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4 王龙的嘱咐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们两个激动什么?”王龙的声音不大“肯定是没有错的,我仔细的看了半天,想了半天,那张脸实在太熟悉了,毒娘的事情绝对是他们做的,然后,他们是屠夫的人。”

“现在褚越和屠夫走到了一起,他们也绝对不是现在就认识的,按照屠夫的说法,褚越是屠夫以前的手下,那你们说,会不会有什么可能,褚越一直就是屠夫的人。”

“当初杀害毒娘,扰乱l市的人,不是暴君,也不是典狱长,是屠夫。”王龙眯着眼“看来这一切都是屠夫事先安排好的了,他这么长时间,一直不动声sè,那他肯定是在等这个机会,不过不应该啊”

“他今天来找你干什么?你们俩好像一起消失了几分钟。”

“他想拉我入伙,让和他们一起干,不用我出人,让我出钱,我看让我入伙就是个借口,想要钱才是真的,真把我当傻子了,和他们这群老江湖打交道,一个不小心,这一辈子都得搭进去,是真当老子傻逼啊这是,一个一个的口是心非,表里不一,关键时刻绝对一枪的选手”

“看来他是知道李封的财产是都落在咱们的手上了,他想要这笔钱起家,不应该啊,他怎么还会缺钱,就算他缺,那褚越也不应该缺啊,辉旭不会亏待褚越,辉旭所有的罗汉,就剩下褚越和郭浩了,他连默婉ktv都给了褚越了,难道不会给褚越钱吗?”

房间里面的人都安静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兄弟三个人在很yin暗的环境下面,互相看着,大钟是肯定想不到的,索xing他就做在了一边,他也懒得想,王龙说什么他,他做什么就是了,云豹眯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一会儿,王龙点着了一支烟“我觉得,屠夫是真的缺钱,现在l市缺钱的人不仅仅是屠夫,丁暄和典狱长两个人都缺钱,不过我就好奇了,丁暄和典狱长两个人是被挖空了,所以没钱,急用钱,那屠夫要那么多钱干嘛?他为什么缺钱呢?”

王龙自言自语了起来,想了好一会儿“只有一个可能”王龙抬头,看了眼大钟和云豹“你们说褚越为什么不和辉旭一起金盆洗手,闪雷林逸飞辉旭都退了,褚越不退,作为辉旭的嫡系,你们说他ri后怎么面对暴君和典狱长的反扑。”

云豹看了眼王龙“你的意思是说,褚越一早就和屠夫有协议,或者说,他们本来就是一伙儿的,屠夫就是想借这个机会,重新起家。”

“嗯,肯定是这样的,然后,辉旭一方枭雄,褚越只要有什么动作,这辉旭不会不知道,辉旭不缺钱,而且也说了他把所有的家产都散尽了,给了他手下的兄弟了,褚越和屠夫现在这么缺钱,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辉旭根本就没有给褚越留钱,也就是说,辉旭一早就知道褚越有别的心思,只不过没有证据,而且,也不想影响他内部的团结,他退了以后,肯定是把褚越也顺便给挖空了,但是褚越毕竟跟了他这么多年,跟他一起做了这么多事,他心里面也有些不愿意为难褚越,但是也不想屠夫做大,所以他把褚越也掏空了,只留给了褚越一个默婉ktv,这等于是褚越也没有办法和屠夫占到什么便宜,没有钱,哪养得起人,想起家都不容易,这肯定都是辉旭下的棋,你看看最近所谓的那个什么四狂,他们手上好像就有花不完的钱,而且一个比一个生猛,都是玩命的主,加上赤火原来的东北帮莫宏图,这两大群人是最火的了,他们也都是有钱的主儿,他们都不缺钱,暴君他们现在的手下严重流失,典狱长也是一样的,听说典狱长都到了要卖水芙蓉的地步了,这人要是倒下了,想再起来,也不容易啊,辉旭临走的时候,把他们这群人基本上都打到了一个水平线上,真是老谋深算”

大钟和云豹两个人互相看了看“这前提,还是辉旭没有想到,毒娘的死和屠夫有关系,也就是说,和褚越有关系,否则的话,辉旭肯定不会放过褚越的。”

房间里面又陷入了短暂的安静,好一会儿,王龙深呼吸了一口气“云豹,这个事情保密,这些ri子你要是再去找咱父亲的话,不要和他说做毒娘的凶手已经查到了,我怕他情绪激动,咱们先稳定一段时间,屠夫手下的事情,那肯定就和屠夫有关系,现在咱们要稳住,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能和任何人发生矛盾,明白我的意思吗?”

“放心吧,我知道了”云豹眯着眼“屠夫这个yin险卑鄙的小人!我和他没完!”

“这都是社会路,没办法,当初屠夫也是被人yin过的,现在的形势其实挺微妙的,然后,咱们这些ri子一定要小心,都知道咱们接手了李封的财产,一般的老江湖也都知道李封手上的那笔恐怖的数字,所以现在肯定会有很多人打咱们主意的,不仅仅是屠夫。”王龙深呼吸了一口气“大钟,云豹,我和你们俩说好了,记住了,那笔钱的位置,除了咱们三个人,任何一个人都不能知道,没问题吧?包括最亲最近的人。”

“干爹也不能说吗?”云豹抬头看了眼王龙。

“不能!先不要说!”王龙深呼吸了一口气“记好了,任何人都不要说,那笔钱也是咱们最后的依靠,现在整个伏龙都要准备完毕了,他们都在四处筹钱的时候,咱们开张营业,起初阶段为了拉人,我肯定会赔本做买卖,然后咱们需要强大的资金作为后盾,资金链一定不能断了,我的意思你们都明白吧?我说的话,你们两个一定要记好了,这不是闹着玩的,咱们现在最大的依靠就是钱,咱们手上有钱,所以怎么都玩得起,明白吗?不要断了咱们最后的底牌,那样的话,咱们兄弟这些年的努力,又白费了,一定要记好!”王龙表情很严肃。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知道了,龙哥,你放心吧,我们都不会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