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1 出去一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王龙盯着这纸条,就明白了丁暄的意思,这都是辉旭的地盘,辉旭的场子,他丁暄这是想让王龙入伙“其实我就是想和你说,王龙,你不要把事情都想的太简单,只要在这个圈子的人,都会进这次的漩涡,我这话的意思,你明白了吧?不难做吧?”

丁暄这话的意思,就是让王龙表个态,他们现在三方大佬围剿辉旭,也已经是整个l市尽人皆知的事情了,基本上所有的小掌柜,该表态的也都表态了,现在来找到王龙,也算是正常,毕竟王龙也是属于小掌柜了,而且他的身份更特别,一直让王龙更无法理解的,那就是为何丁暄好像没有一丝不适应的样子,就这么和王龙沟通交流,好像他们以前就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觉得吧,这个事情说不难做,也挺难做的,我就是想正经的做生意,谁不让我好好做生意,我呢,就不让谁痛快的过日子。”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丁暄站了起来,拿起来杯子“所有的人都不会置身事外的,别想着捡漏子,你们这篓子也捡不起。”说完,丁暄笑呵呵的把杯子举了起来“三天以内,那几个场子是你的,若是不要,那就什么都别要了,来,喝酒,大家开心!”丁暄笑呵呵的开口,伸手举杯,跟着大家一个碰杯之后,丁暄最后把目光又转移到了唐焱的身上“唐焱啊,你就不怕我去告诉警察,过来抓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是通缉犯呢吧”

“谁是唐焱?”唐焱冲着丁暄就笑了“我不知道你说的唐焱是谁,你随便去报警。”唐焱特别特别的平静“别跑这胡猜瞎猜了,暴君,你那一套,不是对谁都好用的。”

暴君“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他搂住了王龙的脖颈“王龙啊,你胆子真的够肥的,按照正常的逻辑,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选择从这里重新开始的,但是你偏偏就选在这里了,你的底牌是什么,你的依靠是什么?别告诉我说,就是唐焱,就是你的依靠咯?”

王龙嘴角微微上扬“你当初什么都没有,不也敢从l市起家吗,我现在有这么多人,这么多钱,我为什么不敢?我哪有什么依靠?你想多了,暄哥。”

丁暄坐在一边,双手把玩着一个酒杯“刘震东有一个把兄弟,这个人的名字呢,叫秦轩,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是深厚哇,现在这个秦轩在哪儿不清楚,但是我倒是听过一些关于这个秦轩的事情,秦轩在l市也挺有名号的,然后,他在l市还有一家房产公司,很低调的房产公司,我说的没错吧?”暴君转头瞅着王龙“你之前应该是不知道这些的,但是你现在应该是知道这些了吧,那个秦轩有些名号,有些身份背景,不是一个软角色,身后还牵扯着一家很大很大的上市公司,他的媳妇叫赵晓萌,东北那疙瘩的,势力很大,你想用他。”

王龙眉头一皱,看着眼前的丁暄,接着,丁暄又笑了“那你之前没有想到过这些,是因为你不知道,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那会你就很单纯,你没有说过这些,那就说明你不知道,但是现在你肯定是想用这些关系的。”

丁暄伸了个懒腰,抬头又看了眼对面的唐焱“哥们,看来你没少指点王龙,也没少告诉他事情啊,呵呵。”说完,丁暄冲着唐焱伸出来了大拇指,然后又转头看了眼唐焱“很多东西你是藏不住的,不要过分的自信,你在我的眼里是透明的。”说完,丁暄又拍了拍王龙面前的那张纸,紧跟着“大家吃好喝好啊,哈哈”说完,他笑呵呵的转身就离开了,陆洵跟在了丁暄的身后,看着丁暄一群人离开。

桌子上面的彤彤下意识的开口“秦轩是你叔叔?”

王龙先是看了眼唐焱,然后冲着彤彤点了点头“是的,但是我不知道现在他在哪儿,我已经去他的公司登门拜访过了,他没在。”

彤彤又看了眼王龙,没在说话,另外一边的白静也开口了“你还有这层关系,这秦轩的事情我也听说过,l市,关于他们的传说,很多。”

“那都是过去了,现在也没有什么用。”王龙笑了笑,举杯“不要理会丁暄,来,我们继续。”

王龙说完之后,又和唐焱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一桌子的人都把酒杯举了起来。

宴会之后,伏龙最顶层,在王龙的房间内部,王龙手上拿着一杯鸡尾酒,看着自己面前的字条,这个时候,房间的门开了,唐焱推开门直接进来了,他走到了王龙的边上,坐下点着了一支烟“坐在这里发什么呆呢。”

“我在想暴君,他怎么会知道秦轩的事情,他怎么看出来的这些,他拆了我的老底了。”

唐焱笑了笑“这个暴君自然不是普通人,他的智商极高,刚才从他拿火开始,一切的一切都是试探,他现在肯定已经盯上我了,查秦轩的事情不难,阿东的女人那一家子,当初都是秦轩做掉的,这种事情在z市早都传开了,随便去个人就能打听清楚,我唐焱在刘家也不是什么隐藏的透明人物,他知道我是谁也很简单。”

唐焱拍了拍王龙的肩膀“不要把他想的太过恐怖,他也是一个普通人。”唐焱特别的平静“现在把秦轩浮出水面没有什么不好的,明天接着安排人去探望秦轩,就一直去,看看秦轩什么时候能回来,只要秦轩在,那就能保你这伏龙不倒。”

“轩叔有这么大的本事,这么多的人么?现在这l市局势,他能保我伏龙不倒?”

唐焱笑了笑“自然会的,我和你说过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明白吗?”

王龙瞅着唐焱,思考了片刻,使劲的点了点头,紧跟着,唐焱又开口问道“那你现在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么?”

“我知道了,唐叔,谢谢你。”说完,王龙起身,把手上的字条拿了起来“我出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