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2 难兄难弟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越手上拿着瑞士军刀,像拿着很重要很重要的宝贝一样,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幸亏它还在,吓死我了。~~”王越额头的汗水都流了出来,他紧紧的抓着瑞士军刀。

大牛有些疑惑“六哥,这把刀对你来说,真的就这么的重要吗?”

王越点了头,笑了笑“是啊,这把刀对我来说比我的xìng命还重要,这刀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送给我的”说到这的时候,王越的脸上又闪过了一丝哀伤之sè。

“和你脖颈处挂着的项链,是一样的吗?”

“是的。”王越开口道“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送给我的。”

大牛“哦”了一声,笑了笑“六哥,我喜欢你项链上面那个珠子。”

“这是xīzàng天珠,本来给我媳妇准备的,但是我媳妇不要,后来她哥想要,开啥玩笑,这么好的东西,肯定不能给了他哥,还不如我自己留着呢。”

“媳妇?木晗姐吗?”大牛傻乎乎的问了一句。

王越盯着大牛,笑了笑,一拍大牛的肩膀“大牛,你喜欢不喜欢,这天珠听说讲究很多的,是我骗来的。”说到这,王越连忙摇了摇头“不对,是我和残废换来的,这是一颗极品天珠呢,反正再xīzàng那边价值连城,你常年在山林里面,危险多,这个送给你吧。”

“我不要。”大牛使劲摇头“六哥,你自己留着吧,我觉得我不是很危险,我这里最多是野兽,你那里才是真的危险,你要面对的比我危险的多。”

“没事,六哥一直福大命大的,送给你好了。”

“不要,不要”大牛连忙拒绝“我真的不要,我还是喜欢你给我那件衣服,厚厚的,就是不知道被河水冲到哪儿去了。”

“跟我还客气,真的不要?”

“不要啊”大牛“嘿嘿”一笑“六哥,这样好了,你下次再来看我的时候给我也骗一个过来,我觉得看着你这个天珠就神清气爽的感觉。”

“你这么喜欢”王越刚想说送给大牛呢,大牛就又打断了王越的话“不要不要,真的不要”

王越“啊”了一声“不要算了,我也不和你客气,我再帮你去骗一个吧”说到这,王越连忙摇头“不对不对,怎么能说是骗呢,是换,交换!”

“傻逼!”秦轩在边上很鄙视的看着王越“都不稀罕说你,臭傻逼。”

“你说我啥,你有啥资格说我啊?绝品一瞪闷sāo男!”王越也不惯着秦轩,骂完他之后,紧跟着他又伸了个懒腰,看了眼一边的大牛和秦轩“怎么你们两个眼睛里面这么多红血丝,很累吗?白云他们呢?”

“你能别废话吗?”秦轩快控制不住了,指着王越“你再给我废话我揍死你你信不信?”

“这么大火气干啥?”王越往前坐了坐“麻痹的,难受死我了,一肚子河水味道,āo。”

“河水味道是什么味道?”大牛瞅着王越“六哥,你都吓死俺了,还有,俺一直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的,没想到死都不害怕的人居然会晕水”大牛冲着王越伸出来了大拇指。

“白云他们带着乔谨许嘉乐离开了,他们出山以后会回想办法把人藏起来,然后从l市回公司等我,咱们出去以后我往公司打电话等着他们就行了,现在就是在往里面怎么走,大牛也不熟悉路况了,只是说应该能出去,但是里面他也没走过,咱们要小心了,我饿了。”

“没事,山里面野果子多,有我呢。”大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咱们把衣服烤烤,干了以后咱们就动身吧,早点出山,早点离开这里。”

王越“嗯”了一声,又抬头看了眼憨厚的大牛和秦轩,其实他什么都明白,定然是两个人豁出去一切把自己救回来的,只是他知道对于这两个人,说什么都没用的,一个淳朴老实的山里人,另一个,自己过命交情的把兄弟。

两个多小时以后,大概到了下午的时间,一行三人的衣服也都烤的差不多干了,大牛从山林之间又找来了许多充饥的野果子,王越秦轩也都不挑,几个人简单的吃了点野果子,抬头看了眼前面一眼无边的群山,先后又全都进了山林。

天sè渐渐的暗了下来,王越一行三人一点都没有停歇的就又走到了一处山脚下,站在山脚下方,王越气喘吁吁的,满头大汗,周围漆黑一片,除了月光什么都没有“我说大牛,咱们到底还得往前面走多久才能到目的地?”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都说了,只要照着这个方向一直往前走,一定能走出山区,但是这期间我没有走过,不清楚咱们需要走多久。”

“你特么真是我的好兄弟。”王越冲着大牛伸出来了大拇指,看着对面大牛“嘿嘿”的笑了起来,一脸的不好意思,还摸着自己的脑袋,一脸的憨厚,大老爷们,甚至有些可爱。

“咱们今天晚上不能继续往上走了,咱们离开这里,去找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休息一夜吧,要么总是这样的熬着换成谁也受不了。”

“从这里直接睡不就行了,你还要去哪儿?”王越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大牛。

大牛笑了笑“这里不行,这附近边上的那条小河,有动物饮水的迹象,咱们现在在山谷底面,这也是不允许的,咱们应该去山谷侧面,咱们这便是盛行风,也要避开。”

“你这么专业?”王越楞了一下“没看出来啊。”

“狗眼看人低,正常,这点野外生存的基本常识都不知道,怎么跑了十几年的”

“你特么管我呢?我是跑了十几年,也比某些人浪逼十几年强,沾花惹草,处处留情。”

“āo你大爷,傻逼六”秦轩一下就急了,伸手指着王越“我他妈告诉你啊,我这人,谁说我浪逼,我都认了,我都听着,这个世界上唯独你不能说我浪逼知道不?”

“为啥我不能说你?你一天天闷sāo个锤子啊?”

“找打?”秦轩指着王越“总比你遥世界都是子女强,到处都是儿子,连婚也没有结一次,这以后搞不好自己儿子喜欢上自己女儿,嘿,有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