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5 麻雀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麻雀拍了拍王越的肩膀“好了,你别想太多了,这种事情想得多了也没用,默婉ktv我们已经看过了,现在是关门,要去看,就去辉旭或者林逸飞家里面看看吧”

王越点了点头,奔驰车就在l市的市区中间不停的穿梭,几分钟以后,奔驰车路过了奉龙娱乐城,这门口有些堵车,所有的车辆行驶的都有些缓慢。

王越抬头,看着这块熟悉的地方,又看了看奉龙娱乐城的大招牌,这个时候,门口都是人来人往的,王越眯着眼,满脑子的都是回忆。

“又想起来以前了?”麻雀在边上笑了“这里是最近刚起来的,老板叫丁暄,外号暴君,听说以前在l市也是一号人物,后来奉龙倒台了,暴君下落不明,这是最近两年他又回来的,然后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又重新把奉龙开了起来。”

“他从这个地方,能把奉龙开起来。”王越思索了片刻“这个暴君不简单。”

“是啊,这个人确实不简单,而且,现在看起来,这奉龙发展的还真心不错。”麻雀也笑了。

这倒是给前面开车的残废给整迷糊了“你们俩说话别开口闭口就简单不简单的好不好啊?都给我说迷糊了,什么简单,什么不简单?**,车里面也没有外人,能不能说话别绕弯子!都是特么大老爷们,能不能简单直接点”

“你闭嘴,好好开的你车”麻雀顶了残废一句,又转头看了眼一边坐着的王越,他整个人都盯着窗外再看,看得出来,他的表情阴晴不定,整个人貌似都有些精神恍惚,一脸的心不在焉,他咬着自己的嘴唇,表情很难看。

麻雀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和王越在说“人这一辈子总有几个自己用命去在乎的人,要调整自己的情绪,调整自己的心态,最难的时候,都已经扛过来了,别瞎想,或许事情不是想象的那样,也说不好。”

这里面最难的事情,显然就是指的徐天盛的事情,王越直接就转头,看着一边的麻雀,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脖颈处挂着的白金项链,眉头紧锁。

十几分钟以后,在王越的指引下,他们开车到了辉旭家的别墅,一个人都没有,而且,别墅已经被警察戒严了,接着,他们又去了辉旭家的另外两处房子,都是一个人都没有,最后,王越他们又开车到了林逸飞他们住的地方,在林逸飞的家里面,也一个人都没有。

他们找了整整好几个小时,把所有能找的地方,几乎全都找遍了,太阳已经挂到了高空,大中午,天气也是越来越热“我饿了,先吃饭再找吧。”

“等等,把车停在这里。”说完,王越伸手一指前面的工商局门口,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停会,从这里等会。”

“等什么等啊?”残废捂着自己的肚子“操,饿死我了,麻雀,你饿不饿?”他转头又看了眼麻雀“现在找不到他们的人,也没有他们的电话,l市这么大,你也说了,万一他们真的出事了,那现在全都离开l市了,那你说咱们兄弟几个怎么找啊?再说,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找人,你们说是不是?其实我后悔了,我没把那俩日本妞”

“行了,我找个人请咱们,带咱们吃点好的。”王越的声音不大,但是打断了残废。

残废一听王越这么说“嘿嘿”的笑了笑“这就对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他大大咧咧的坐在奔驰车上面,五大三粗的,后面的麻雀倒是也挺平静,看着工商局。

很快,工商局门口开始有人不停的往出走,大概也就等了五六分钟的样子,一个瘦瘦的中年男子从里面出来了,他边上还有两个同事,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冲着前面不远处一辆雅阁轿车就走了过去,几个人看起来心情都不错。

王越这个时候把车门打开了,他下车,站在了外面,盯着对面的人看,他叼着烟,眯着眼,看着对面往过走的人,一行三个人说说笑笑的,转身就把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王越的身上,因为王越是一个很显眼的人,瘦瘦的,个子不高,但是年纪不小了,耳朵上面依旧挂着那么一个耳坠,这让路过的人,下意识的都会多看他几眼,再加上他边上的奔驰轿车。

王越看着对面的一个人,接着,那人也站再了原地,他瞅着王越,紧跟着,他跟边上的两个人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他冲着王越就走过来,他很是开心的样子,走到了王越的面前,照着王越的脑袋上就是一巴掌“操你大爷的,傻逼六,跑这跟老子装什么犊子玩?”

王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阴暗的情绪消失了不少,他当时就笑了“其实我就想看看我阳哥还认识不认识我。”

“操,装毛线犊子”臣阳很是开心的就笑了起来“你他妈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操,你个没良心的,还他妈知道来看看我,这么多年了,麻痹的!”

王越看了眼臣阳“我饿了,你不得尽尽地主之谊”

“走,走!”臣阳连忙就搂住了王越的脖颈,两个人说说笑笑的,上了奔驰车,臣阳大大咧咧的性格一指前面的路,很快,带着麻雀他们就到了一个不大的小饭店,小饭店虽然不大,但是却是爆满,生意异常的兴隆火爆,没有外人,臣阳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礼数。

“哈哈哈,我就喜欢这样的地方”残废大笑了起来“闻着就***香啊”一行人坐在了座位上面,聊天说笑,这里的东西很特色,很好吃,麻雀和残废两个人也都是赞不绝口,一边的王越几个人还倒了几杯酒,跟臣阳说说笑笑的,唠了好多好多。

臣阳明显的心情好了不少“你特么这一走这么多年,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你大爷的。”

王越也笑了,跟着臣阳唠嗑,说笑,一行人随便的东扯西扯,臣阳大大咧咧的,就跟着王越他们一起喝酒,残废就是个酒桶,他比一般人都能喝的多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