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7 有想过吗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小朝再一看,原来是夕念“红包,不给红包,我妈妈不能嫁!!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红包什么红包,跟我兄弟要红包!”辉旭林逸飞两个人猛的一推门,就听见“哎呦”一声,夕念就重重的摔倒了地上“操,你们耍赖,红包呢!”

小朝都蒙了,被人推着就进了房间,整个房间都被装扮成了新房的样子,他被推着推到了最里面的房间,他把门推开,看着房间里面的床上,坐着一位美丽的新娘,她一身雪白的婚纱,带着白色的手套,就坐在床上,她很漂亮,尽管一大把年纪了,现在化妆了起来,依旧妩媚动人,夕郁白皙的皮肤,坐在床上,冲着小朝,她笑了”“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小朝的眼圈当即就红了,他转头,看着身后的人,最后,把目光转到了边上的王越身上“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她欠你场婚礼,咱们几十年前,还在上学的时候,说过,你要是娶了她,我给你做伴郎。”

小朝看着床上的夕郁,zhouwéi的人都开始起哄“去抱新娘,去抱新娘上车。”

“去啊你”林逸飞和辉旭从边上开始起哄,猛的一推小朝,就把小朝推到了床边,他看着床上的夕郁,他整个人都惊愕了,他轻轻的伸手,摸了摸夕郁的脸颊,没错,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夕郁顺手抓住了小朝的手腕“对不起,亲爱的,这些年,让你受苦了,希望你别嫌弃我,我欠你场婚礼,我想补给你,好吗?开心些,好吗?”

小朝摸了摸夕郁的脸颊,紧跟着,夕郁顺手就环住了小朝的脖颈,然后,两个人拥吻到了一起,zhouwéi的人都叫吼了起来。

林逸飞和辉旭一群人都开始起哄,王越站在原地,眼圈也红了,很快,小朝把夕郁抱了起来“走了!出发!”zhouwéi气氛非常的热闹。

小朝抱着夕郁,整个眼圈都红了,他抱着夕郁就往出走,到了楼下,上车,坐在奥迪车内,奥迪车队缓缓的行驶。

十几分钟以后,yijing到了水间逐月的大厅,整个大厅被装饰的富丽堂皇,所有的人都在两侧,小朝和夕郁两个人站在爱情长廊的最前面,另外一边是婚礼的主持人,司仪,zhouwéi响起来了动人的音乐,挺lang漫的。

就在这个时候,小朝冲着司仪伸了伸手“过来一下,司仪”

司仪很快的就走了过来,到了小朝的边上“先生,您好,请问。”

“把这首歌给我换了,换个别的”小朝的声音不大,他微微地笑了笑。

几分钟以后,婚礼现场的歌就变成了周华健的朋友“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

王越他们都站在原地,看着小朝,看着大屏幕上面的mv,周华健的一首朋友,顶替了小朝的结婚jinháng曲,zhouwéi的人都有些压抑,小朝笑了,然后把夕郁抱了起来,zhouwéi的人都看着他们,开始鼓掌,他们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王越就跟在了身后,他看着小朝,看着夕郁。

两个人站在了舞台上,王越把手上的钻戒交给了一边的主持人,接着ziji咬住了ziji脖颈处的项链,背对着舞台,往下走,眼睛里面噙着泪水,在人群当中,他是显得nàme的格格不入,听着主持人开始主持婚礼。

整个婚礼现场都挺热闹的,很lang漫,zhouwéi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中间的小朝和夕郁的身上,接着,到了双方说话的时候。

先是夕郁,夕郁站在中间,她笑了,嘴角微微上扬“首先,感谢诸位来宾,来参加我和李朝的婚礼,谢谢大家。”夕郁冲着大家笑了起来,然后,伸手指着台下,站在林逸飞边上的王越“尤其是要谢谢王越同学,真心的感谢。”

王越听着这些字,格外的刺心。

昨天晚上,医院的楼下,夕郁坐在罗斌的车子里面,两个人面对面的站着,夕郁站在王越的对面“你叫我来,是告诉我,让我还给小朝一个婚礼,是吗?”

王越点了点头“你欠他一个婚礼,他挺不rongyi的的,你还给他吧。”

夕郁一听“我很同情他,我也很感激他,但是我不想骗他,我不爱他。”

“你欠他一个婚礼,你欠他的,应该还他。”

“那你不欠我吗?”夕郁冲着王越笑了“六六,我问你,你欠我多少,应该不应该还我。”

王越的表情很平静“他的日子不多了。”

“所以你要我来,让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嫁给他,是吗?”

王越思考了好一会儿,他点了点头“是这样的。”

“好啊,王越,你可真大方。”夕郁冲着王越笑了“行啊,你让我嫁,我就嫁了,但是王越你记好了,我夕郁这一辈子,只会举行这一次婚礼,zhidào吗?”

王越看着夕郁,眯着眼“你能不能理解理解我,理解理解他。”

“我够理解你的了,王越,你什么时候理解过我,我在你的眼里,到底是什么?”夕郁的眼圈红了“不想和你纠结什么别的问题了,我想我和你说的也很mingbái了,王越,都说你是重色轻友,其实在你的眼里,女人,永远是女人,永远比不上你的兄弟,对吗?”夕郁笑呵呵的开口“他想娶我,然后我就要嫁他,那我想嫁你,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婚礼?几十年了,王越,我对你的所作所为,换不来一场婚礼,是吗?”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事情,他的shijiān不多了,你当是做作善事,行吗。”

“行,我肯定会做的,小朝别管怎么样,他是这一辈子对我最好的男人,也是最爱我的男人,对我和夕念都没的说,我这么做是应该的,但是我觉得这种话你不应该亲自的说给我,你应该让林逸飞或者辉旭说给我,然后,让我给你提出来,你zhidào吗?同样的效果,心里的gǎnjiào会不yiyàng的,王越,你有想过这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