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8 不领情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样子,在l市新城区一家不起眼的小饭店里面,就在饭店的一个小包房,这个小饭店是以特色著称的,里面经济实惠,价格不贵,但是却很好吃,人也不少,不过这个时候yijing过了饭点儿了,人相对来说还是少点,而且,那个小民警,也yijing把身上的警服脱了,随便拿起来了车后面的一件衣服套上了。

坐在小包房的内部,三个人相视而坐,小民警依旧是一脸的放荡不羁,看着一桌子的饭菜,他ziji一个人伸手夹了起来,连着吃了好几口,他点了点头“嗯,说实话,还真心挺好吃的,才来这里几个月的shijiān,哪儿哪儿都没摸清呢”“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小民警笑呵呵的抬头看着王龙和大钟“就méiyou什么想对我说的,你们俩不该说点什么”

王龙思考了好一会儿,把ziji的杯子举了起来“正哥,这些年,谢谢你了。”

龚正“啊”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没啥谢不谢的,再说了,怎么你就谢谢我了?”

“我妹妹的事情,我zhidào一直是你在尽管着的,相比于我这个亲哥哥,就显得太不负责任了”

“你别往ziji的头顶戴帽子,我对王慈怎么样,是我和王慈的事情,与你没guānxi,我不是为了你这声谢谢才照顾尽管她的,那是我妹妹,与你无关”

“高宇他们最近怎么样。”王龙看了眼龚正“你怎么会到这里了。”

“呦嘿,你还zhidào有这群人呢?”龚正抬头看了眼王龙“我还以为你能冷血到六亲不认呢。”

“正哥,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大钟再边上开口“这些年,我们也不rongyi,当初。”

龚正伸手制止了大钟,ziji叼起来一支烟“你什么都别说,我听他说。”说完,龚正又把目光转向了王龙“来,告诉我,当初为什么离开,放下一切离开,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离开,这么多年,连电话都méiyou一个的离开,来,告诉我。”

王龙看着龚正,龚正看着王龙,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视了将近一分钟,王龙站了起来,他把ziji的t恤就给脱了,光着膀子,胸口的血狼很是扎眼,然后,他的手腕处还包裹着绷带,鲜血浸湿了手上的绷带,再看王龙身上,非常显而易见的,都是各种的枪伤,刀伤,龚正是警校毕业的,这些东西他自然是看的出来了,王龙整个身上,基本上就méiyou什么好difāng了,数不清的伤痕,这也同样的验证着,这些年,王龙过的有多么的疯狂,多么的危险。

大钟在边上也没说话,看着王龙站起来了,他ziji也站了起来,把ziji的外套也给脱了,大钟身上的伤痕yidiǎn不比王龙身上的伤痕少,尤其是往,胸口还有最近很新的枪伤,还méiyou完全的愈合好,伤疤触目惊心,两个人就都这么**着上身。

接着,王龙从边上拿起来了一瓶啤酒,走到了龚正的边上,另外一边的大钟也走过去了,两个人一左一右,站在龚正的身边“其实我就想跟你说两句话,第一句话刚才我说完了,那就是谢谢你,第二句话,那就是对不起。”

王龙也不矫情,拿起来啤酒“兄弟这些年,过的也不rongyi”说完,他碰了一下龚正的杯子“多余的什么解释也méiyou了,咱们之间,说多了,也没啥用”之后,王龙拿起来酒瓶子,ziji在边上“咕咚,咕咚,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就给周了一瓶子酒。

另外一边的大钟拍了拍龚正的肩膀“正哥,我大钟本来也不会说话,当初我们也tèbiétèbié的难,那些事,我不想提,也不想说了,我和龙哥不yiyàng,我就想和你说一句话”大钟顿了一下“我们是兄弟”说完之后,大钟“咕咚,咕咚,咕咚,咕咚”的一口气也干完了一瓶子啤酒,紧跟着,王龙和大钟两个人又一人拿起来一瓶子啤酒,稍微休息了一下,在边上,又是一人一瓶子啤酒,休息了片刻,两个人一人拿着一个酒瓶子,摆到了龚正的边上。

那意思很明显,三瓶酒,前两瓶道歉,第三瓶,一饮而尽,过去的事情就都过去了。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龚正,龚正ziji晃着ziji的脑袋,手上拿着杯子,思索了好一会儿,之后,他缓缓的开口“我觉得我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很生气,一声不吭就走了,但是后来我zijizhidào了一些事情,我zhidào你们挺难的,你们也不rongyi,而且,王龙你们的心思我都mingbái,无非是怕影响到我们老龚家在op市的前程,我觉得我不应该有什么理由去怪你们,但是我现在还生气,我还是要怪你们”龚正拍了拍桌子“大老爷们,顶天立地,咱们兄弟这么多年,当初咱们几个磕头拜了把子,那就是有啥事挑明了说,挑开了干,成了就成了,不成咱兄弟可以接着干,我龚正的眼里,天老大,地老二,兄弟排老三,谁站在我面前都yiyàng,惹我龚正的兄弟,我砸锅卖铁也要干他,最后咱们干得了,赢了,那皆大欢喜,干不了,输了,那也没啥遗憾的,最起码咱们对得起兄弟这两个字了。”

龚正眯着眼“你们这么不辞而别,对我最开始来说,那就是属于兄弟的背叛,zhidào吗?就算后面我zhidào了事情的大致情况,我依旧说服不了我ziji”

龚正深呼吸了一口气“我龚正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心里面都qingchu,苦我吃的起,痛我扛得起,伤我受得起,唯独承受不了的,就是兄弟的背叛,我这一辈子想要的不多,就是一个能陪伴我过一生的媳妇,还有一群能来参加我葬礼的兄弟。”

王龙和大钟两个人看了眼龚正,又把酒瓶子举了起来,什么都没解释。

龚正拿着ziji的杯子,继续开口“肖庆的势力我是zhidào的,你们俩这么做,理论上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不会领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