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0 纸条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休息吧,挺晚的了,别一天天的胡思乱想了,你现在已经很了不起了,你那么大的伏龙已都已经在那里了,你别忘记,几年以前,你还是一个ktv的小服务生。”

“你也别忘记,这几年我王龙是怎么活过来的,有多么的不容易。”

云格格瞅着王龙,王龙瞅着云格格,两个人全都沉默了……

半个月以后,王龙一身西装,再次的出现在了伏龙门口,这会的伏龙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冷清了,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员工也有很多,另外,这些日子,不少以前狂流的狂徒,也都来到这里了,大钟和云豹两个人还在不停的从监狱,或者看守所,打点,往出拉人,有些狂徒还是愿意和王龙他们继续一起的,不愿意的,那也就各自劳燕分飞了。

晚上的时候,王龙请所有的人在l市的水间逐月大酒店,包了整整一层,伏龙的所有员工都来了,包括狂流的那些狂徒,现在来到王龙他们这里,打算和王龙他们继续一起干的,已经超过了20多人,这批人王龙都很看重他们,对于王龙来说,这批人,也是他们伏龙起家的底蕴,也都是经历过大风浪的狂徒,而且在那种时候还跟着李封的,人品也是绝对的没有任何问题,吃饭,聊天,说笑,至于狂流的仇恨,关于李封的死因,王龙一行人的口风依旧一致,是一批陌生的人偷袭致死,但是这批人不是辉旭,因为是辉旭的话,就没有必要隐藏自己的身份了,把所有人的心都调了起来,那这最后这批陌生人是谁,那也就是王龙他们自己说的算的事情,而且说白了,李封已经都不在了,大多人心里面的想法也就都变了,顺其自然,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王龙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整个大厅里面气氛十分的热闹,大钟和云豹一行人也很开心,这次还来了好多好多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这么大的伏龙要开始正常营业,那里面需要整理的思路实在是太多了,还还有唐焱,唐焱这个人,真的很有能力。

酒过中旬,宴会大厅的大门被人推开了,门口发生了争吵的声音,王龙转头,冲着边上的一个马仔使了个眼色,然后,门口的人很快就停止了争吵,没有在阻止那几个人进来。

外面进来了五个人,打头的是暴君丁暄,他穿着一件白衬衫,一边往里面走,一边整理自己的脖颈,冲着王龙就笑了起来,在暴君的身后,是陆洵,还有斌哥,在后面,是两个胖子,白乐乐和张浩然,这两个人看见王龙一行人的时候都是面无表情。

丁暄他们进来以后,直接就成了全场的焦点,白乐乐和张浩然以及斌哥三个人都在门槛站着,没有太往里走,倒是丁暄和陆洵两个人是走的最靠里面的。

他们径直的走到了王龙他们这一桌,看着这一桌的男男女女,丁暄转头“服务员,来给我上一套餐具,在拿一把椅子”说完,丁暄转头看见边上空着一把椅子,自己就拽了过来“椅子就不用了,就拿一套餐具就行了。”丁暄直接就坐在了王龙的边上,他坐下来之后,目光没有看向王龙,却看向了坐在王龙边上,稳若泰山的唐焱。

唐焱没有看丁暄,但是他知道丁暄再看他,唐焱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就笑了,笑容很有深意。

丁暄眯着眼,又仔细的打量了打量唐焱,之后把目光转向了王龙“王龙怎么着,回来了,做这么大的生意,你也不和我打个招呼?”

“我这不是觉得你忙吗?怕影响到你啊,暴君是谁,一天天的这么多的事,我这是小角色,小买卖,怎么好意思惊动您。”

暴君笑了笑,把嘴贴在了王龙的边上“王龙,你胆子够大的,还真的敢回来接着干。”

王龙也笑了“不好意思,这些东西都是天生的,历来就比别人大一点点。”

“哈哈哈”暴君笑了起来,看着服务员拿出来的餐具,自己也不客气“来,来,大家继续”说完,丁暄夹了几口菜,拿起来了一个杯子,举杯对着唐焱“不知道这位怎么称呼啊?”

“无名小卒,有什么可称呼的。”唐焱也笑了,很礼貌的拿起来了一个杯子,他举着杯子,陪着丁暄一下就干了一杯酒“不过丁先生最近在l市可是手笔不小啊,也是l市的风云人物啊,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是比不了的。”

丁暄“呵呵”的笑了笑,然后,猛的一伸手就副要掏枪的架势,脸色当即也变了,一边的王龙没动,眉头一皱,在边上的大钟和云豹两个人一下就都站了起来,紧跟着,还没说话呢,丁暄手上出现了一个打火机,还有一包烟,他很随意的自己把烟叼了起来,他点着了烟,似笑非笑的看着周围的人,最后的目光,还是落在了唐焱的身上,从始至终,最稳的一个人,依旧是唐焱,王龙在边上虽然没动,但是表也变了,就是唐焱非常的平静。

“干啥,都这么激动干啥?”丁暄这个时候开口说道“都抽烟吗?”他把烟盒直接就扔到了唐焱的面前“给你,来,尝尝,这烟你没抽过”

唐焱笑了笑,从丁暄的手里接过烟“谢谢暴君了,您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

丁暄“哈哈”的笑了笑,然后看了眼一边的王龙,饶有深意的开口“王龙,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么深不见底的人给你当帮手啊?”

“我觉得真正深不见底的人,应该是你吧。”

丁暄“啊”了一声“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张纸,他把纸递给王龙“你看,这纸上面是几个场子,三个赌场,你去看看,让你的人把场子收了吧,不过要小心,现在管得严,不要把事情闹大了,这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了,够意思吧,怎么说也是老熟人了”

王龙拿起来丁暄递过来的纸张,他把纸打开,里面写着三个赌场的地理位置,看守情况,写的一条一条的都很明显“刚开业,这么大的投资,也挺缺钱的吧,这是分一杯羹的时候,你分到了是运气,以后就都是你的,你要是分不到的话,那或许自己的都保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