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6 道上的道道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什么意思?”王龙看了眼辉旭“这就是你说的,以后l市要归他们俩的原因?”

辉旭笑了“我要退了”他的声音不大“其实本来在他们想对付我之前,我兄弟走了时候,我就想退了,这么多年,也是真的累了,去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跟我的老婆孩子,好好的过日子,挺好的,孝顺孝顺我的父母,不用成天打打杀杀的,这样的日子挺好,我之前一直是想不通的,怎么想都想不通,你说我这一辈子,把脑袋挂在裤腰带上面,换回来了什么?什么都没有,有句话说的挺好的,官再大,钱再多,阎王照样往里拖,我想真真正正让我安心下来的,那就是我兄弟走的时候了,他一直没有亲口和我说过要我退,把他想说的话,留在了最后的mv上,那是我辉旭这一辈子最好的兄弟之一了,他为我们做的太多太多了。”

“您是说,公安局的局长,李朝?”

“对的,你不知道我们之间有多么深厚的感情,朝儿这个人挺不容易的的,我那会就想着我退了吧,退了以后,把朝儿的父母也接走,跟我老父亲老母亲一起住着,都当着我自己的父母来孝顺,阿飞这么多年,他以前一直是我们的支柱的,我们上学的时候,阿飞就是我们的心里寄托,他在我们小的时候,对我们的帮助也是最大的,现在这么多年了,时光弄人嘛,变了不少,但是依旧也是我们的大哥,张小小纵使有千般不对,万般不对,但是她对林逸飞的那颗心,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比的,包括默婉也一样,只不过默婉占便宜占在了林逸飞爱她的份儿上了,阿飞这一辈子就是搞女人搞得多,搞到最后,也没有搞到一个自己爱的,也爱自己的,在最后的时候,他选了一个爱自己的,张小小这些年过的挺不容易的的,阿飞和六儿之间的矛盾也化解了,至于那个宋洋,在哪儿也都不重要了。”辉旭自言自语了起来,也不管王龙听得懂不听得懂“所以吧,小朝的事情以后,不光阿飞想开了,我也就想开了,这么混下去,到最后也没有啥结果的,做得再大,也就那么两下子,就是突然之间觉得,什么心劲儿都没有了。”

辉旭笑呵呵的开口“人这一辈子,有些事情总是要经历的,经历的多了,也是好事,我们现在是真的没有什么心劲儿了,本来我们的发展,也就已经到了一个顶端了,面临的就是一堵墙了,这堵墙一直就打不通,结果,我兄弟这一走,把我们的人生路,社会路,也就给走通了,到了我兄弟走,我心里才明白,一直打不通那堵墙,是因为我们一直都没有退下去的心思,若是暴君他们不在这个时候集合,不在这个时候想着趁我病要我命,多老实一个月,我辉旭自己也就退了,他们也就没有今天了,但是这是他们自找的。”

“我辉旭做人有个原则,我给你的,你能要,我不要的,你随便要,但是我不给的,你不能过来抢,所以说,他们活该,我这些日子就是在等,等这样一个万事俱备的时间,要知道,有些人是很忙的,能抽出来时间帮我一下,那是很不容易的。”

“这暴君和典狱长,都是能成事的人,大丈夫能屈能伸,留下自己的性命来才是最主要的,就冲着这点,这两个人日后的前途都不可限量,我辉旭在l市确实是制约着他们的发展,我现在把所有的面子都找回来了,我这些日子,把属于我的都收回来,把那些赔偿都拿到,然后,我要把我的家产散尽,凡是跟过我的兄弟,都有份,给大家都散了,我什么都不要了,我父亲那里有钱,我岳父那里也有钱,我媳妇也有钱,我自己就是答谢我这些兄弟这么多年跟着我生死与共了,然后,金盆洗手,以后再也不过问江湖中事了。”

辉旭转头冲着王龙笑了笑“其实我现在不是恨你了,顶多是有些怪你,但是有时候想想,怪也没啥可怪的,这就是社会吗,怪不得闪风,怪不得你,谁都怪不得,你既然走在这条路上,就要承担这条路上的所有风险,我现在是真的都看开了。”

“这丁暄还有后手,这典狱长也有后手,这两个人,日后一个新城区,一个老城区,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我是老了,什么心劲儿都没有了,我觉得两个人刚才也是都看出来了我的退隐之心了,否则的话,不会这么屈辱的认着我了。”

“他们是怎么看出来的?”

“呵呵,我要是真的想让他们死,想和他们直接火拼的话,我就不会有那么多废话,我占着那么大的优势,我还和他们废话什么啊?要是你,你会和他们墨迹什么吗?”

王龙楞了一下“对啊,如果我是你,我那么多人,身后还有狙击手,我早上去铲除他们了,斩草除根,一了百了”

“对啊,可是我没有那么做,你说是为什么?”辉旭笑了笑“是因为,我也不想拼,把事情保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大家都能接受的范围,这是我想要的,他们不想拼,因为要是拼了,那就是死路一条,然后,剩下的就看我怎么做了,给他们留点底线,他们就会忍了,这是成大事的人,要是不给他们留底线,那八成就会拼命了,要是真的双方拼起来,他们两个肯定活不了,我辉旭。”辉旭笑呵呵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肯定也是第一个玩完的人,所以说,我们三个之间很默契,没理的是他们,需要付出代价的,也是他们。”

“我不想让我的兄弟再血流成河了,而且,我的内部,也不是表面上的那么稳定,我只是不愿意去深究了,残废手下殇胜的那些人太嗜血了,而且殇胜的人很不讲道理的,他们不管什么起因,不管为什么,只要是自己的人受了委屈就是不行,要是拼起来,损了殇胜的人,那麻雀定然会把整个殇胜搬过来大闹,他这一闹,事情就又大了,我不想把我弟弟再折腾进来了。也不想闪雷他们谁再出点什么事情了,我看的出来,闪雷现在也没有混下去的想法了,郭浩也没有了,唯一有点想法的,那应该就是褚越了,到时候我会和他们聊,会劝他们,但是不会强迫他们,因为这些事情劝是没用的,只有自己去领会,我被人劝了多少次,也一样是自己想开了才退的,就好比我现在让你别开伏龙了,回家种地去,你肯定不愿意的,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