弟,还就得有你。”

王龙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开心就好了,我们兄弟要在这个社会上,有个落脚的地方,我就满足了”说完之后,王龙站了起来,拍了拍云格格“那就这样了,我先走了。”

“好的,你注意点,现在l市这么乱,听说昨天晚上又打起来了,乱死了,瞎打。”

“呵呵,放心吧”王龙和云格格告别,自己拎着五个袋子,下楼之后这就坐上了自己的奥迪车,上车之后,王龙打了一个电话,十几分钟以后,在一个不起眼的路边摊,王龙坐在包子铺里面,紧跟着,一个穿着一身jǐng服的男子就进来了,他四处看了看,然后就坐在了王龙的边上“老板,给我来两屉包子,再来一碗粥!”

“好类!这就来”老板笑呵呵的应声道。

紧跟着,龚正看了眼对面的王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怎么了,叫我过来?”

王龙把自己的车钥匙放在了龚正的面前“里面有五份,你拿走两份,给你们局长和政委,记好,给他们的时候,和他们要一万块钱,是卖给他们的,这是官场之道,不是行贿,是买卖”

龚正一听“干啥,怎么又给我东西,不用了,我那里还有不少钱呢”

“这些东西不一样,都是有收藏价值的,他们会喜欢的”王龙看了眼龚正“拿着吧,剩下的三份给我留着,我还要去打点别人,跟我就别客气了,你最近怎么样?”

“就那样吧,我们刑侦大队的副队长,最近老是跟我对着干,cāo他妈的,气死我了,我一直忍着没说话呢,麻痹的,真受气。”

“是不是那个叫宋勇的,就是徐砺剑的那个心腹?”王龙开口问了一句。

“嗯,就是他,行了,不说了”龚正眯着眼“老子恶心死他,看他能奈我何,还有,你最近小心点,昨天天昊被抓住了,他带人跟人交易的是枪支,人抓住了,但是枪支不知道被他们转移到哪儿去了,他啥都没说,肯定是在典狱长和丁暄的手里面,现在局里面的人注意力都在丁暄和典狱长身上,有了这批枪支,他们肯定会搞大动作的,这群疯子,顶风作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