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访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包机到了柏林,王老大大手一挥:“行了,萎哥,你们喜欢自己玩就自己玩吧,那边谈判的事情我手下小弟去做,我也有点事情,趁机到荷兰逛逛。”我附耳问:“荷兰可是粉红色的天堂啊,王老大,是不是去那里杀火?”王老大果然是嘿嘿淫笑起来,妈的,就知道。

结果,一下飞机,我们这个所谓的商务考察团就解散了,火凤留了20来个专业人员陪那5个代表去谈判,王老大带了10来个小弟去荷兰,我们青火的一帮人也决定,自己活动自己的,到时候要去别的地方的时候,柏林会合。

我问王老大:“这样作行不行?”王老大嘿嘿笑:“妈的,我们组团出来,也就是应付上面的人,面子交代过去了,什么都好办了,总不成我们几个老大大哥都陪着他们一天24小时坐着谈判吧?”我点头说是。

先在柏林找了家酒店住下,从特制的皮箱中拿出了我的de,其他几个大哥,小把子小弟们也带好了自己的短火器。雅灵瞪大眼睛:“不是叫你们不要带枪么?”我拍拍她脸蛋安慰她:“德国地界不太平,经常有光头党打死人,带了安全些。”

分派了一下,我说:“所有大哥行动的时候,把保镖带着,喜欢购物的购物,喜欢泡酒吧的泡酒吧,总之你们随便了。我带钢手,铁头,小雨,小云4个人去陪雅灵找朋友,剩下的小把子没人要,自己随便吧。”嘿嘿,一群大哥笑起来。

临走,我吩咐:“天哥,海哥,注意一下国内,每天一个电话打回去看看。”两个大哥点头答应了。

坐在出租车里,我轻轻的问雅灵:“宝贝,你同学在哪里?”雅灵掏出了一个通讯本:“嗯,她男朋友现在在斯图加特大学做客职教授,教授中文,她在那里进修。”我愣了一把,招呼司机去机场。

欧洲国内的交通就是发达,机场没有航班,又杀回了火车站,结果,半小时一班的火车通向那个方向。高速列车就是快,不到3个钟头,我们已经站在了斯图加特市的地皮上了。

铁头一脸兴奋:“老大,有机会去看看德国的足球赛吧。这里就有一个牌子很老的队伍。”我哼了句:“我不看牌子最老的,我只看最好的。”铁头耸耸肩膀:“那就要去慕尼黑了。”

雅灵掏出了手机和她的同学联系,我无聊的在旁边看着她在电话里和那个同学扯了30分钟,然后才回神要打车去她同学住的地方。车上,我很郁闷的问雅灵:“乖啊,你是不是以前谈生意也这样?什么都可以扯这么久?”雅灵有点不好意思:“就和几个老同学这样了。很久不见了啊。嗯,毕业已经有3年多快4年了,她一直在这里进修工商管理的。”我点点头,问:“你同学叫什么?”

“周敏儿,她男朋友,其实也是老公了,叫做司马天。”我摇摇头,叹息到:“唉,看人家老公啊,名字都这么威风,你老公呢,名字这么衰,直接叫阳痿了。”雅灵娇笑着打了我一巴掌。旁边两个小妞儿笑又不敢的闷着。

很快的,到了斯图加特大学附近的一个住宅区,大部分是老师或者家属,也有很多学生在这里租房子。看着周围一群群20出头的年轻人很有活力的到处逛悠,雅灵说:“这边大学根本不管你学生住哪里啊这样的事情。哪里象国内大学啊,逼你住又黑又破又窄又小的宿舍。”

周敏儿她们的房子还不错,小小的一栋2层的小楼。布置得很干净,很雅致。唉,我终于见识到两个女人搂在一起发腻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了,叽叽喳喳的,别人根本插不进嘴。我叹口气,对着一个外表秀气文雅,30出头的男人伸出手:“司马天先生是吧,我叫杨天,是雅灵的老公。后面的钢手铁头是我的助手,两位小姐是雅灵的助手。”司马天握住我的手:“欢迎,欢迎,来,来,来,到了德国这么久,也难得有国内朋友过来。唉,有出国的也跑美国去了,哪里肯来德国哦……”很是叹息了一把。

