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4 大哥辉旭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龙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又四处看了看,看着周围,刚才赵东江胳膊被打的粉碎是所有人都亲眼看见的,这周围,居然还有狙击手,这狙击手,明显的救了残废的命。

王龙最后又把目光看向了辉旭,他心中波涛汹涌,他想到了刚才那四个人,他们从辉腾车上面拿下来的大袋子的旅行包,他惊愕了,他看着辉旭,心里面久久不能平静,暗自猜测“你居然还有狙击手,居然还敢放枪,现在出了人命,你还把事情闹的这么大,我真的想要看看你,最后要怎么收场。”

辉旭依旧很平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对面的丁暄,赤火已经死的透透的了,赤火的那批手下,第一批冲出来被砍倒之后,也都老实了,没有人敢继续往前冲了,这一下倒是把目光,都集中在了丁暄和典狱长的身上。

陆洵在边上的声音很小“赤火这个蠢货,这种时候了,还分不出来形势,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居然还去送命,他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边上的丁暄转头看了眼陆洵“不要说话,这次不好办了,超过了我们的预料。”

陆洵抬头,看了眼丁暄,叹了口气,一脸的无奈。

周围又陷入了沉默,辉旭站在人群的队伍前面,低下头,缓缓的点着了一支烟,他叼着烟,看着面前的丁暄和邱晓武,他突然之间就笑了,自言自语了一句“这典狱长和暴君,还是有些思想的人。”说完,他自己笑呵呵的就冲着暴君和典狱长走了过去,辉旭是自己过去的,暴君他们都在原地看着,辉旭一支烟,抽了没几口,就扔了,很快,他自己一个人,站在了丁暄和典狱长的面前,他笑了笑“怎么不拼了?”

丁暄摇了摇头“拿什么和你拼?”

“这么多人呢,还不敢拼?”辉旭又转头看着邱晓武“像赤火一样,叫上你们的人,大家来拼拼,看看最后是谁赢,谁输。”

邱晓武深呼吸了一口气“辉旭,有意思吗?大家都是道上混的,现在这情况这形势我们也不是傻子,你想怎么着,直说吧。”

“我想怎么着?”辉旭看了看丁暄,又看了看典狱长,接着,他突然之间就笑了,然后,他的脸色当即就变了,上去一个嘴巴就抽到了丁暄的脸上“啪”的就是一个嘴巴,之后转身照着邱晓武回手“啪!”的又是一个嘴巴。

“草泥马的,你们不是牛逼吗?怎么不牛逼了?”辉旭大骂了起来“不要要瓜分老子吗?来啊!”辉旭大吼了起来“草泥马的”他转手照着丁暄又是一个嘴巴,回身一脚就踹倒了邱晓武的肚子上面,把邱晓武踹的往后退了两步,暴君与典狱长两个人都没说话。

辉旭伸手一指暴君和典狱长“来啊,草泥马的,你们他妈不是牛逼吗?来啊!”辉旭的吼声很大“知道l市姓什么吗?知道l市是谁的吗?”说完,辉旭上去又是一个嘴巴,又招呼到了暴君的脸上。

暴君嘴角的鲜血已经流了出来,一边的典狱长也沉默了,也不敢吱声了。

这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更别提身后的那群马仔了,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聚集在了辉旭身上。

辉旭表情很冷酷,看着对面的暴君和典狱长“来,来,我看看你们是怎么瓜分我的?”辉旭伸手很侮辱性的手势拍了拍暴君的脸“快点来,这事是你挑起来的吧,我看看,来。”

暴君阴沉着脸,整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就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认着辉旭各种侮辱,一边的典狱长和暴君差不多都是一个状态,至于两个大佬身后的人,都老实了,一个敢说话的都没有了,整个场面都成了一边倒的架势。

“吭声啊,怎么不吭声了?不是都牛逼吗?”辉旭抬头“我和你们说,我辉旭这些年,就是守着我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我没有扩张过,没有想着怎么着你们,要么还轮得到你典狱长和赤火占了新城区?我是不喜欢那些地方,对那边没有啥感情,那都是后来归进来我l市的,不属于我l市的,我辉旭这一辈子,行为做事,坦荡荡,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你暴君当初怎么从l市起来的?我辉旭要是当初不信守承诺,你能有今天吗?”

辉旭笑呵呵的看着这两个人“我辉旭敢放你们站起来,就有十足的把握把你们打死,打残,知道吗?”辉旭这个时候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一直想着,你们过你们的,我辉旭过我辉旭的,你们别来招惹我就行了,我要是对付你们,你们早就完了,哪儿还有什么机会过现在这样潇洒的日子啊?”辉旭看着典狱长“知道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一直没有想过把你们赶尽杀绝,怎么着,你们现在觉得我辉旭没人了?不行了?想来瓜分我的地盘了?想把我赶尽杀绝了?”辉旭当时就笑了,接着大吼了一声“你们行吗?”

辉旭自己站在前面,伸手指着暴君他们身后的人,又大吼了一声“你们行吗?”

周围鸦雀无声,接着,辉旭看着对面的暴君和典狱长,摇了摇脑袋“来,给我上支烟。”

周围的人都看着暴君和典狱长,两个人互相看了看,暴君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辉旭,接着,从自己的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支烟,递到了辉旭的嘴边上,另外一边的典狱长,犹豫了一下,脸色铁青,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个打火机,顺势就给辉旭点着了。

辉旭叼着烟,抽了两块,左手扶着暴君,右手扶着典狱长,拍着两个人的肩膀“行啊,表现不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辉旭笑呵呵的摸了摸暴君的身上,然后又摸了摸典狱长,很快,从两个人的身上,一人身上掏出来了一把手枪,他把玩了把玩这两把手枪,紧跟着,左手右手,一手拿起来了一把枪,一把枪顶到了左边的暴君额头,另一支枪顶到了右边的典狱长的额头,他站直了身体,手指放到了扳机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