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4 我了解他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清晨,在l市,贝天皇朝的正门口,停下来了一辆奔驰轿车,从轿车上面,下来了三个人,一个瘦瘦的中年男子,耳朵上面挂着一个耳坠,还有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

其中一个大大咧咧的“**,这地方咋都烧成这样了,骂了隔壁的,你看,贝天皇朝那几个大牌子都快被人烧掉了,操!”

王越转头看了眼虎头虎脑的残废,残废摸着自己的脑袋,看了看王越“我说六子,你上次弄的那俩日本女人真带劲,真的,真的,神仙一般的享受啊,我特么太喜欢了!”

一边另一个大汉,眉头紧锁,冲着残废就拍了一巴掌“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又想起来女人的事情了,你还好意思说,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强行给人家流产。”

“管我什么事,搞大肚子的是他。”残废指了指王越“是咱大海六,遍地子女,别人能行吗?”

一边的壮汉笑了笑,看着王越“六儿,大哥都给你打问清楚了,咱们到的晚了一天,这些日子l市的这些事情,刚才我在车上也都跟你说了,现在辉旭林逸飞都没事,李封跑了,逃跑的时候,人数带了不到五个,现在音讯全无,他的狂流完全覆灭了,狂流五圣全部阵亡,那个李晓宝,最后为了帮李封,也把自己的整个身家都搭进去了,连带着自己的一条命,也搭进去了,还有他这么多年积攒的产业,这个小朝够狠的,够拼的。”

王越转头,看了眼一边的大壮汉“大哥,你说小朝既然都已经被双规了,怎么又跑出来的?跑出来了还能继续调的动公安局的人?”

大壮汉摇了摇头“这个事情是真的打问不到了,现在就是这情况,你看看如何,还动手不动手,不动手的话,我把殇胜的兄弟们让他们回去了。”麻雀看着王越“要是动手,估计想找李封也有点难了,他什么都没有了,自己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晓,狂流已经被小朝横扫了。”

“他一个公安局局长,这么做事情的?不对,这里面的事情很多,你也说了,他先被双规了,然后突然之间就出现了,那你说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麻雀摇了摇头“现在他在哪儿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你要是真的想知道,那就得去问辉旭问林逸飞了,你也好多年没有见过他们了,也是时候该见见了吧?仇恨已经不在了,李封20岁的时候遇见这样的事情,他可以信心满志,40岁回来报仇,现在他40多岁碰见了这样的事情,他绝对再也没有思想精力,60岁回来报仇了,白手起家一次全军覆没,所有的兄弟都给他赔送上了性命,人都是有人性的,我觉得李封这个坎儿难过了,是真的难过了,他本身也不是一个适合混社会的人,都是被仇恨羁押的,他人性不错的,有些可怜。”

周围很是安静,残废这个时候开口了“行了,行了,现在就是打还是不打,不打的话,六子,我还是要和你好好聊聊那两个日本女人,我就想知道你这俩人间极品尤物是从哪儿找来的,我跟你说啊,**,我残废活了几十年”

“行了行了”麻雀瞅了眼残废“你看你这点出息,找了十几年,搜藏了十多年,连抢带骗带威逼利诱弄过来的**天珠,就换了俩日本女人,你他妈还好意思说。”

“那咋了,我有啥不好意思的。”残废的声音不大“我和你说吧,那天珠那东西我拿了那么久也感觉没有啥用的,还不如这俩日本女人实实在在的享受多好,你看我现在。”

“行了行了”麻雀又打断了残废“你安静会”然后他看着王越“你琢磨什么呢?”

王越抬头,眯着眼“小朝肯定出事了。”他的声音不大“他若是被双规了,那林逸飞辉旭指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救人,双规小朝的一定不是小人物,那辉旭他们必然会得罪人,你见过哪个当官的第一天被双规了,没三天,官复原职,还能带队继续抓人的?而且是完全的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对,是完全的为了自己兄弟的利益,他们都是疯子,小朝被双规,辉旭他们一定不惜一切代价的把小朝救了,然后让小朝离开,小朝也是疯子,他之前做了那么多事情,他不想跑,而且那种情况,李封和辉旭两个人都杀急眼了,他小朝不会坐视不管,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对付李封,公安局围堵抓李封的事情里面,有猫腻。”

王越深呼吸了一口气“去默婉ktv,去辉旭家,去林逸飞家,我要去找他们。”

“你找他们想做什么?”一边的麻雀特别平静的开口“你就认为你刚才的推断,全是对的,万一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找他们。”

“我说的肯定没错,我要找他们,我要保他们。”王越目光坚定“若是真来了大人物,我要带他们去江德彪那里,去部队。”

“你就这么相信自己的直觉。”

“我这不是直觉。”王越没有一点感**彩“我们从小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一个人的在怎么改变,他的人性很难改变,事情一定是我想的这样,因为,我了解他们。”

麻雀楞了一下,看着王越,叹了口气“好吧,随便你吧,你说怎样,大哥奉陪便是。”

“我和你,就不说谢了。”王越转身就上了奔驰轿车,另外一边麻雀和残废两个人也上车了,残废直接发动了奔驰轿车“六子,你不是说你不想和林逸飞见面么。”

王越把烟拿了出来,叼着烟“不想见面是不想见面,但是有一点不能改变,那是跟我磕过头拜过把子,吃过一碗米饭穿过一条裤子的哥哥,我们两个可以不交涉,不来往,但是只要我活着,我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受到伤害,那是我哥,他也不想那样,我了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