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6 永远是那个江德彪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看着所有人的流程都走完了,辉旭自己走到了金盆边上,看着下面的人“我辉旭,今天在此,谢谢诸位了”说完之后,褚越在边上就把火炉给加了一把火,辉旭把金盆抬了起来,然后,放到了火架子上面,大火越烧越旺。

辉旭转头看了眼下面的人,接着,林逸飞,闪雷,两个人也走到了金盆的边上。

这个时候就听见了一个自言自语的声音“这几把玩意真的假的啊,是不是唬人的啊。”

紧跟着,同一时间“嘣!咣,咣,咣,咔嚓,咔嚓!咣!砰,咣,咣!”一阵地动山摇,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都传了出来,周围的人都给吓傻了,紧跟着,就看见默婉ktv,最右边的角落,方圆得有十几米的地方,直接就坍塌了下去,炸了一个超级大的洞,一楼和二楼之间都给炸踏了,连着下面的地下室,周围混乱不堪,幸亏那边没有人,而且,在往这边几米,就到了他们的前台了。

整个大厅里面,鸦雀无声,所有的人目光,都集中在了王越的身上,久久不能平静,好一会儿,好一会儿,王越这才站了起来,他脸上充满了愧疚的表情,看着下面的人,连忙把手举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这孙子唬人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王越一边说,一边转头看着林逸飞和辉旭,两个人面色铁青,一边的闪雷脸色也不好看,但是他不敢说话啊。

“对不起,对不起,你们当我不存在,我走了,我走了”王越一脸的无辜样,脸上还挂着鲜血“你们继续,继续,对不起”他一边说,自己一边就下了台,然后,他又跑到了台边,把自己的枪收了起来“抱歉,抱歉,那个啥,旭哥,再找我,咱们微信漂流瓶联系啊”他一个劲儿的致歉,然后,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自己就出了大门,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大厅里面依旧鸦雀无声,辉旭脸色铁青“草泥马的傻逼六,老子他妈要揍死你个傻逼”

“等着这事完的,先去找他。”

两个人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好意思啊,各位,小插曲,小插曲,别理他。”说完之后,辉旭站在了盆前,自己的双手浸泡到了盆里,他低着头,很是严肃,很快,他把手拿了出来,手上的水渍往下滴,另外一边,是林逸飞,闪雷,三个人全都走完这个流程之后,褚越把一盆血水撒在了地上,然后,接了一大盆清水,又放到了火炉上,三个人把手都泡在了清水里面,开始洗手,反复三盆清水。

之后,三个人跪在了关二爷面前,一人又拿起来三炷香“咣,咣,咣”的三个响头,把香放进了香炉“礼毕!!”边上的褚越大吼了一声。

紧跟着,林逸飞,辉旭,闪雷,三个人转身,看着台下的人,一起再次鞠躬,也不知道台下的人,是谁最先鼓掌的,只是知道,所有的人都开始鼓掌了。

王龙自己在边上,一边鼓掌,一边还不忘记把头看向外面,脑海里面思绪万千。

在默婉ktv的大门口,王越刚跑了出去,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六哥,六哥。”

王越“啊”了一声,转头,看见了罗斌,他一脸的惊愕“吓死我了,里面怎么了?”

“没事,没事,不知道是谁家不懂事的孩子不听话,把炮点着了,爆炸了。”

“什么炮啊,这么厉害。”

“啊,是炮弹”王越敷衍着罗斌“走了,走了,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江德彪不是找我呢吗,咱们两个走。”

罗斌“哦”了一声,跟王越两个人就上了奥迪车,坐在奥迪车上,罗斌开车,王越坐在副驾驶,两个人就唠了起来,不一会儿,车子正好通过了轩萌房产,王越伸手一指“这就是秦轩家的产业啊,麻痹的,说白了还有点想他了。”

“秦轩,这可是一个人才啊”罗斌“嘿嘿”的笑了起来“真的,牛逼,太牛逼了。”

“啥意思?”王越转头看了眼罗斌“你和他很熟吗?”

“不是,就是说他牛啊,他闷骚的一比啊,我上次听我们司令喝多了的时候和我说你们以前的时候说起来的,说秦轩看起来正人君子,其实是闷骚男一个,而且这么多年一如既往,还说他和我们部队那一对儿姐妹花都有联系啊,一个泡两个,还他妈如鱼得水,这要是光看外表,还真的看不出来,真厉害啊。”

王越听着罗斌说这些,显然也来了兴趣“什么什么姐妹花,和我说说,说说,怎么着,比我的那两个日本妞儿还带劲吗?”

“不一样好不好啊,六哥”罗斌笑了笑,一脸的神秘“这种事情啊,一般人还真的不知道,我们司令还是非常非常非常偶然的机会才知道的,我和你说吧,六哥……”

在l市老郊区的一条河边上,两辆没有牌照的奥迪轿车并排停在一起,两个中年男子并排坐在河边上,一人叼着一支烟,左边的带着一个耳坠,右边的穿着一身军服,一个麦穗两个星,两个人都是一脸一副痞子样。

“你怎么这么早就出现了,那边的消息说辉旭那里的仪式还没有举行完,你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还有,那里面怎么发生爆炸了。”

“没事,不知道哪个小孩子玩火不小心引爆了**了,没事,小事情,我觉得那边不需要我了,我就离开了。”

江德彪上下打量了打量王越“不会那**是你引爆的吧?”

“开啥玩笑,我像是那种不懂事的小孩子吗?”

江德彪笑了笑“最近和你媳妇怎么样了,冷战结束没,还有,那个叫龚正的事情,我安排了。”

“嗯,你安排了就好,还有这次旭哥的事情,真是劳烦你了,我们江司令还亲自动身了,让我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了,真的。”

“没啥,这是我应该的,别老司令司令的埋汰我,你在我眼里,永远是我六哥,我在你眼里,永远还是那个江德彪。”

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