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4 老疯子顾先东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行了吧你,都是心理作用,那就是个骗子,你还要他去伏龙找你。”

“那个没事,他以前也救过我,至于以前的事情我不想说,总之,这个人以后要是来伏龙了,你告诉兄弟们别理他,叫我,我来对付这个疯子。”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凌洋叹了口气,然后伸手指了指前方“你说的就是那个老头。”

王龙顺着凌洋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就在天桥另外一边下台阶不远的地方,一个老头穿着一身黑色的老头装,带着一个帽子,就坐在那里,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张红纸,红纸上面的用黑色的笔画着一个八卦,然后周围空旷旷的,有一个竹筒,竹筒里面都是竹签,老头坐在一个小马扎上面,表情平静,看着过往的路人,时不时的会说两句“算命了啊,算命了。”

王龙和云豹两个人走到老头面前的时候,老头笑了笑,看着王龙和云豹“算命不,小伙子?”

“算”王龙坐下来,笑了笑,看着老头“老先生,你给我算算吧。”

“好,你先等等。”老头说完之后,抬头看天,然后左手伸了出来,手指和食指不停的对顶,就像电视上面诸葛亮算天一样,好是神秘。

正当他要说话的时候,边上一个声音传了起来“行了,你别从这坑蒙拐骗了,大家都是同行我是真不忍心砸你招牌,但是你骗到我小兄弟身上我就不乐意了。”

顾先东这个时候又出现在了王龙的边上,看着对面的老头“知道不知道,男左女右,你应该伸出来右手来扑卦,我都知道你接下来的台词是什么了,先问他们算什么,然后要他们的生辰八字,然后在胡扯一顿,让他们要签”顾先东指了指门口的竹筒“这竹筒里面没有一根上签,除了下签就是下下签,然后说出来吓唬人,让他们出钱消灾,你再一顿编,然后这钱你就骗到手了,我说的是不是?”

老头看了眼对面的顾先东“你是什么人?”他有些生气,又看了眼王龙“两位还算不算?”

“算啊,干嘛不算”顾先东“嘿嘿”的笑了笑,往老道士边上一坐,伸手一指老道士“来,你给他们算算,我看看,我学着,看你怎么算。”

老道士眉头一皱,当下还真就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了。

顾先东又“嘿嘿”的笑了笑,是不是准备别提的套路了“你真给我们骗子丢脸,麻痹的,这八卦图是谁给你画的?操,能不能再业余点,乾卦和离卦的方向画错了你知道不知道?真他妈丢人现眼,还有,二十多年前老子就用你这一套行骗江湖了,现在都二十多年都过了,你怎么一点改进都没有,我问你,在你这与时俱进的时代,你的技术提高不了,你怎么行骗?”

老头已经被顾先东说蒙了,而且顾先东说话的声音很大很大,周围好多人都把目光瞅准了顾先东,还有不少路过的人,也在看热闹。

老头的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你住口!你才是骗子,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对啊,我就是骗子,但是我光明正大啊,不跟你一样啊,装神弄鬼的,麻痹的,气死我了,最主要的就是你这八卦都画错了,知道不,你除了这两下你还会什么啊?”顾先东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一边伸手,一边清算,也摆出来了刚才老道的姿势,自己的手指一边动,一边冲着老头子笑“是不是就这样,你以为我不会啊,是个人都会好不好?”

紧跟着,顾先东猛的伸手一指老头,然后立刻又摆出来了一副算命的驾驶,一边算,一边伸手摸着自己的胡子,浑身一派仙风鹤骨,看起来比老头专业多了,一边掐手指,顾先东一边摸着胡子,然后自己嘴里面就叨咕了起来“林越南,1969年出生与山西太原,具体哪条街哪个道儿我就算不出来了,年少时一事无成,30岁结婚,31岁离婚,35岁再婚,40岁老伴儿西去,家中有良田十几亩,还有一个儿子,家里面以种地为生,平时能说会道,在村子里面外号林大忽悠,45岁开始研究了一些周易八卦的皮毛,偶尔一次为人算命,一顿忽悠之后,从人家那里得到了一些好处,之后从此之后心术不正,再也没有正经的干过啥,就靠着骗人为生,四处行骗,各种忽悠,勉强还能糊口,这些年也就这么过了,没钱了会给儿子打电话,要点钱花,这些年儿子已经娶妻,还有一个孙女儿,孙女儿要上小学了,儿子和媳妇前几天晚上还打架了,搞的你出摊都没有出,打电话去调节了,而且你还定了几天以后回老家的火车票了,打算回家照顾照顾孙女儿,不再靠行骗为生了,谁知道,天算不如人算,就在自己想退出骗湖的时候,突然之间一个陌生的男子找了过来,找到了你,男子给了你照片,给了你钱,你让帮他做一件事,男子出手大方,上来给了一万,然后给了一些身份信息,都在一张纸上面,让你背过这些东西,然后他让你帮他做的事情,那就是骗人,欺骗一对儿要结婚的夫妇,让那对儿夫妻别结婚,你见财心起,完全的不要脸了,果真在这里帮着人家行骗,骗了一对儿路过的即将结婚的夫妇,然后你拿得了那个人的钱,后来那个人又给了你一部分钱,让你以后每天都从这里坐着,说被骗的那对人还会回来找你算命,让你继续按照他说的做,让你一直骗下去,不知道我算的对不对啊?所以你才不走了,是不是啊?”

顾先东这话一说完,周围哗然一片,老头看着顾先东,当即一个字都没的说了,王龙和凌洋两个人也都惊愕了,两个人的眼神也都盯着一边的顾先东,周围好多好多围观的人。

王龙看了眼顾先东“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