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9 高宇不容易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龚正深呼吸了一口气“什么叫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是兄弟,我龚正这一辈子什么都怕,就是不怕麻烦,知道吗?况且,如果你们当初告诉我了,或许咱们有别的更好的办法,结果你们什么都不说,你们俩就把我们往这一扔,自己把所有的都扛起来就走了,这事你们办的就是不对!不对!别给我看你们身上的那些伤,一码事归一码事。”

当龚正还想继续说的时候,大钟在边上开口“哥哥错了,别说了,成吗?”

龚正顿了一下,转头看着大钟,他话到嘴边上,又给收了回去,紧跟着,龚正深呼吸了一口气,不知道再思考着什么,短暂的几秒钟之后,他起身,把手上的杯子扔到了地上,就听见“咔嚓”一声,杯子摔到地上的声音,玻璃杯的碎片摔的到处都是。

这一下给王龙和大钟都给整蒙了,看着龚正,然后,就看见龚正从一边,拿起来了一瓶啤酒,自己直接就给咬开了。

王龙和大钟心里面的石头也放了下来,两个人当即都笑了,接着,三个人一人一瓶啤酒,举杯碰杯,冰释前嫌,三个人一口气咕咚咕咚的,就把三瓶啤酒都喝完了。

“兄弟。”王龙冲着龚正笑了笑“看见你了,不是开心,是亲人的感觉”说完,王龙和龚正两个人拥抱在了一起。

龚正拍了拍王龙的后背,长出了一口气,眼圈也红了,他摸着王龙后背的伤疤“这些年,也苦了你们了。”说完,龚正起身,转头看着一边的大钟。

大钟“嘿嘿”的笑了,看着眼圈已经泛红的龚正,张开双臂“兄弟,看见你,是亲人的感觉”

龚正深呼吸了一口气,控制着自己的眼泪,看着自己的两个兄弟这一身的伤痕,他就知道,他们能活到现在,都是不幸中的万幸。

龚正与大钟又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三个人这顿酒是真的都没少喝,各种各样的事情就唠了起来,敞开心扉,毕竟好多年没见了,龚正听着王龙他们说了这些年的遭遇,大大小小的事情,王龙与大钟和龚正一点不差的也都说了,是怎么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龚正和王龙他们讲述了他们这些年的生活,上警校,毕业,分配,生当中他提到了他的好兄弟夕念,他和夕念两个人,一个被安排到了l市,一个被安排到了op市,也是为了避嫌,龚明堂在op市提拔夕念,小朝在l市提拔龚正,把两个人都带起来,他们这是一早就安排好的,也是一早就运作好的,但是问题就是出在了小朝出事了,l市的格局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动,夕念的家族势力基本上在l市土崩瓦解了,但是没办法,之前安排好的事情,也没有办法改变了,夕念本来想让龚正回op市呢,把为他准备的资源给龚正,但是龚正拒绝了,还是自己来到了l市,夕念反而被安排到了op市,现在夕念在op市已经被龚明堂捧着破了几个大案子了,也算是小有名气了,他这边到还一直都是一个民警,什么大作用也没有,而且他心里面明白,龚明堂捧夕念肯定比捧龚正容易的多,至少不会让人说闲话,他和夕念,也是过命的交情,其实他在l市公安局这里挺不顺心的,也没有什么朋友,一直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民警,每天两点一线,对于夜场的生活他也麻痹了,玩够了,成天在公安局里面帮帮忙,打打杂,他觉得他也就这样了,由于是新来的,也没有什么关系背景,其实龚正也一直过的挺压抑的,成天宅在家里面,他一直不知道王龙他们在这个城市,有时候龚正就在想,自己的一辈子会不会就这样了,索性也就是一直吊儿郎当的,然后也不想给自己的兄弟夕念还有龚明堂那边造成太大的压力与愧疚,跟家里面也是一直报喜不报忧,夕念一直想把位置让给龚正,但是现在夕念已经走上来了,就不可能再给龚正了,另外一边的龚明堂对于龚正,一直都是很放纵的,在他的思想里,也希望龚正靠着自己的本事去外面闯一闯,趁着年轻,使劲拼搏一下,等着最后实在从外面混不下去了,在回到自己的身边,那个时候再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这就是龚明堂的想法。

龚正从这个陌生的城市,看见了王龙和大钟以后,说句实话,他也跟看见了亲人一样,毕竟他们小哥几个,这几年没见归没见,但是感情一直在那摆着呢,王慈的眼睛已经治好了,很多次问过龚正王龙和大钟的事情,龚正为了照顾王慈的情绪,一直帮着王龙和大钟隐瞒了,其实王慈自己心里面也明白,谎言不可能持续一辈子的,再怎么隐瞒,也改变不了这么多年,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去的事实,但是王慈是一个很懂事女孩子,后来慢慢的,他就不会再问了,她心里面,龚正也成了一个亲人,无聊的时候,两个人会通通电话,龚正几次提过让王慈回来的事情,不过王慈都拒绝了,她说她不想回来,龚正心里面明白,李磊的这个坎儿,从王慈的心里面是很难过去了。

高宇大学上到一半儿,就不上了,据说是去福建那边辍学经商去了,他的父母生意黄了,找了工作,然后也都下岗了,家里面过的也挺拮据的,他偶尔会和龚正有个电话,时不时的还会问问龚正王龙他们的情况,按照他的说法,他在福建混的也是如鱼得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然后按照他的理想规划,估计用不了三年,他就是福建首富,过不了五年,他就是全国首富,再过不了八年,他就可以盖过比尔盖茨了,当然,对于高宇,大家还都是了解的,十句话里面十一句谎话,龚正现在也不拆穿高宇了,他总是让高宇从他这里安静幸福的吹牛逼,让他享受着吹牛逼的过程,然后,每每到最后结束,龚正都会说一句,兄弟,大老爷们从外面拼,是应该的,再苦再累也得受着,没啥不好的,就是那个啥,如果有啥困难,跟哥们说,用钱也好,用人也好,记着吱声,咱爸妈那边,你就放心好了,那就是我龚正自己的亲生父母,饿不着累不着,伤不着,苦不着,这点你放心,在外面好好的拼,年轻么,就要闯一闯,若是最后真的受不了了,回来的时候打个电话,我给你订好机票,去机场接你,给你准备俩少妇,让你当皇帝,这番话其实是龚正每次打完电话都会说的,都会重复的,他知道高宇从外面一个人过的不好,只是他死要面子而已,他从来不去拆穿高宇,高宇也是一个很孝顺的人,他每次给龚正打电话,其实他就是想听龚正这最后几句话,让他对家里面更放心些,少些牵挂,然后,还让他知道,自己有个兄弟,一直在等着他回家,有几次,高宇电话都没挂的时候,就哭了,龚正都能听到了,他也没有拆穿过高宇,年纪越来越大了,他知道,高宇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