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9 愤怒的林逸飞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更主要的是宋洋,这么多年,也不zhidào他躲到哪儿去了,还就是抓不到他这个人,他宋洋本身也就是一个极度残暴的人,他心里有些扭曲,什么残忍的事情都做的出来,而且他非常的恨王越,bijing王越当初差点要了他的命,他也不是那种事到哪儿哪儿了的人,更不是那种会害怕的性格,他做事情,不计后果的,所以这么多年,宋洋的事情,也就真的成了王越的一块心病,他拿着烟,看着对面的林逸飞,这个ziji的大哥”“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两个人这么僵持着,很快,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王越的身上,王越低下了头,不zhidào思考了一些什么,顺手把烟就扔给了林逸飞。

林逸飞把烟拿在手里面,沉默了片刻,他ziji也把烟点着了“我林逸飞还是那句话,这些年我承认我ziji的心态有些问题,确实找不到ziji年轻时候的那股子劲儿了,但是有yidiǎn,你们是这个圈子里面的人,是我林逸飞这个圈子里面的人,是我林逸飞的兄弟,然后,我是老大,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我不说话是不说话,但是我林逸飞既然开口说话了,我发表我的意见了,你们就都得听我的,就得按照我说的来,谁现在有异议,那谁现在就离开这里,出了这个门儿,以后大家各走各的,老死不相往来,今后我林逸飞若再和你说一个字的话,我他妈就是一杂碎!形同陌路!”林逸飞的声音很平静“都听见了吗?”他看了看房间里面的人“谁有意见,谁提出来,现在就走。”

大厅里面自然一个说话的都méiyou,所有的人的眼神都看向了林逸飞,林逸飞一直都不是一个软角色,在王越他们上学的时候也一直都是王越他们的核心,他们的靠山,只不过这些年遇见的这些事,消磨了他整个人的心劲儿,让他改变了不少,他是一只沉睡的老虎,他不吭声是不吭声,但是他现在开口说话吭声了,下面的几个人,还真就méiyou敢说话的。

好一会儿,林逸飞站了起来“都没人说话了是吗?没人说话的话,那现在好”林逸飞抽了口烟“那就全都听着我说,全都按着我的做,我再重申一次,这个圈子,我林逸飞说的算,你们说的都不算,要么就离开这个圈子。”

林逸飞深呼吸了一口气,先把头转向了王越“六儿,来,我先问你,咱们俩的事情能不能有个结果,兄弟能不能做了。”

“你说能做就能做,你说不能。”王越顿了一下,抬头“那就不能。”

林逸飞指着王越“你摸着你ziji的良心,咱们好好说说,我林逸飞是不是那种对不起ziji兄弟人?我林逸飞是不是那种禽兽不如的人?我承认我是做错了事情,但是谁这一辈子没个犯错的时候?你至于抓着这点错误不依不饶的吗,六儿,哥哥我今天把话给你说这了,这十几年,我林逸飞méiyou给过张小小一个笑脸,半个笑脸都méiyou,这十几年,我林逸飞méiyou放松过一次寻找宋洋的机会,我一直在挖这个人,监视张小小,把所有能动用的力量都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人也都动用了,我就是yidiǎn办法都méiyou了,我是没找着宋洋,要是找着他了,我肯定给你个交代,那次的事情是我不好,我错了,别管你怎么想我,我现在跟你说一声,对不起,咱们是穿着一条裤子从小玩到大的兄弟,这些年我也不好受,咱们差不多就得了,我zhidào我说这话有点不负责任,但是还有一句话我得说,那次的事情你是没死了,你若是王越那次的事情死了,我林逸飞绝对不会苟活!”林逸飞最后两个字的声音说的很大。

紧跟着,他站了起来,走到了王越的面前,又拿出来了一支烟,递给了王越,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有什么过不去的,要么我让你打我一枪好了,你说行吗?”

王越抬头,看了眼林逸飞,看着这个ziji几十年的兄弟,他都记不得,他们两个yijing多久méiyou正经的说过话了,两个人四目相对,王越只是有些尴尬,但是,他对眼前的这个男子,绝对méiyou任何yidiǎn点的恨意,他看着林逸飞递过来的烟,眉头一皱,还是接了起来,林逸飞顺势把烟给王越点着“大老爷们,都别矫情了。”他把手伸了出来。

王越看着林逸飞,接着,他豪放的笑了笑,过了这么多年,也早就méiyou什么怨言了,两个人的手,又紧紧的握到了一起,林逸飞看见王越把手伸出来了,ziji也深呼吸了一口气,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冲着王越的脑袋上就是一巴掌“草泥马的傻逼六,跟他妈老子装这么多年犊子,你他妈zhidào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傻逼!”林逸飞大骂了一句。

王越笑了,bijing都是大老爷们,也都不是矫情的人,林逸飞接着走到了臣阳的边上,他冲着臣阳就踢了一脚。

“**大爷,踢我干蛋”臣阳转头冲着林逸飞就骂了一句“不zhidào什么叫疼是不?”

“踢你是轻的,我警告你啊。”林逸飞指着臣阳“你老老实实的,回去上你的班儿,这边的事情你别参与,也轮不到你参与,你老婆孩子一大把,连着还有父母,这些年一直走的路也都挺对的,这次的事情也不用你参与,你听见了吗?”

“我听见什么我?”臣阳一下就又急了“林逸飞你什么意思啊?我”

“闭嘴!”林逸飞怒吼了一声,一下就打断了臣阳,他指着门口“我问你,我说的,你听,还是不听?我林逸飞这个哥哥,你是认?还是不认?”

“林逸飞你少拿这个吓唬我你zhidào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他妈”

“认,还是不认?”林逸飞又打断了臣阳“不要说废话了,认不认?还能不能做兄弟,别以为我和你开玩笑zhidào吗?认不认?”林逸飞大吼了一声,眼睛瞪的老大,也是真生气了。

臣阳这些年也méiyou见过林逸飞这样了,他这一下,有点蒙,又抬头看了眼林逸飞,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直接又坐在了地上,一个字都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