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7 摊牌秦轩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啊,嫂子,是我啊,王越啊,我刚才看见了点东西,还有照片,不知道你感兴趣不感兴趣,我跟你说啊,绝对的”话音还没说完呢,秦轩猛的一下就就把身子探在了前面,一把就拽住了王越的脖颈,狠狠的使劲盯着王越看,一脸的威胁。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六儿?你最近忙什么呢。”

“啊”王越笑了笑“嫂子,我这里信号不好,等等啊,我换个地方给你打过去”说完,王越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他和秦轩两个人相互对视,就跟俩杀父仇人见面一样“你到底说不说你要干嘛?”

“你到底给不给我联系?”两个人针锋相对,谁也不肯退后一步。

“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你打死我我不信,不过我相信我真的可以鼓捣赵晓萌折腾死你,我这口才,不管真的还是假的,只要到我的嘴里面,那就都是真的了,你懂得。”王越又耍起来了无赖。

“行了,行了,别瞎说,我媳妇真急眼”秦轩拍了拍王越的肩膀“你有啥事,跟我有什么可隐瞒的,是不是?”

“我真的没事,就是想请她们吃饭。”

“你当我第一天认识你”秦轩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看了眼王越“我联系不到她们。”

“按照你这么多年的闷骚习惯,你肯定联系的上这两个人的”王越笑呵呵的开口“我太了解你了,轩哥,你就认了吧,反抗也没用,快点,帮我联系她们。”

“江德彪那边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秦轩突然之间话锋一转“是不是?”

“什么啊,怎么好好的提起来江德彪那边的事情了”

“那好啊。”秦轩笑了笑“王越你真当我是傻子啊,我从国外的时候这么长时间,没事干我就琢磨,我早都琢磨通了,其实我不用出国的,是你们故意把我支出去的,你们两个又干啥了,我不愿意问就算了,现在你又一个劲儿的问我许嘉乐和乔谨,她们俩现在都成家了,而且家族势力都在部队当中“你就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吧,肯定是江德彪那边有事了,你不说我就直接去问江德彪了。”

“你问吧,问了我就把你和你女秘书车震的事情说出来。”

“说呗”秦轩笑了笑“你还别拿这威胁我,反正你别想从我嘴里面得到任何你想要得到的,不信你就试试。”秦轩也笑了,和王越两个人又开始针锋相对。

王越盯着秦轩,秦轩盯着王越,王越慢慢的把手机拿了出来“秦轩你别逼我啊,我可真的会打电话的啊,到时候你就鸡犬不宁了啊,赵晓萌肯定会折腾死你的啊”王越自己在一边就嘀咕了起来,但是这次秦轩是真的不理王越了。

他靠在后面就把自己的电话拿了出来,直接打给了白云“白云,你们几个回来吧,我这边安排安排,去一趟部队,我想去找一下江德彪。”

“恩恩,没错,回来吧,我在l市等你们,把你们自己的家伙都带上”

“行了,知道了。”放下电话之后,秦轩冲着王越突然之间就笑了“王越,孙闯的事情是你做的,是不是?”

王越心里面“咯噔”一声,有些惊愕秦轩为什么会突然之间问这些,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孙闯不孙闯的啊,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六儿”秦轩从自己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支烟,递给了前面的王越,王越顺手接过烟,他在前面,也给点着了,秦轩靠在后面,抽了口烟,继续开口“咱们兄弟认识多少年了”

“二十多年了吧,在过几年,就整整三十年了,当初大学的时候认识的么。”

秦轩“嗯”了一声“这二十多年,咱们怎么过来的,谁心里都清楚,你觉得你了解我,难道你以为我就不了解你吗,你可以隐瞒事情,但是你能隐瞒一时,绝对隐瞒不了一世,纸是包不住火的,这句话是真理。”

“然后呢?”王越抽了口烟。

“我用不着你问我好,你要是想做什么,就叫着我一起,多个人多个帮手,还有白云他们几个,要是你自己做,你不会每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孙闯的事情,我秦轩用我自己的脑袋担保,如果不是你和江德彪故意把我支开然后你去做的,我秦轩下一秒就让一颗子弹打过头顶”

秦轩说话的声音很严肃“我能用我一切的一切发誓,一定是你做的,你用不着不承认,你跟我还遮遮掩掩的,没意思,不把我当兄弟了,是吗?别说是为我好,我不需要这种好”

王越坐在前面,叼着烟,没有继续开口说话。

“我去了澳洲开始的时候是没有反应过来的,但是日子一久了,时间一长了,听着人家说着国内的一些事情,我自己对于你的了解,我就琢磨的差不多了。”

“现在就是什么事情呢,你也别打着忽悠我啥的,我就和你实打实的说了吧,乔谨许嘉乐的联系方式我都有,我能把她们找出来,但是不能一起找出来,要分开找出来,而且是很隐秘的找出来,但是问题是在于你想做什么,跟我来句准话。”

秦轩把车窗户摇开,把烟扔了出去“我和许嘉乐乔谨都有联系,你说的没错,我们没事就打电话唠嗑,所以孙闯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你别装了,也别想着无所谓什么的,是不是江德彪那边出什么问题了,你要帮他?”

秦轩思考了片刻“上次都是孙闯了,孙闯的地位已经不是一般的普通人了,这次你又想对谁下手,你找乔谨,找许嘉乐,那莫非就是想对她们的家庭下手,找女人方便下手,是么。”

车内很是安静,秦轩说到这以后,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因为很明显的事情,说下去都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话都说明白了。

王越坐在前面就抽烟,不一会儿,一支烟就抽完了,他从后视镜看了看坐在后面衣冠不整的秦轩,他知道这次想瞒着秦轩在继续做,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