宾主坐下开始聊天,周敏儿跑里跑外的开始招呼茶水,点心,水果等,雅灵一见,马上带了小雨小云去帮忙,得,就只有我陪司马天这个书呆子扯淡了。不过,他说的还是很有意思的:“我的一个学生,估计有德国贵族的血统,硬是逼我教他所谓的上层中国人说的中文。因为巴伐利亚州就分上巴伐利亚语和下巴伐利亚语,分别是上流社会和一般的伐木工人啊说的。我逼得没办法了,中国哪里分这些啊?结果就教他文言文,现在别的德国学生都害怕和他说话,一口之乎者也,呵呵,不过他自己很得意啊,说以前两个阶层之间也是不怎么交谈的。”

一通话,说得我和钢手铁头差点笑死,我笑着说:“你可真够损的,这位德国大哥要是跑去中国,不被当妖怪打才怪。”司马天嘿嘿嘿笑起来。

正聊得高兴,一个浑身黑衣,20出头,表情憔悴的小姑娘从楼上走了下来,头都不偏一下,直接走向大门。司马天飞快的跳起来,抓住她就往回拉:“小文,跑哪里去?不许再参加那种聚会了,再去,我报警了,把你送警察局都比参加邪教好。”

我愣了,和钢手铁头看着那个小文拼命的和司马天拉扯。周敏儿飞快的跑出来,搂住了小文,轻声的劝慰:“小文乖啊,听你哥哥的,不要再去了。外国的邪教,都是害人的,你要听话啊。”小文简直就如同我们见过的,毒瘾发作的人一样,疯狂的挣扎起来。

我看不下去了,走上去,轻轻一掌拍小文后脑上,把她打昏了过去。司马天和周敏儿扶她上了楼,再下来的时候,一脸的羞色。司马天喃喃的解释:“家门不幸啊,我辛苦几年,把自己的妹妹担保了出来读书,结果被同学骗去参加了一个什么教派,弄得人不人,鬼不鬼,想管都管不住。实在没办法,只好往国内送了。”

雅灵很气愤:“德国警察都不管么?”周敏儿一脸无奈:“他们管光头党杀人放火都来不及,整个德国这么多小的邪教,他们才懒得管。”

我好奇,问:“小文参加的邪教崇拜什么?”司马天摇摇头,说:“还不就是一些邪神怪鬼的,听她说,说他们崇拜的是一具巨大无比的身躯,足足有正常人的4,5个大。还说什么没有手脚和脑袋的。估计是个橡胶模型,那些首脑用来骗信徒的。”

我愣了,问蚩尤:“听起来,好像和你有关系咧。”蚩尤高兴得上下乱跳:“没有感应,但是,肯定是我的,我来地球的时候,这边西边的巨人族都被杀光了,而且他们也只会被砍脑袋,不会手脚都没有了,肯定是我的。”

我问司马天:“能不能让我和两个助手混进去,看看到底是哪边的神圣,说不定我也被迷上了,信了它。”钢手铁头嘿嘿怪笑。

雅灵一巴掌拍我脑袋上:“胡说什么,你要是也迷上了,我甩了你就回国。”司马天吃惊的说:“这样不好吧?太危险了。”

我呵呵笑:“没关系,信邪教的也是普通老百姓,我两个助手一个都可以打30来个普通人,发现了也没什么。我也不会信它们的,小文估计是不懂事,被骗进去了就陷进去了。我们不同,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如果看到他们的头子,不打扁他才怪。告诉我们他们聚会的地点就可以了。你知道么?”

司马天点点头:“在xxxxxxxxxx,我上次跟踪过小文,可惜我进不去,如果你要去,我开车送你,如果一个钟头不出来,我就报警了。”

我忙说:“3个钟头,3个钟头不出来再报警。”妈的,我们身上有家伙,如果你报警了,邪教估计两天就放了,我们就进去出不来了。德国的枪械管理可是很严的。

快天黑了,司马天驾车送我们到了一个废弃的仓库区,说:“里面的13a号仓库,不过,旁边起码有20来个看守的,难得进去。”拍拍他的肩膀,我,钢手,铁头下了车。便走我边叨咕:“妈的,印度的研究所都进去了,还进不了这个小邪教的据点?”钢手铁头马上疯狂的大拍马屁。

前面有2个倒霉鬼,看守着墙上的一个小小的门户,钢手铁头走过去,那两家伙问:“是哪里的教友?说你们的祭祀是谁。”还好,3年读书的时候狠k了几下各国语言,不然,还听不懂。钢手一个直拳,砸碎了一个人的脖子,铁头双手一合,轻轻的扭断了一个家伙的脑袋。

飞快的闪了进去,后面两具尸体被塞进了两个破烂的汽油桶。

没有录像里面经常看到的所谓五角星这样的邪教标准配置,如果教堂一样,一排排的长椅整齐的码放,已经有100来人安静的坐下了。我们3个大模大样的走到第一排,很牛x的坐下。

