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2 泼妇乔谨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秦轩叹了口气,刚要说话,就听见许嘉乐“啊”的大吼了一声,然后伸手一指“蛇啊!!”他疯狂的叫喊了起来,果然,就在许嘉乐的边上,一条眼镜蛇正在冲着许嘉乐吐舌头,很恐怖,毒牙都从蛇嘴里面漏了出来,吓的许嘉乐直接往秦轩的怀里钻。

“别动。”秦轩再边上重复了一句,顺手就从兜里面要掏枪,就在这个时候,就看见边上的大牛动了,他的行动非常的敏捷,一把就抓住了蛇的脖颈处,一个手抓着蛇头,另一只手就抓住了蛇的身体,他直接就把蛇抓了起来,冲着一边的许嘉乐笑了笑“嫂子别怕,这虽然是毒蛇,但是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你别惹它就好了,俺们家可吃过这蛇的苦。”

秦轩从兜里面把枪已经掏了出来,对准了蛇“你起来,大牛。”

“别啊,都是生命。”大牛冲着秦轩笑呵呵的摇了摇头“这是神明,不吉利的,而且,我不喜欢杀生,都是生命”大牛拿着蛇看了眼许嘉乐和秦轩,接着转身就往房间后面走“俺去把它放生”说着大牛就往房子后面走。

许嘉乐坐在一边“这个大牛心眼不错,秦轩,你说要是一辈子从这里生活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对吧,这里面没有那么多的尔虞我诈,也没有那么多的社会现实,大家就这样单纯的生活,你说多好。”

秦轩叹了口气刚要说话,就听见站在房间后面的大牛大吼了一声“往哪儿跑!”说完,大牛一下就把手上的蛇给扔到了一边,冲着房子后面就冲了过去。

秦轩和许嘉乐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肯定是乔谨,两个人都感觉不好,一下全都站了起来,两个人跟在了大牛的身后就追了出去,房子已经再村子的最边缘了,后面就是群山了,一眼看不见编辑,而且这房子就是在山脚下,这乔谨怎么可能从这密闭的房间里面出来,等着秦轩和乔谨两个人跑到后面的时候,大牛已经趴到了后面的半山腰,并且疯狂的追了上去,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

秦轩瞅着许嘉乐“你是故意的,你出来吸引我们,让你姐姐逃跑。”

“我没有”许嘉乐摇了摇头“我真的不知道。”

“够了!”秦轩大吼了一声,非常粗鲁的一把就拽住了许嘉乐的胳膊。

许嘉乐“啊”了一声“秦轩,你弄疼我了,你轻点。”

秦轩也不理会许嘉乐,拽着许嘉乐就往房间里面走,一边走,他想着先把许嘉乐送回房间,然后去追大牛,走到了房间门口,秦轩一脚就把房间的大门给踹开了,接着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疯了啊,大晚上的,你想吓死谁啊?”

秦轩楞了一下,往房间里面一看,乔谨还在床上坐着,穿着睡衣,她看起来挺愤怒的,房间依旧是密闭的,没有任何出口,秦轩当时没反应过来,转头又看了眼许嘉乐,这一下,他给自己整迷糊了,他走到了床边上,仔细的看了看床上的人,也就是乔谨啊,没错啊。

乔谨在王越再的时候都是很老实的,但是现在就秦轩在,她的嗓门明显的高了八度“滚蛋,你他妈疯了你!”乔谨冲着秦轩就骂了起来“你妈没教你进门的时候要敲门啊,傻逼!”乔谨像个泼妇一样疯狂的咒骂了起来。

秦轩眉头一皱,也懒得和这个女人一般见识,他又转头看了眼一边的许嘉乐,他脸上顿时之间充满了愧疚“我。”

许嘉乐看了眼秦轩,冲着秦轩就笑了,这笑容里面夹杂的意思也太多太多了,秦轩深呼吸了一口气“对不起,我刚才”

“对不起有什么用?秦轩我告诉你,你最好老实的把我们赶紧放了,否则的话”

“否则啥啊?”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王越套着一件外套,穿着秋裤,踩着鞋就过来,叼着烟“问你呢,否则啥啊?”

乔谨本来正在疯狂的咒骂呢,但是一看王越进来,瞬间声音就笑了,但是她还有点要面子“否则,我让你们碎尸万段!”乔谨咬着牙,狠狠的冲着王越说了出来。

“好啊,我喜欢啊。”王越“嘿嘿”的笑了笑“傻逼老婆娘,大晚上的不睡觉乱嚎是吧”说完,王越转头看着秦轩“你带着她去别的房间,那边还有空余的”

“你要干嘛?”边上的许嘉乐有点着急“王越,我jing告你,你自己注意点。”

“一边去,别添乱”王越直接打断了许嘉乐“这有你啥事,去和你秦轩**值千金去”之后王越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秦轩。

秦轩点了点头,一拉许嘉乐,也不管许嘉乐叫骂挣扎,拉着许嘉乐又出了房间,这一下,房间里面就剩下了吊儿郎当的王越,和躲在被子里面的乔谨,俩人就这么看着。

好一会儿,乔谨又深呼吸了一口气,一指外面“你出去,我要休息。”

“呦嘿,你要休息?”王越笑了起来“我说乔谨你真有意思啊,你跟个泼妇一样叫骂完了,吵的老子睡不着了,你现在要休息,你不是要把我碎尸万段吗,来啊,你来啊,有本事你现在来啊,别光说不做,让我看不起你。”

“王越你别太过分,我告诉你,有本事你就弄死我,否则的话,我乔谨这一辈子和你们都势不两立,两个畜生,骗人的畜生。”

“骗?”王越笑了笑“告诉我说,骗你啥了?谁骗你了?”

“秦轩,要不是她骗我,你们能抓到我?累死你们也抓不到,要不是她骗我妹妹,我妹妹能再这里吗?畜生!”

“乔谨你好意思说我,你自己家里面有老公有男人,你跑出来跟秦轩瞎扯,你骂人家畜生你能是什么好玩意啊?你有啥资格骂人家啊?这是其一,还有,明知道自己的妹妹这么多年一直中意秦轩,你他妈****的往上贴,自己妹妹喜欢的男人都不放过,怎么的,出来偷人很爽啊?你就这么欠艹?你就这么缺男人啊?是吗?”

“我**,王越!”要是骂街讲理,乔谨自然是说不过王越的,而且王越骂乔谨也是一点分寸都没有,句句都超级难听,把乔谨一下就又给说急眼了,他从边上顺手抄起来了一个杯子,冲着王越就甩了过来“草泥马的王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