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4 王龙的隐忍 二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切的一切都来的那么的不容易,他看着眼前的这个仇人,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他为的就是这一刻,这个杀掉自己叔叔的凶手,王龙到现在,也不知道,李封到底为何会救他,他的内心也是十分的纠结,毕竟李封救了他,他现在却要他的命,他纠结的一塌糊涂。

更是对于高海翔的死,痛心疾首,对于他来说,高海翔的死,是绝对的意外,是他无法承受的,他觉得他好像要疯掉了一样。

紧跟着,他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几口气,又缓缓的把眼睛睁开。

短暂的几秒钟之后,就听见了“嘣,嘣,嘣,嘣,嘣”的连续不停的枪响,王龙的手不停的扣动扳机,直接就打完了整整一梭子的子弹。

李封一个酿呛,自己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他趴在地上,看着一侧,笑了……

澳大利亚墨尔本,在孙东的房间,王越,孙东,两个人正在喝酒,桌子上面摆放着一整瓶白酒,还有十多灌啤酒,两个人都没少喝,也全都是醉醺醺的,两个人的话明显的也多了。

“过些日子又该到了他的忌日了,你还会去吗?”

王越点了点头“我肯定是要去的,那是我的亲人,不去怎么行,你还要忙什么。”

“澳洲这边还有点事情没忙完,我想跟你商量点事,关于秦轩。”

王越一抬头,看了眼孙东,声音不大,他拿起来花生米吃了几颗“别让哥们难做行吗?”

“你能做到不干涉吗?”

王越想了想,笑了“东子,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我就一句话,给我王越个面子,那就把那个事情忘记吧,冤冤相报何时了,要是不给我面子,你非要找秦轩的话,那我也给你表个态。”

王越笑呵呵的看着孙东,他摇晃了摇晃自己的脑袋,喝的也是真的有点多,从一边把烟拿了出来,点着烟“你是不是从澳洲找着秦轩的踪迹了,想留下来对付秦轩?”

孙东眉头一皱,猛然之间抬头,看着王越“秦轩在澳洲?”

“呵呵,和我装?”王越眯着眼“装就没有意思了。”

“我没啥和你装的。”孙东也把烟点着了“我不知道,我是有别的事情,澳洲这么大,你以为找谁都是那么好找的,夕忠贺这咱们能找到,已经很侥幸了,真的,我只是在墨尔本还有些能力,恰好夕忠贺也在墨尔本,别的城市我就行不通了”

“所以你需要一些时间,先把秦轩的事情处理好。”

“我说了,你想多了。”孙东笑了笑“六哥,你要是不说,我还不知道,他也在澳洲,这一下有意思了,看来我真要好好的找找秦轩了。”

“你用不着跟我来这套,不管你是真的知道,或者不知道吧,我今天给你放下一句话。”王越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孙东“你和秦轩撕破脸的那一天,就是咱们俩之间从朋友变成仇人的那一天,你和他撕破脸了,开始对着干了,你记着再看见我的时候,就防着我点,你要是不听我的,反过来你在死我手上,那可就不值得了。”

“六子,你这个玩笑其实一点都不好笑,你觉得呢?”孙东似笑非笑的抬头看了眼王越。

“确实不好笑,因为我没有给你开玩笑。”王越也是似笑非笑的,两手一摊“我很严肃的。”

“你和徐天盛的关系,比不上你和秦轩的关系?”

“错了,是你和我的关系,比不上我和秦轩的关系,这里面牵扯不到我叔的,你别把我叔往这个事情里面套。”

“你多少给点面子,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

“我是先小人后君子。”王越抬头,看着孙东笑了“咱们俩之间透着我叔叔这层关系,怎么都好说,但是秦轩的事情,我必须跟你说明白了,孙东,我能抄了你家,把你在澳洲的所有势力,全部连根拔起,你信吗?”

“王越,你在这吓唬我玩呢?”孙东也笑了,摸着自己脖颈的血凤凰“你别吓着我,你一会儿给我吓坏了,这澳洲这么大,你在迷路了回不了家。”

王越“呵呵”的笑了笑,他看了看周围,然后,顺手摸了摸孙东的腰,从他的腰间,掏出来了一把手枪,他把手枪放在桌子上面,他看着孙东“来,孙东,这有一把枪,我现在给你,你敢开枪打我不?”

孙东瞅着王越“那可没准。”

“你是没准,是吗?”王越笑呵呵的把孙东的手枪拿了起来,枪口径直对准了孙东“那我告诉你,我有准,你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再跟我顶一句嘴,你看我开枪不开枪,然后,你用你的在天之灵,好好的看着我王越的脑子有多好,有多么的记路,是怎么回家的。”

孙东的表情当即就变了,他猛的一拍桌子,一下就站了起来,接着,王越丝毫不甘示弱,也站了起来,枪口对准了孙东,手指就要扣动扳机。

就在两个人针锋相对的时候,房间的大门一下就被推开了,一个人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不,不,不好了,东哥。”接着,广山看见了房间里面的两个人,当即就愣住了,气喘吁吁的,也不在接着说话了,就看着王越和孙东“你们,你们,这是哪一出啊?”

孙东转头,看了眼广山“你这么慌干嘛?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个,那个跟六儿他们一起来的那个女人,那个叫关蕊的,她,她把咱们的账房给烧了!”

“什么!”孙东突然之间大吼了一声“她怎么跑到账房去的!”

“给他关着的房间隔壁就是账房,他从窗户上面爬过去的,账房的窗户不知道是哪个傻逼忘记给关上了,反正能进账房的人就是那么几个,也不知道这女的他妈哪儿来这么大胆子,这么高的楼层,一点防护措施都没有,她他妈还敢往隔壁的账房进,**,后来这女的进了账房之后,不知道她怎么想的,直接就把账房给烧了,整个账房都已经被她烧的不成样子了,里面的文件基本上都被烧光了,怎么办啊!东哥!那里面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