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7 暴君与屠夫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云豹笑了笑“可是我现在不能走,要是你王龙像是辉旭一样,再l市根深蒂固了,那我就没有什么牵挂了,我走了就走了,不会影响到你什么,但是现在你还是在一个刚起步的阶段,正是用人的时候,就算我走,我媳妇也不会同意走的”

“没事,白静那边的工作,我可以去做的,我有办法让他和你走。”

“算了吧,我和你说这些,不是说我现在想要走,我想走,但是不是想现在走,我会留下来帮你,我会看着咱奉龙娱乐城发扬光大了,在l市站稳脚跟了,看着干爹ziyou了,那个时候我再走,要是我有命活到那个时候,还是希望到时候你不要过多的难为我。”

王龙一听,转头,看了眼云豹“云豹,你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在这条路上走的见的多了,想的也就多了,咱们兄弟之间,没事随便唠嗑么,那不就是想什么说什么么。”

王龙眯着眼,想着云豹的话,他心里面大概也明白云豹的意思“云豹,咱们是过命兄弟,白静那里也帮过我无数次忙,他还是狗子的亲妹妹,我没有觉得我变了,至少咱们之间的感情是永远不会变的,如果你要是非说我变了,那我只能说我现在和以前比起来,经历了那些事情以后,成熟了,不能一辈子都那样幼稚下去了,我不想再次摔倒了,所以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咱们兄弟能有今天来之不易,都是用自己的脑袋拼回来的,所以我更要小心了。”

“你看,你多想了,是不是?”云豹笑呵呵的“我都说了,我开玩笑,你也开玩笑,就是这样了,然后就完了,说过就算了,还有,我和白静打算推迟婚礼。”

“推迟?为什么要推迟,证都领了,为啥要推迟?”

“就是要推迟了,反正证件都领了,什么时候办不都是办吗?”云豹笑呵呵的点着了一支烟“这些ri子找了个算命的给看了看黄历,说我们俩属相相克,今年不能结婚,如果非想要结婚的话,要明年,明年黄金十月,那会有个好ri子。”

“你们从哪儿找了个江湖骗子给你们看的,你们还真信?那就是结了还能咋的?”

“本来结婚是一件挺好的事情,我不想弄的心里面都各样,开始的时候我本来不想去算命的,是她非要去的,结果这一去的好,这么多天,白忙乎了,我们俩开始的时候也想着不听他的,不迷信了,该怎么样怎么样,只是吧,那人说的话太多的,说的我们心里各样,别管他是不是江湖骗子,他看着白静的五官能推出来她的生辰八字,而且一点不带差的,你说这咋解释,其实很多事情还就是真的说不清,而且那人看着白静的掌纹说白静小时候多灾多难,说白静肯定还有别的兄弟,说了好多好多,都特别的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那个算命的,你说说让他这一番话说的,说的我们心里面这个别扭,再三思考,还是算了吧,明年再结,反正证都领了,明年在好好大办一下好了,希望能像他说的那样,明年大办能一帆风顺,相爱到老”

“你从什么地方看见的这个算命的。”王龙直截了当的开口。

“就是从火车站前面的那个天桥上面,那里面算命的人挺多的,是一个老头子给算的,个子不高,小平头,脸上竟是白sè的胡子”

“好,结婚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你们自己做决定就好了。”王龙眉头一皱,没在说话。

几分钟以后,云豹又接了一个电话“奉龙娱乐城的人奔着上善若水去了。”

“什么?上善若水?”王龙一下就坐直了身体“你确定是上善若水吗?”

云豹点头“是啊,我也纳闷啊,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去抄悲观的寇建鹏,南关蒋笑他们那些人是正常的,实在不行去和莫宏图火拼也是正常的,毕竟刚才挨砍的人是白乐乐,下手的人是莫宏图,但是为啥他们集中了那么多人,却跑到了上善若水,他还觉得现在对付他的人少吗,还想给自己拉仇恨吗?”

“不对,绝对不是这样的,这丁暄不是普通人,快点,云豹,开快点,咱们去看看。”

云豹猛的一踩刹车,几分钟以后,王龙他们的车子就已经行驶到了上善若水的边上,刚一到门口,就看见上善若水门口的停车场,不规则的停着十几辆汽车,然后,在上善若水的大门口,丁暄一席风衣站在最前面,叼着一根雪茄,身后是陆洵,斌哥,张浩然,连剪刀李凯都出现了,也就是说除了受伤住院的白乐乐,丁暄是倾巢出动,在丁暄边上的是典狱长邱晓武,在他的身后也站着大批大批的人,这一大群人把上善若水门口堵了个水泄不通。

很快,屠夫从上善若水的大门出现了,他身后是褚越,在后面跟着密密麻麻的数不清的人,一直延伸到里面,两拨人很快就对视上了。

王龙离着那边不到五十米的距离,他看了眼云豹,顺势就把窗户摇下来了,他也没有隐瞒什么,因为他觉得他人已经到了这里,肯定是隐瞒不了前面的那两位江湖大哥了。

“屠夫,我他妈看你是活够了,连我丁暄的人你都敢碰,你是不是疯了?觉得我好欺负?”丁暄的声音不大,但是却很气愤“今天你他妈不给我个说法,老子就踏平了你的上善若水!”

“你他妈放屁,血口喷人!”边上的褚越伸手一指丁暄,顺手就拎起来一把片儿刀“来啊,我他妈看看你怎么踏平我的上善若水,老子连你们奉龙娱乐城夷为平地!”

“别他妈给我来这套!”丁暄看着对面的屠夫和褚越“怎么着,觉得我丁暄现在是一点能耐都没有了是吗,是不是是个人都想进来插一手,欺负欺负我?”

屠夫微微一笑,显得比较平静“暴君,你我无冤无仇,我为何要去对付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