前方是个台子,不过,被布帘子掩着。等了个把钟头,后面的长椅子坐满了。我纳闷,用轻微的声音问:“妈的,他们还没发现守大门的没了?”铁头说:“老大,这些人一个个精神都不正常了,哪里注意这些?”我点头,也是,看司马天妹妹的那个样子,就算被人**了也不会有反应的。

几个穿着长长的黑色袍子的家伙从布帘子后面走了出来,一个家伙很是一本正经的说:“教民们,欢迎瞻仰我们伟大的身的身体。”布帘子拉开了,后方一阵的骚动,但是没人出声。前面,是硕大的一个身体。

蚩尤很纳闷:“妈的,身体倒是很像我的,怎么看起来不像是肉啊?”我端详了半天,恍然:“妈的,聚乙烯材料灌模灌出来的。不是原装货。”蚩尤咬牙切齿:“妈的,我要宰了他们,敢把我的身子放沙子里面压模子。妈的。”

随后,就是那几个黑色长袍子开始宣扬他们教义,反正就是一通屁话,听得我是昏昏欲睡,而钢手铁头干脆已经是脑袋一低,手一撑,开始迷糊了。妈的,弄来催眠是很不错的。

捣鼓了一个钟头,那个黑袍子大声说:“教民们,为我们的神献上你们的供奉吧。”几个黑袍子如同乞丐讨钱一样,弄了个篮子轮流的开始收money。我操,这个邪教的等级也不高啊,就*骗人赚钱的。随手抽了一叠子欧元扔进了篮子,马上,一只手模上我的头:“孩子,你有福了,我们的神会保佑你的。”周围一片羡慕的声音。

良久,终于收完了供奉,我们随着人流走了出去。便走,我边吩咐:“钢手,铁头,你们去给司马说,让他再等等,我绕后面去杀活人过瘾。”两个人也放心,那几个黑袍子明显身手极弱,我杀他们也就如同杀小鸡一样。

5分钟,只用了5分钟,调教完了那6个黑袍子的所谓的祭祀。蚩尤直接copy了他们的记忆,他真正的身体就在离这里不到5公里的一个别墅里。蚩尤很吃惊:“5公里,我会感应不到?我身体出毛病了?”我嘿嘿笑:“是啊,妈的,牛肉多好吃,肯定被老鼠啃了。”蚩尤开始骂骂咧咧的,叫嚣:“如果我的身子被老鼠啃了一口,我就一巴掌毁了这个国家……”我不敢说话了,这丫挺的说得出做得出,德国人和我们其实很不错的,我可不想因为一只老鼠害死他们。

随手折断了所有祭祀的身上所有关节,笑嘻嘻的对他们说;“下辈子,不要信邪教了。”一个家伙有气无力的说:“我们信奉的是真正的神,真正的神会报复你们的。”蚩尤猛的在我胸口现出了一个大大的牛头:“老子就是你们信的神,妈的,你们信奉的身体是老子的。这个教训你们的人是我选中的侍者,他要你们去死,去死吧。”强大的精神波动直接把他的话灌入了6个祭祀的脑袋,6个祭祀惨叫起来:“神啊,饶恕我们。”自己咬断了舌头。蚩尤嘎嘎直乐的消去了模拟的能量图像。

我走向司马的车子,责怪他:“就这一下,消耗了起码积累的一般的能量,你至于么?”蚩尤不在乎:“反正我现在又不用和别人打架,妈的,这九天伏魔阵还真厉害,转到你身体了居然还压得我喘不过气,唉,只好等身子找齐了才能回家了。”

我喃喃的问:“老大,你回家干什么呢?”蚩尤呵呵笑:“回家等我老头子死,他死了我就是王了,凭借那个地位,我可以被上面的顶级魔神升到天魔级别,如果有功劳,还会超过那个级别,那时候多威风啊。我老头子,在我被流放的时候也不过就天魔级。这几万年,也不知道他长进了没有。唉……”

我不说话了,就好像我追逐名利一样,蚩尤也有自己需要追求的东西。这个,是不能勉强谁的。

上了司马的车子,我直接说:“去xxxxx的xx号别墅,我替你妹妹永远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主要的祭祀都在那里。”司马一脸不可思议:“怎么解决?”铁头嘿嘿冷笑:“妈的,杀光他们,看他们还诱人犯罪。”司马浑身一晃悠,差点撞路边围墙上。