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3 金盆洗手 二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下面挺糟乱的,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样子,辉旭和林逸飞两个人走到了台上,站在台上,辉旭双手示意“大家安静,安静”辉旭话音一落,zhouwéi的人都安静了,全都看着辉旭。

辉旭深呼吸了一口气“我辉旭,今天谢谢大家赏脸,能来我这里,我先谢谢大家给我辉旭还有我哥哥这个面子,谢谢大家。”说完,辉旭很尊敬的冲着下面的人鞠了一个躬。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我辉旭这些年,走在道上,仇人无数,ziji兄弟被害死过,也做掉过别人的兄弟,今天,我辉旭把咱整个l市的人都请来,就是想给大家赔礼道歉,我辉旭,之前不管有多么对不起大家的difāng,我今天在这里给大家说一声,对不起”“小说章节更新最快。”说完,辉旭接着低头,又冲着下面的人鞠了一个躬。

“这些年,我是真的累了,年纪越来越大,就觉得ziji越来越支撑不住了,我早就想退了,现在,只不过又碰见了一些意外的事情。”辉旭这话一说完,基本上在场的人,就都把目光转向了丁暄和典狱长,两个人面无表情,hǎoxiàng什么都méiyou发生yiyàng。

辉旭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想退了,希望诸位给我辉旭一个机会,别再为难与我,让我退出”说完,辉旭再次冲着下面的人,有鞠了一个躬。

之后会辉旭站了起来,站在了一边,看着下面的人,很快,林逸飞走上了台,他站在上面和辉旭说话的语言态度,都是yiyàng的,也是三鞠躬,再后面,是闪雷,三个人三鞠躬,下面非常的安静,这一套流程全部走完之后。

林逸飞,辉旭,闪雷,三个人走到了方桌边上,下面有三个圆垫子,三个人一人手上拿了三炷香,跪在了垫子上面。

“我辉旭”“我林逸飞”“我闪雷”

“关二爷在上!”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吼了起来“我们兄弟三人,今天金盆洗手,之后退出江湖,日后绝对不再参与任何江湖中事,若违此誓,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紧跟着,褚越从一边拿过了来了一把匕首,郭浩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面有三个酒杯,三个人起身,在关二爷面前的香炉里面,一人三鞠躬,上了三炷香,紧跟着,转身,一人用匕首,划开了ziji的手指,把手指的血迹,滴到了杯子里面,三个人一饮而尽,之后,转身走到了一边,站到了边上。

褚越和郭浩两个人,一个人拿着匕首,一个人拿着酒杯,在边上,还有马仔拿着酒,还有准备香的,全都站在了一边,这两拨人,是分开站的。

这个时候,褚越开口了“现在轮到诸位大哥了”褚越大吼了一声“愿意让我哥哥,安心退隐的,表个态,不愿意的,也表个态,绝对méiyou任何追究!”

说完之后,褚越把ziji的匕首举了起来“诸位大哥表态!”

王龙都méiyoumingbái什么意思,这个时候,唐焱推了他一下“你先表个态,领个头,咱们先上去”

王龙“哦”了一声“应该怎么表态。”

“你往上走就行了,然后跟着做,很简单的,都是老规矩了”唐焱说完推了王龙一下,接着,王龙yidiǎn头,转身就往前走,他是最先出人群的,他在前面,后面的唐焱一行人跟在了身后,几个人上了台,站在台上,王龙看了眼对面的褚越,褚越一行人递给王龙香,一人三炷香。

接着,几个人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关老爷,然后,一行人跪在了刚才辉旭他们跪在的difāng。

唐焱深呼吸了一口气“关二爷在上”

“关二爷在上”王龙他们一行人跪在下面跟着唐焱,一起把香举了起来,很是尊敬。

“我们与辉旭林逸飞,闪雷之间,此香过后,再无任何恩怨,如有任何抱负以及小人之心,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王龙几个人一听唐焱开口了,也mingbái什么意思,跟着开口“我们与辉旭林逸飞,闪雷之间,此香过后,再无任何恩怨,如有任何抱负以及小人之心,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发誓过之后,褚越把匕首拿了出来,给王龙几个人一人划开了一个小口子,几个人往面前的酒杯里面滴血,之后,所有人一饮而尽,接着,王龙一行人站了起来,唐焱最先走到了金盆的边上,金盆边上yijing被倒上了yidiǎn水,唐焱把ziji的手指,挤出来了一滴血,滴在了金盆里面,同时王龙,大钟,云豹,三个人也都按照了唐焱的做饭,几个人按照流程做完之后,走到了辉旭和林逸飞的边上,辉旭一行三人,伸手出来与王龙,大钟一行人挨个握手,然后从辉旭他们的边上下台,下台之后,站在一边,王龙他们这一套流程,算是jinháng完了。

王龙他们刚下来,一边的典狱长就上台了,带着一群手下,都是他手下有头有脸的,跟在了他的身后,也开始重复王龙他们的行为。

王龙和大钟他们再下面,看着台上的人,然后王龙转头,看了眼一边的唐焱“为什么要举行这个步骤,有什么用?”

唐焱笑了笑“这是古老的讲究,这金盆洗手之后,就不能再与辉旭一行人有任何恩怨了。”

“为什么,要是不遵守呢。”

“当着关公,毒誓血誓都发了,一般人不会违背誓言的,而且,握手以后就是一家人,要是有人不遵守,剩下的人可以群起而攻之,道上混的,一般都是很迷信的,要是有人不遵守,剩下的人肯定会有很多人怕遭报应,然后一定会引起来群愤的,这是道上的讲究,是道上的规矩,要是谁不想辉旭金盆洗手,那就可以不上台,之后他怎么样,都是没事的,那他和辉旭之间,那就是不死不休的意思,不过现在看来这种kěnéng性为零了,典狱长和暴君要是都上去了,那剩下的人,就不会有人不上去了。”

“还有这么个说法,这不是废话吗,谁敢不上去了,辉旭这么强大的势力,这不上去就是打辉旭的脸,那不是等着被辉旭踩平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