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4 防炸衣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那就是了,所以说,这金盆洗手,不是所有人都能洗的,这金盆,不是所有人都端的起来的”唐焱瞅了眼王龙“若是你王龙今天从这里金盆洗手,你端不起来这个盆,最起码暴君典狱长这些人就不会给你面子,人家估计都不会出席你的这个仪式,金盆洗手,是把自己从社会里面摘出来,说起来简单,但是能把自己摘出来的人,那都是极少数的极少数,都是能站在顶端的,让所有人不敢把他怎么样的,好比现在的辉旭,他有资本端这个金盆,要是别人,估计都没有资本吧,这金盆洗手还有个讲究,那就是得有资格端这个盆,一般人是不会有资格端这个盆的,在辉旭这次的事情之前,他端这个盆,估计都端不起来,典狱长一行人不会让他端,因为这个盆要是端起来了,那就是代表着一段历史的结束,那就是代表着,辉旭黑道皇帝的身份的确认,这得所有人都服,打个比方,要是辉旭在这事情之前金盆洗手,哪怕刚和李封火拼完那会金盆洗手,这些人都未必会来”

唐焱这个时候笑了笑“社会路,进来容易出去难,辉旭现在能把这个金盆端起来,也算是不错了,多少声名显赫的大哥,到死,也端不起来这金盆,进来容易抽身难啊”唐焱眯着眼,看了看周围这一大群人“有意思,有意思,就是有点不正常。”

“什么叫不正常?”王龙转头看着唐焱“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随便说的。”说完之后,唐焱又看了看周围。

王龙这个时候抬头,看了眼台上面的人呢,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暴君了,暴君带着手下的人也已经上台了,站在台上,暴君一行人也开始发誓,饮酒。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传出来了一个声音“辉旭,你他妈想收身就收身,我问你我,我大哥就他妈这么白死了吗?”这个声音叫骂了起来“草泥马的,你他妈想的到美,还我大哥的性命来”说完之后,一个男子猛然之间就跳上了台阶,一下就把自己的衣服给扯开了,他自己的身上绑满了**,手上还拿着一个引爆**的装置,这个人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挺胖的,白白净净的,他眼睛很大,瞪着大眼珠子,满头大汗,情绪非常的激动,直接就叫吼了起来“草泥马的,你说洗就洗啊?”男子就站在丁暄他们的边上,手上拿着引爆装置,一身的**“丁暄,我草泥马!”男子冲着丁暄也叫骂了起来“当初拉我大哥入伙的就是你,现在你们他妈的就这么怂了,我看你们今天刚上这柱香,老子他妈拉着你们同归于尽”这个男子的情绪非常非常的激动“来啊,大家同归于尽!我这些**够让这里的所有人都归西,哈哈哈,哈哈哈,我操你们妈,来啊,我看你们谁敢再上这柱香,我看你们谁敢在举行这个仪式!”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都看着台面上的这个疯狂的男子,唐焱这个时候在边上开口了“这就对了吗,就这么顺顺当当的不可能啊,怎么说辉旭这么多年这么多仇人,总会有几个不要命的”

“他嘴里面的大哥,是不是赤火啊?”云豹从边上问了一句“你看他那一头汗,他很紧张”

“也不一定就是赤火,是丁暄也说不准,这金盆洗手,还有个讲究,有一个不洗的,那这所有洗过的都不算,因为有一个不想你退的,那你就退不出来。”

唐焱看着一边的王龙“这就是社会,社会人不想你退,就得找你的麻烦,找你的麻烦,你就得解决麻烦,所以你就退不了这社会,这金盆洗手,也就不能全部洗完”

“那这小子够狠的,身上绑这么多**上来,但是这赤火就这一个人了么。”

“你怎么断定这就是赤火的主意?”唐焱笑呵呵的反问了一句。

“我觉得这是丁暄的人也没准,因为现在到了丁暄了”王龙在边上跟着开口“或者是邱晓武的人,再或者是谁的人,都没准的,不一定就是赤火的,知人知面不知心。”

“王龙说的没错,看好戏吧,正常情况下,辉旭这金盆洗手,他们的人是肯定不能动手的,那就看谁来解决这个事情了,看看这压金盆的人是谁,看看他有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了。”

王龙一行人都有些诧异,看着辉旭,然后全都把头看向了台上这个嘶吼的男子,周围的人都傻眼了,没一个敢说话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从人群里面出现了,男子一脸的放荡不羁,手上把玩着一把手枪,然后,他嘴里面叼着一个牙签,他个子不高,而且刚才一直不知道在人群里面什么地方躲着,这个时候,他却出现了,自己直接跳到了台上面。

“咋的,哥们,你是来拆台的?”男子上来之后,笑呵呵的一歪脑袋,一脸的放荡不羁,一脸的痞子样。

对面的男子明显的很是激动,转身就对准了面前的男子“你别过来,你过来,大家都死!”男子使劲叫吼着,情绪非常的激动。

“是他!”唐焱下意识的开口,接着,王龙和大钟一行人都把目光转向了台上,转向了台上这个吊儿郎当,耳朵上面挂着耳坠的中年男子。

“你瞎喊鸡毛啊?累不累,给你买两盒金嗓子用不用?”男子眯着眼“跑来拆我兄弟的台?你知道我是谁不你?骂了隔壁的,太不给面了。”

“你他妈是谁!闭嘴!!我炸死你!”拿着**的男子愤怒的盯着这个带着耳坠一副玩世不恭样子的男子“我他妈管你是谁!滚!不滚的话,老子炸死你。”

“哎呦我去。”男子指了指自己“我告诉你说啊,你听好了,老子叫王越,大王的王,越来越帅的越,你还炸死我,炸死我你不死是咋的,你穿的那是防炸衣啊?”

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